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与一千零一个自我的暧昧——《过春天》里的自我尝试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 ◆ ◆◆
与一千零一个自我的暧昧
——《过春天》里的自我尝试
李娟
◆ ◆ ◆◆
《过春天》这部电影讲述的是单亲家庭出身的16岁女学生佩佩(刘子佩)的故事。她的城市既是香港、也是深圳,白天在香港上学,晚上回到深圳跟妈妈住在一起,频繁地穿梭于两地。为了和闺蜜Joe一起去日本旅行的约定,为了自己的存在感,为了对Joe男友阿豪懵懂的好感,她内心的冲动被点燃,“水客”成为了她的另一个身份,就此展开了一系列颇有“冒险”感的青春故事。
好的电影总会让人在内心深处涌起一股股的暗流。这部《过春天》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情节简单,不涉黑、不涉黄、不科幻、不魔幻但却能紧紧攫取你内心的港片,看似是一杯散发着浓浓都市味儿的奶茶类轻电影,实则为暗流涌动直指人性的隽永经典。
灰姑娘上身:在童话中镜映自我
灰姑娘的故事,每个女孩都会不知不觉从各种渠道知晓。就像每个女孩都有个公主梦,同样每个女孩也都期待有一双藏在阁楼上的水晶鞋。
但相比公主梦,灰姑娘的童话却更吸引人,现实中更容易被人拿来自比身世,为什么呢?
我们看看灰姑娘的故事梗概:出身高贵——沦落贫穷无助——舞会中与王子相遇——遗落水晶鞋——魔法消失回到现实世界——等待试炼历险——与王子重新相遇(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而《过春天》里的刘子佩也就很容易把自己的境遇和灰姑娘联系起来:出身不低(有香港老爸)——沦落贫穷无助(因为母亲被有妇之夫的老爸抛弃而自己成为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单亲姑娘)——游艇上与男友相遇——带私货被抓——回到母女相依为命的起点。
回到刚才的话题,为什么灰姑娘的故事比公主梦的故事更吸引人呢,也就是说为什么灰姑娘的故事比公主梦的故事更有价值和意义?
也许我们都渴望有一个高贵的身世,即使是隐秘的,也会在灵魂里被篆刻下来,我们都相信自己承载了一个有生命力和有价值的血脉,这样才有生的价值。
同时,我们也期待一个能展示自己价值的辉煌时刻,就像灰姑娘第一次去参加王子的舞会并成为闪耀舞会的璀璨女王。但我们内心也深知,没有一帆风顺的成功,易得的成功总是短暂的,必须经历风雨才会获得较为长久的幸福和成功,恰恰是灰姑娘这个故事能满足我们这些所有的内心戏,于是,我们灰姑娘上身了。
荣格说,神话是公开的梦,梦是私人的神话。灰姑娘的故事也许就是这样一个公开的梦,它镜映了人类的某些情结。
灰姑娘被父母“抛弃”,但她没有放弃对自身幸福的追求,反而更加努力,想要重获属于自己的地位和权力,每个女孩在内心都会给自己这样一个预言,不然如何度过这多舛的人生?
而谁又能不去猜测,刘子佩之所以灰姑娘上身,是因为她被有妇之夫的爸爸抛弃在深圳,却和天生命好的JO成为闺蜜。闺蜜有富裕的家庭,有完整的父母,有时髦的男友,甚至有明确的欲望(去日本旅行),而自己呢,甚至去日本这个愿望都是闺蜜的,但是,她是逞强的,也正是这一点,激发了她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像现代版的灰姑娘一样,她要经历冒险去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自我,这个远在天边,近却不在眼前的东西。
与一千零一个自我的暧昧
孙悟空七十二变被津津乐道,百变魔女被少女期待,这都是我们对自我千变万化的期待,而在我们内心里,对自我到底有什么期待呢?
在拉康这里,自我是个琢磨不定的东西,它在我们身上,又不在我们身上,它有时在父母身上,有时在家族族谱里,有时又在某个理念里,它就像一个幽灵那样时隐时现,却成为我们终生锚定要去寻找的东西。
但是最为特殊的阶段应该是青春期,这个时期里,我们的自我精彩纷呈,每一天我们对于自我都有一个新的幻想,就像百变马丁一样每天换一个不同的人生去体验一番。
有时候力量来自对于自身的种种假设,假设我被万千人追逐,所以我得加速逃跑;假设我是千年轮回而落难的公主,所以我自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自有英雄来拯救。
这种对于自身的种种假设,就是拉康所说的,那个被自我理想定义了的理想自我。
就像奥义书说的同一个真理被用不同的语言诉说,而坎贝尔的著作《千面英雄》也意指人类自我的多个面向和多种可能。
年少时,我们常常天马行空,梦想自己一会是侠客,一会是落魄流浪的和尚济公,一会是…….那样我们可以在一天里给自己N个迥然不同的人生。
在刘子佩这里,她的自我也是游离的,她想要什么?像闺蜜那样富裕的家庭?拥有闺蜜姑妈那样的豪宅?有一个像闺蜜那样的男友?或是嫁给抛弃妈妈那样的有妇之夫?或是成为花姐那样呼风唤雨的大姐大?也许都有,也许都不是。
平静的外表下,她试探着闺蜜和她男友的感情深浅,她试探着不会游泳却跳水的疯狂一搏;她试探着走近这个在水里抱起她,说她“逞强”的别人的男友;她试探着能不能去获取那个不能公开的父爱;她试探着自己一点点重建这个母女相依的飘零之家
于是,在这个青春荡漾的少年阶段,懵懂不知人生这个怪物到底有多少未知的可能。她试图在每一个可能面前去尝试,用她可贵的“逞强”精神,“逞强”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精神上的任性,类似勇气,英雄气概等等。
用这种冒着傻气的冲动,她一次次与那些忽左忽右的自我逢场做戏,就像在自我的迷宫里一次次试错。而我们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在做这样的尝试。
暧昧就是一种试探与尝试,也许每个香港少年都曾站在山顶,幻想有朝一日,自己成为“香港之王”。青春期是最狂妄的时期,那个时候总觉得自己洞悉一切,知晓一切,有胆量与世界抗衡,那个时候世界就等着在我们脚下俯首称臣。
所以,刘子佩竟然轻飘到敢去接“花姐”过枪【1】的活儿,还称阿豪没胆量。
青春期是一个特别想获得力量感的时期,也是寻找那个千变万化、精彩纷呈的自我的旅程。所以,他们在内心和现实世界里做着各种尝试。青春就是一场与自我的邂逅,就像不断去做各种梦境,等到梦醒时分,突然发现自己长大了。
与恶魔对视,在深渊临立,与自我狭路相逢,青春期最黑暗却也最百变。
也许这就是青春期的“过春天”,青春期是我们成长的“龙门”,在这段时期里,你如何选择、如何尝试、如何行动其实都是在试探、并试图描摹出那个飘忽不定的自我。
愿少年的你,历经风雨,屠龙弑怪,最终都能回归初心,过春天!
注:
【1】行话,走私手枪。
作者简介
李娟
80后,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拉康派精神分析爱好者,对于人性有着暗黑的热情,对于“笔”有着强烈占有欲,对于写作有使命般的宿命,在黑暗里的眼睛愈发明亮,来自无意识的隐秘力量以及对其的洞悉让这双眼睛生于笔端,书写下璀璨,辽远而深厚。
微信号:wenzhuokuaile
手机:13992721263
微信编辑:玄渊
栏目编辑:何一
最终审核:陈斌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xtzhypsych@126.com
平台重在分享,尊重原创。文章仅表达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再不点蓝字关注,机会就要飞走了哦
缘分,或许就在“好看”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