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诵/穿越凄美的雨巷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穿越凄美的雨巷
——名作赏析
文/梅迪
这么多年来,还是会常谈起现代诗歌,也就避不开戴望舒的《雨巷》。即如谈到当代朦胧派诗歌,不可不提北岛、舒婷一样。
油纸伞现在是难得一见了,童年时家里有过,只要是雨天,外公就会一手牵着我一手撑着油纸伞,送我去上学。比起现在多姿多彩的雨伞,油纸伞确实少了几分美观与轻便,若遇风急雨狂,我相信结实的油纸伞会多一份安全。
独自撑着油纸伞外出,雨应该不会小。独行在无人又深长的巷子里,雨声忖出孤寂,身临这样的氛围,是前行还是回首,心头蓦地添一丝伤感,应该是不奇怪的。脑海里再浮现“昨日”的郁结与失落,心中便不由低吟,希望在哪呢,有什么可以拭去这谈谈的却又是长长的忧伤呢?
于是出现了丁香,她径直与心灵照应,竟呼应出一路芬芳。丁香,筒状的花冠,玲珑地盈盈而立,花瓣洁白剔透或青紫晶莹,看着它你会被吸引着在无遐中漫游,在华贵中滑翔。就在这时,《雨巷》里,一位窈窕的姑娘走来了,她影影绰绰,与丁香交相辉映,一样的颜色,一样的芬芳,一样的忧戚,一样的撑着油纸伞。而她哀怨的愁结,究竟是因为素白的忧伤还是青紫的矜持?
这其实都是油纸伞下“我”的纠结,“我”的清冷,“我”的无定。心里既渴望这边丁香的清纯玉白,那边又放不下丁香的雍容紫贵,在忧疑中漫步雨巷,心灵反反复复地拷问,却怎么也承受不起她静默叹息的目光……丁香一般美丽又哀怨的姑娘飘忽着来去,划一道凄婉,留下一片茫然。
轻轻缓缓,我又一次穿越了这哀怨凄美的《雨巷》,回眸一望,留下两行歪歪扭扭的脚印竟然那么醒目:一行是沉思,一行是寻觅。
梅笛于2017.10.17.改写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梅笛,1960年出生于上海。1987年修读华师大“汉语言文学专业”。后从事教学工作。二十五岁开始在纸刊上发表文章,喜爱文学,曾在报刊、网络(腾讯网天天快报)发表散文、诗歌、微小说百余篇。其中有些篇章分别获得《上海东方杯》、《上海诗歌百年杯》一等奖、优秀奖等。
朗诵者简介

杨迅,上海朗诵爱好者,上海市朗诵协会会员,中华诵读联合会会员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