【新诗刊】阿甘凸浪诗歌八首

新诗刊
阿甘凸浪诗歌八首
阿甘凸浪诗歌八首
新诗刊:
忍住了悲伤,却忍不住想你
窗外已不再蓝色的天空
盛满一条河倔强背后的脆弱
那些欲言又止的云朵
任狂风撞击身体
让雾霾任意来回血液
我在遐想
假如天空停止了怀念
河流,云朵会不会寂寞如雪
雾霾,狂风会不会孤单如雨
于是阴霾的天空告诉一条河
我忍住了悲伤,却忍不住想你
叶子是一群被宠坏的孩子
厌倦了春天的蒙蒙细雨,夏天的闷热
秋天任性妄为的选择浪迹天涯
于是乎在深秋的夜
一颗树瑟瑟地告诉一片叶子
我忍住了悲伤,却忍不住想你
我在故乡的清晨醒来
我在故乡的清晨醒来
听鸟鸣,听雨落
如山歌,如流水,悠扬婉转
轻声吟唱陈年的往事
怎敢轻易打扰这份美丽
我在故乡的清晨醒来
看云雾散,看荞花开
像离别的恋人,依依不舍
像重逢的亲人,欣喜若狂
都倒进寒风中绽放的心田
在故乡的清晨,我宁愿做一只小鸟
翱翔在没有雾霾的天空,翻阅群山
更愿意自己是一场雨,滋润万物
在故乡的清晨,我也想念离去的爱人
不知栖息在远方的何处,苦苦挣扎
多渴望她踏着四季的步伐,向我走来

她是晴朗的人
忧郁的表情从不曾有过
有过的只是那灿烂的笑容
笑容是她最美的花朵
她是没有敌意的人
愤怒的眼神从不曾拥有
拥有的只是那明媚的眼睛
眼睛是她清澈的溪水
她是对爱只字不提的人
沉默得像矗立在天边的山脉
在心底的角落里付出真爱
真爱是她不变的承诺
她深深地知道
不是所有梦的都来得及实现
何必念念不忘,播种忧愁
尘世间太多的不公都无法去散开
何必埋怨别人,点燃枯草
她只想守候着一段真挚的感情
任风吹,任雨打
是因为一切黑夜终究被黎明代替
恋人
是在昨夜吧
望不到尽头的天空
倾诉月亮孤寂的哀伤
我轻声唱过的歌谣
又一次流向那已逝去的时光
恰似一阵微风匆忙地掠过山岗
来不及带走异乡人的苦恋
是在今夜
洒落在城市街头的月光
照明那些信誓旦旦的誓言
我深深爱过的姑娘
春天的时候去了遥远的北方
从此像流离的云朵,漂浮不定
回不到南方妈妈的村庄
恋人啊,隔着千万座大山
我双眼装满的是春末里盛开的花瓣
是晨曦中停留在青草的露珠
偶尔会暴露于几杯酒后的言语
隔着千万条河流
我肌肤流动的是深秋里枯黄的树枝
是寒夜中不能弹响的口弦
只会落泪在这一场场雨后的心酸
你是我梦里的一滴泪
在清晨,我丈量着与你的距离
却未能看到一个清晰的尽头
正如当年离别的街头,忧伤的眼神
时常惊醒睡梦中我幼小的心灵
在黄昏,我倾听着久远的往事
却未曾望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恰似那年牵手走过的地方,遇见的风景
如今已是不能到达的远方
在夜晚,我想念着那座小县城
却从不听见月亮哭泣的声音
宛如那个午后的约定,至今新鲜的誓言
总敲打着我那柔弱的躯体
你呀是我梦里的一滴泪
再不能相聚的时光,孤独地漂泊在我眼里
我害怕有天你会掉落,离开我的眼睛
之后变得杳无音讯,不见踪影
一个不能忘记的人
她生在,也活在南高原的村庄
开门便能就到苍茫高耸的山
她未曾有缘
也未曾接受所谓的知识教育
夹生米般的汉语
就像我不能表达的英语
她的世界很小很小
只能听说着关于山外的故事
可她却似那山间的一股溪泉
始终流淌在我内心里深不可测的地方
她就是我历经风霜的母亲
母亲呀母亲
你坚强得无所畏惧
不分季节地行走在密不透风的森林里
不论刮风,不论下雨
母亲呀母亲
你勤劳得披星戴月
空旷田野里总有你瘦弱的身影忙碌着
夜晚,在灰暗的木屋里
也从不让你干瘦的双手得到片刻的休息
此刻,我似乎看见你赶着羊群
来到了村前的那道山梁
看见你清澈的眼睛里
装满了牵挂与担心,期盼与希望
而我思念的翅膀
正掠过你的那一片天空
一个女人的声音
一个女人的声音太小了
应该是被那躁动不安的寒风带走了吧
小得只看见她干枯的双手
颤抖的指向通往山外的那条小路
小心翼翼的坐在石板上遥望
从乡镇里牵马回家的男人
嘴角边不由得微微一笑
一个女人的声音太大了
应该是被那绵延不绝的群山释放了吧
大得惊吓了丛林里寻食的羊群
慌乱飞奔到房前屋后荒废的田野
欣然地站在村落旁最佳的位置
必须赶在日落之前清点
好去呼唤那几只倔强的绵羊
一个女人的声音,只能在我的故乡听到
正如一个人猜不透另一个人的心
一朵云看不到另一朵云的泪
她的声音似不可忘怀的梦,不曾离开
似缠缠绵绵的细雨,从未停止
出嫁的哀伤
妈妈疼爱的女儿出嫁了
再不能常相伴,村前的溪水
被妈妈等待成流浪的云朵
那多像一支煽情的歌谣
染绿了树枝,感动着群山
当夜色来临,村庄异常安静
妈妈流下一滴干净的泪水
当河流停止躁动,索玛漫山遍野
妈妈多情地回忆甜蜜的岁月
女儿的憨笑,女儿的歌声
妈妈的女儿啊,就在那天
月光下的火塘燃得旺盛
人们沉浸在无尽欢乐的气氛
对酒当歌,尽情舞蹈
而你满脸忧郁,沉默不语
妈妈的女儿啊,就在那天
晨曦下的你穿上嫁衣
眼角边落下几滴难以割舍的泪水
沾亲带故的女人也为你静静伤感
目送那些送亲的族人消失在山垭口
妈妈疼爱的女儿出嫁了
只有破旧的口弦依旧弹奏
充满酸楚的往事,出嫁的哀伤
那就是一支煽情的歌谣
吹开了荞花,孤独了姑娘
作者简介
阿甘凸浪 彝族 在校大学生,诗歌发表在《星星诗刊》《丽江日报》《 宁蒗》《丽江文艺》等报刊杂志 诗歌作品感情真挚富有亲和力,诗歌均以彝族人的生活和现代的爱情故事为主。
注意事项
01主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苏苏编辑:[email protected]
新诗刊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u/3737131415
投稿须知: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
02须知:来稿一律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全年季刊120元,包括邮费。在中国银行办理卡号:6217858100000592936刘海女(收)邮政;6210981690000182378刘海女(收)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时间匆匆而过,你还好吗?当你在他身旁时,是否会想起我也曾陪在你身旁,当夜深人静时,你是否会想起曾经那个深爱你的男孩。 那时我们都还年少,都曾轻狂过,那时的我们随性而为,不用计较得与失,跟着想法走,那是我们说着童话般的誓言,讲着温柔的情话。呵呵,想起来都觉得很幸福。 可是幸福总是很短暂的就过去了。幸福来的太突然,可去的也很迅速…根本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
微信号:sxszxsk
本期编辑;苏苏
长按二维码关注,随时随地看好诗!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