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杠、割席、退群:我们到了以说话讲理为耻的时候了吗?

01人生下要不了多久就能开口说话,在很多人心里,说话还需要人去教?常识在我们社会是一件稀缺品,如何说话,做个讲道理的人,可能就是这些稀缺品之一吧!但现实中很多人不会说话,尽说胡话、昏话、梦话、脏话。02什么是说胡话,就是事实和观点分不清,把观点当事实来说。比如我姓“周”,这是事实;你说我“周”这个姓不好,或者说我“周”字写得不好看,这就是你的观点。观点是从个人主观出发的,带着情绪;而事实却铁板钉钉,你不能指“周”为“马”。如果大家说话,都从事实本身出发,就能改掉胡说的习惯。比如一张口就以“我认为”“我觉得”这样的句式开头,那肯定就是要胡说了。03什么是说昏话。就是不讲凭据,比如我说一个观点,对应就应该用一个事实去支撑。我觉得你说得不对,我就得举个例子来证明。如果不这样,只有评判,没有事例举证,这就是信口开河、血口喷人。说话必举证,自己的亲身经历就算;如果没有亲历,就得有书证、物证、人证。什么证据都没有,或者自己都不知道信息来源的截图和视频,就开始哇哇啦啦开始说话了,这就是道听途说随意造谣。04什么是梦话?就是谈玄论道、天马行空。我说方方,你先给我开书单,紧接着跟我谈波粒二象性,话题总是游离,让对话变成了打游击,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越扯越远,慢慢忘了原来谈的是什么了!如果大家都有逻辑,都知道就事论事,就不会把鸡毛蒜皮的事情,慢慢越扯越远上纲上线,最后变成意识形态之争了。05最可恶的就是说粗话。讲道理,不是比声音大小,不是你疾声厉色就能压服他人,也不是破口大骂就能站稳脚跟。遇到一些人,道理讲不过,证据拿不出来,又没法用话头搪塞过去,就会突然情绪爆发,要么破口大骂,婊、B、卵之类的词缀都冒出来,或者假装风轻云淡说些酸不溜丢的话来恶心人,或者几个人拉成帮派互相声援,就是摆出一副不讲道理你拿我怎么办的架势,以此来逼退他人。06我们中国人为什么普遍不会对话,只能吵架呢?这跟一些人从小没有接受过如何说话的教育有关。习惯野蛮生长,把古今中外那些文痞和野大师那一套混江湖、熬鸡汤的歪门邪道都学会了,不懂得讲道理,怎么可能心平气和去说话呢?既然要论理,就要知道规则:一要事理分明,不要把事实和观点混为一谈;二要有凭有据,不要抛开证据信口开河;三要就事论事,不要东拉西扯牛头不对马嘴;四要冷静理智,不要一言不合破口大骂。闲话:为什么我们打不赢舆论战?
舆论战其实就是对话和辩论,辩论靠事实论证来支撑,而不是所谓道义、立场和价值观。
我读新闻专业的时候,反复阅读的一本书就是《华尔街如何讲故事》,如果你们的儿女也要读新闻专业,我推荐他们去认真读这本书,同时还可以多读读普利策奖作品集,我们可能就清楚为何在舆论战中我们容易落在下风。
华尔街日报讲故事,习惯以一个具体的事例(小故事、小人物、小场景、小细节)开头,然后再自然过渡,进入新闻主体部分,接下来将所要传递的新闻大主题、大背景和盘托出,集中力量深化主题,结尾再呼应开头,回归到开头的人物身上,进行主题升华,意味深长。这种写法从小处落笔、向大处扩展,感性、生动,犹如好莱坞电影大片,气象宏大,血肉丰满,很难不被感动,接受了这些故事,于是也就接受了那些隐藏在小人物身上的价值观和大道理。
讲故事才是最好的讲道理。比如我有个女儿,长得很好看,我很自豪,到处去说,大部分人都不会相信,因为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一个父亲眼中的孩子,都是宝相庄严诸般都好。
如果四邻的年轻小伙子,没事跑到我家敲门敲窗户,问我姑娘在不在家;或者站在小区门口巴巴张望,看我家姑娘出门没有。这些小故事就能毫不费力地把我姑娘的花容月貌给讲出来。
中国人写文章,崇尚雄文。雄文的特征在于:一爱讲大道理,二爱旁征博引,三爱长篇累牍。充满华丽的文句、激昂的感情、无往不胜的信心、天命在我的抱负,就是没有能够润物无声的故事,纯粹孤芳自赏,比如中苏大论战的那九论,苏联人真的看了吗?起到作用了吗?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真想打赢舆论战,不如改掉雄文情节,从好好说话、好好讲故事开始吧!
闲话:一桩诗案
孟浩然有句诗: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唐玄宗看到了很不高兴,说:你自己不好好参加科举,为什么污蔑我不选拔人才呢?
这是中国诗歌史上有名的一桩诗案。唐玄宗有没有错呢?他没错,他是皇帝,不是负责选举人才的礼部尚书,让大诗人遗落草野,这不是他故意这样做的。
唐玄宗的玄宗谥号不是个好谥号,跟周幽王的幽王是一个意思。幽玄,意思是昏暗不明,就说他生前做国家领导人办了很多糊涂事,有这种谥号的君王,在历史排行榜上位次都很低,仅仅比隋炀帝、夏桀后、商纣王这些暴君好一点,属于昏君。
但唐玄宗还有个称号,叫唐明皇。明皇就是贤明君主的意思。他前半生还是很贤明的,能创造中国历史最耀眼的盛世,这跟他个人胸襟博大、不那么斤斤计较有很大关系。
思想战线无小事,孟浩然这种事如果放在明清,一定会被当成浔阳楼宋江题的反诗,本人以及九族会大祸临头,但是幸亏他遇到唐明皇,轻描淡写训斥一顿就算了。
一个社会的强大和生机活力,不是自然生出来的。它需要一个宽松的环境,就像名花瑞草在雪山巨野上才能长得好一样。太多的管制和干预,只能长出一边齐整、一样平凡的庄稼。
—转发一下吧—
薄赏即可仅供消遣
一家之言 还望海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