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国际植树节

写于国际植树节
黎荔
伊甸园到底是什么样子?根据大诗人弥尔顿的《失乐园》描述,在那片充满诗意的乐土,“那其间土质腴肥,——百树丛生,树树都饶色、香、味,而百树之中,则有生命树挺然卓异,上生着芬芳的鲜果,黄金质地……”
我没有到过伊甸园,但在此人间世,我游历过丛生的百树,把脸贴近一棵大树树干的时候,感受过它若有若无的脉动,听到过它血脉周流的声音;在漠漠夜色里咚咚跑上一阵,然后安静地坐在一棵老树下,谛听过黑暗中万千野物的秘密;从小到大,进入森林就如鱼儿游进大海,与一片片神秘深邃的森林息息相通过……
我记得在万籁俱寂的冬夜,一个人在寒意深浓中独自漫步,走过爱慕的大松树底下,无数细雪从月光里飞来,一片一片,纷纷扬扬,银亮耀白。
我记得那个春天的风,扑面轻柔,十里桃林中是放眼望不到尽头的桃树,日光透过云层照下来,青山碧水中的一树树桃花,犹如九天之上长明不灭的璀璨烟霞。朵朵桃花,娇艳如靥,似锦繁华下,桃红最深处,两个人执手相看。一瞬间,只一眼,却抵得过千万年。
我记得在某一处山坡上,有一棵郁郁葱葱、浓荫匝地的老槐树,上面那个深深的树洞,曾经收藏过我的倾诉,所有的秘密留给树洞,让自己全部都忘了吧!只记得那是最美好的花样年华。
我记得多年之前,在那个黄叶飘零的银杏林里,鸭掌般的银杏叶片儿随风飘下,一时稀一时密,一切都笼罩在朦胧的叶雨中,地上一片厚积的金黄。是谁用手臂围成一片岛屿,将落叶中最孤独的那片落叶,拽进手心。正是夕阳西下时分,空气的每一个粒子,都染上了颜色,跳跃着,流动着,分秒之间便有种种奇妙的变化。华丽的金、鲜明的橙、酡醉的红、神秘的紫……从夕阳的中心向四外荡漾开,幻化成一片绚丽的异彩。整个树林,整个天空,都笼罩在这奇瑰的光之网里。
我还记得每到深秋初冬,到秦岭深处寻觅野柿子树,一树树红艳似火的柿子,沉甸甸的压弯了枝桠,美得自然,美得盈实,透着一种喜气,这是山林特有的秋韵,一个个秋果,垂挂枝头,给萧萧秋雨一打,就禁不起在那里朴朴地掉下。

春天的新叶嫩芽,夏天的遮日浓荫,秋天的落叶斑斓,冬天的苍色秃枝。我和世间许多树们做过朋友。它们被我千姿百态抚摸过,根据树的品种和树龄的不同,树皮的触感也是各种各样的。有时,我还抚摸到它们根部的厚厚的枯叶上,将手伸入枯叶里面的话,会发现原来地面竟然是暖暖的。那一层触感与坚硬的地面比起来十分不同,踩上去还会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还试过雷雨过后站在树下,大气中的一些气体在具有巨大能量的电击下会发生一些化学反应,那种清洌而醇厚的气味扑面而来,夹杂一点点激荡的味道。这就是大自然夏天的恕吼,震耳欲聋的雷鸣之中掀起狂烈的暴雨,与树的强烈搏击相交织,闭上眼睛,能感受到树的血脉流入你的身体。在一棵能和自己共鸣的大树下看到让你产生巨大的存在感的景色。你在它里面。时间的流淌,星空的旋转,自然在潜移默化、新陈代谢。你能感觉自己是其中的一分子。你与身边的这棵树没有什么俩样,晚霞的火焰在你的眼里争斗,树叶纷纷坠落你灵魂的水面。
土地上生长的每一样生物,每一棵树、每一丛草,都散发出生命的气息。生机是这么直白而一览无余,令人感动。其实人跟树是一样的,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不管什么样的种子落在泥土里,都要奋力长成一棵树,抽枝,长叶,开花,结果。
谨以此文献给3月12日国际植树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