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教育为什么从十县同芳变成了黄梅独秀了?

本文已经发表于2017年10月18日《证券时报》A3专栏版
教育是穷人的避难所。对于广大农村而言,一座好高中就是一架上升的阶梯,无数穷家贫户胼手胝足把儿女送到这里,寄希望于儿女能在这一排排教室里认真学习,找到重写自己人生的新代码。
然而,今天很多农村高中,越来越难以起到避难所和上升阶梯的作用了。在城乡教育鸿沟不断扩大的同时,我们会发现,县域间的教育鸿沟也在不断地拉大。从前县域高中在城市高精尖的教育质量面前望洋兴叹,如今在异军突起的部分县域面前,很多县已经沦落到被远抛到后边的境地了,在与老家很多农村基层教师交流的过程中,大家的焦虑与绝望与日俱增。
以我的老家黄冈为例,这座以升学教育享誉全国的城市,其下辖七县两市一区无一不是教育强县,彼此间你追我赶,原来差距并不明显。而如今彼此间的差距却越拉越大,2017年各区县市高考610分以上的人数及对比来看,人口95万的黄梅县,上榜人数一骑绝尘;人口65万的红安,上榜人数与人口基数的对比,略逊于黄梅,但成绩也不俗;其它几个百万人口以上大县有的只相当于黄梅的的一半,有的只相当于六分之一,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寒酸的上榜人数悬殊如此之大,背后的原因耐人寻味。
问及落后的原由,很多人把矛头指向了省城武汉。黄冈毗邻武汉,车程在两小时之内,每年省城的名校都向黄冈学生摇动橄榄枝,抽空了距离武汉最近的团风、浠水、英山等县域的优秀生源,而鄂豫皖交界的黄梅县、红安县因为路程最远受到波及最小。
但物必自腐而虫生,只有当本地教育沉疴积弊已久,才会给周边地区在教育资源上攻掠侵伐的契机。黄梅虽远,不过多一个小时车程,光拿交通距离说事儿,恐怕只是自遮家丑的推诿塞责。
县域教育鸿沟越拉越大,一个重大的差距就是在于教师的职业化程度。以红安县为例,该县教育管理部门把新师资培训作为提升本县教育质量的抓手,有专门的部门负责定期轮训本县各高中的教师,而其它县城的教育管理机构,虽然设有师训科,但只是一个无粮饷无兵马的空头部门而已,把这件应该全县统领的大事,随便扔给各个学校自行解决。无人支持、无人推行、无人考核,不肯在教师职业化培训上施肥培土,自然难免杂草丛生。
重视教师职业化
鼓励崇文重教
家庭教育不缺席
教育均衡化来真的
涵养水土教育需要
当红安县刚走上讲台的青年教师,一开始时就让他们接触优质的课堂教学模式、高超的教育教学艺术,师法上就迅速摸到门道。而其它县的新老师则两眼茫茫,不知从何处摸索,只好照着老教师的模样,手拿一本教材,像个老夫子一样照本宣科。师资差距在这里已经拉开,教育成败自然在几年后分出伯仲。
另一个重大的差距在于各县尊师重教的程度。一位老教师给我讲了自己的感受,他们那一届毕业的师范生,黄梅籍学生基本都留在教育界;而其它县市区籍贯的,大多投笔改行,不做老师很多年了。黄梅教育用什么留住人呢?是用职业尊严!过去别的县发生过给教师发工资打白条,甚至让老师自己到农民家去收粮食抵工资的心酸过往,但黄梅却从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尽管黄梅县的教师和其它县的教师一样清贫,但至少在职业尊严上没有踩踏到底线,也就不会发生教师纷纷挂冠的咄咄怪事了。
父母望子成龙,子女更容易成才,这是一条教育铁律。对于小县城来说,寒门出贵子的一直是一则街谈巷议永不衰败的话题,和大城市里的痴心望儿女成器的父母一样,每个县城和乡镇的父母又何尝不是苦心孤诣使尽各种解数?
和其他县相比,黄梅县崇文重教的风气明显更加浓厚,当别的地区父母热衷于外出打工赚钱、把子女教育悉数抛给学校的时候,黄梅很多父母则更加重视子女的未来前程。黄梅县有一道奇特的民风,一旦孩子升入高中,很多父母便把家庭的头等大事放在了给子女送饭上面。很少缺席的亲情关怀、涓滴浸润的后勤支持、深情洋溢的父母公心,演变成砥砺子女前行的动力,让他们把读书成器变成为父母尽孝报恩的反哺之旅。在教育动力上,已经远远胜过其它县那些处于孤独留守、缺乏亲情慰藉的同龄人了。
还有一个重大的差距,就是县域的教育均衡化程度。黄梅县高中教育在黄冈各县市区中表现最突出,与本县基础教育高度均衡是分不开的,县城一中和各乡镇高中在师资,硬件和生源实现了基本均衡,一中办学水平高,乡镇高中升学率也很高,有了留住优秀生源和师资的本钱,从此进入良性循环;而其他县则是肥瘦不均,各县一中吃剩的,才甩给乡镇高中。教育水土涵养水平差异太大,在高考中的表现自然就触目惊心。一位老教师跟我讲,今年黄梅的乡镇高中能够考上一本的学生有两百多,而其他县的乡镇高中只有十几人,有的乡镇高中甚至颗粒无收。
教育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农业,需要涵养水土、投入技术和资源。靠天吃饭的,注定拼不过精耕细作的;散兵游勇,注定打不过精兵军团。优质的教育资源会有优质的教育产出,除了生源,就是师资,不肯在这两方面下力气投入的,注定被甩得越来越后。
黄冈教育是全国教育的缩影,当我们眼睁睁看着城市教育碾压县域教育,县域教育自身又在迅速分化的时候,就应该凝神定气,好好审视本地教育水土流失的状况,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从师资培训的投入、崇文重教风气的养成、教育均衡化的实现上开始补课,振衰起颓的机会恰在此时。
旧文回顾
收费站和ETC不是政府的摇钱树 而是地区发展的绊脚石
农村信访户群像:含冤者鲜少 绝大多数是偏执
传销,农村最大的癌症
在人体里修隧道的人
我那和神仙有交情的老娘
俞仓塆
感谢关注● 记录俞仓塆的草木春秋和人情冷暖
● 每个人以他的故乡为舟楫,驶抵心的归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