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志愿者言:讲真话才是真诚的疫情防控

下沉社区这么久,亲身经历疫情防控形势从危如累卵到现在市井安然,我深深感受:说真话才是真诚的疫情防控,只要上情下达渠道畅通,再大的灾难在我们面前也会得到迅速处理。这就是真话带给社会的巨大利益。
我在疫情后期,曾有感于有些地方搞声势浩大的欢送仪式,在3月21日晚上写了一篇《不要再搞十里长街送恩人的形式主义了》,提醒此举“当慎重”。这篇文字通过几个平台发布后,引起了一定反响,感觉国家相关层面已经听到了类似我这样的声音,迅速进行改进。
比如现在,人民解放军援鄂医疗队撤离武汉,就再也没有警车开道,没有夹道欢送,大巴上没有炫耀的标志标语,沿着空无一人的大街,车队悄然离去。那种脱离防疫一线实际、以大规模人群聚集增加疫情反弹风险的形式主义终于不再出现了。
抗疫英雄们逆行而来、悄然离去,没有长街送别、红旗招展、横幅满路、人群欢呼、泪雨横飞,他们离去的背影在我们心中的分量依然那样高大,他们留在我们心里的恩情依然那么深沉。
现在讲这段小插曲,并不是自己沾沾自喜或自诩有先见之明,而是深感在世俗的喧嚣中做到不人云亦云、保持理性思考,敢于“主动发声、及时发声、理性发声”,才是真正对社会负责、对疫情负责。
作为防疫志愿者,我们在一线所见所闻,接触了一些真实情况,深深感受到:不好的做法,借着最正确的名义依然是不好的。对形式主义做法的善意提醒,虽说是出于好心好意,也还是稍许有些不合时宜,甚至有可能遭人唾骂,所以内心颇有几分顾虑和忌惮。因此,我之前都化名说话。毕竟,武汉疫情敢言者的前车之鉴,足以令人恐惧。
防疫一定要务实重行,不是一概不搞仪式,而是反对搞形式主义。如今,看到人民解放军援鄂医疗队这样悄悄撤离,正是如我们所愿!这也充分说明,在兴国强军的战略实施中,还是有很多清醒明白、睿智务实的有识之士不骛虚声、笃定前行。
这也让我想起在前不久,看到新华社《半月谈评论》在反思疫情防控时,曾经一针见地指出,“此次疫情暴发前后,许多相关事件反复证明:只有讲真话、听实情、办实事,疫情防控工作才能有效推进,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和安全才能得到保障。瞒报谎报、粉饰太平,就一定会带来无法挽回的重大损失!”为此,评论一再疾呼:“敢言,是一种宝贵的品格”!
比如到现在,很多人都知道,CT作为临床诊断依据,是有效防控疫情的关键之一。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这其中,就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影像科教授张笑春“讲真话”的功劳。2月3日,也就是在武汉疫情的至暗时刻,张教授发微信朋友圈,公开质疑用核酸检测确诊新冠肺炎的可靠性,建议用CT影像作为诊断主要依据。
她的质疑及建议,经疫情防控专家论证并采纳。后来,新闻媒体闻讯到中南医院采访时,依然忙碌在战疫前线的她说:“不怕说真话,多大的事情能有人命大?”
“不怕说真话”,这不经意中的表达中,一个“怕”字令人有点心酸,更令人加倍警醒。现实中说真话,在很多时候确实让人难做,没有正常的言论环境,单凭着一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孤胆,凭着个人不迷信权威、只相信事实的品格,凭着敢于大声疾呼、为民请命的情怀,无力也无奈。
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在疫后经济社会重建中,乃至在新时代干事创业中,如何不让讲真话的人瞻前顾后、胆战心惊,不让讲真话成为一种悲情、一种冒险,更不让怕讲真话、不讲真话成为一种自我保护和世故,是一张值得深思和回答的考卷!
让人讲真话,天塌不下来!对于真话,一定要认真倾听;对于讲真话的人,一定要加以善待。对于一些不太准确、稍有偏差的善意忠言,也要有“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胸怀和担当。
防控疫情工作最大的秘诀,就是“实事求是”。鼓励讲真话,听人讲实话,按照真话办实事,我们就能撑起一片朗朗乾坤。
(作者:何新恩,工作定居于武汉,现下沉硚口区古田街古画社区疫情防控。)
—转发一下吧—
薄赏即可仅供消遣
一家之言 还望海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