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寂寞

十二月的寂寞黎荔
九月桂花幽香,十月黄叶纷扬,十一月寒霜初降,十二月白雪红墙。一转眼,时光就走到了冬月的后门。冬日里的树枝光秃秃的,透出一股死气的消沉,空气中处处有腐烂的苦味。远远的山,笼罩着一团团浓雾,看不清它们原本的模样。落叶成塚,埋了鸦雀的梦,赶路的雪零星撒下,像冬的谒语,飘在灰霾密布的天空下,寒意料峭。那逝去的已永远逝去,可我还依稀记得,一月颠沛流离返乡路,那时季节尚未褪尽残雪。二月春林初盛,春水初生,进入了春天的腹地,时间变得更明亮。三月东风吹起了春帷,檐间春雨缠绵呢喃。四月里遍地蔷薇,绿肥红瘦。五月枇杷树已经挂果,最闪耀那枚,是落日的偏心眼。六月里青草盛开,池塘处处蛙鸣。七月,麦浪翻滚连同草地,直到天涯。八月一枚浑圆月亮落下,印上胸口,凭栏人与青天月,相看两不厌。九月层层秋雨苦吟不休,日子绵绵,简直无望结束。十月落叶成阵,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也渐渐褪淡。十一月的天空有点暧昧,时而湛蓝,时而雾霾笼罩。终于,走了那么远的路途,你来到了十二月。
十二月无事发生,地球尚在,我们相安无事。十二月地铁依然拥挤,情侣们仍然拥抱和亲吻,旁若无人牵手走过长街。十二月的天空下,原野更辽阔,河流更清瘦,某些昆虫或动物并没有死去,它们以各种姿态,进入或深或浅的冬眠。十二月的每一天,与其他月份的日子相比,其实并无不同,但是感觉却浓烈了许多。这完全来自对时间流逝的感觉。如果说平常的日子是清水,岁末的日子就是浓稠的汁液。由于浓稠,流动仿佛也慢了一些。每个人的心中,多少都会掠过一种沉甸甸的领会:又一年过去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啊!生命又减少了一年,那些逝去的时光已永不再来。十二月,一场大雪弥漫,举目四野皆白,从所有具象的物体上,时间剥落,裸对着我们,无遮无挡,无依无傍。岁末年尾,因为历法的繁复而给予了中国人两次过年的机会。农历春节,被古老的中国人赋予传统的意义。公历新年,也被现代的中国人添加各色话题。很快,丑牛将接替子鼠,人间将重贴桃符,岁月将颠覆岁月,时间将迭代时间。人间岁尾,雪映寒窗。推开窗,是风,是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不允许你有片刻的迟疑,风吹冷了十二月,也吹冷了你的脸。大街上行人匆匆,车流匆匆,熙熙攘攘,各有方向,但都朝着十二月的尽头,在加快脚步。你轻轻伸出手去,丝丝缕缕的长风捉也捉不住,你的双手高高举起,可再高,也高不出这十二月的寂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