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少将的这句话,点燃了“九一八”的引线

1931
9.18
2018
又到戊戌“九一八”,相信你我的朋友圈今天都被满满的爱国热情刷屏了,不过就在诸多“勿忘国耻,振兴中华”的声音中,大家或许也能发现一些“慷慨激昂”的言论。
其实类似的话早在半个多世纪前,就被日本一群富有“爱国心”的军将们说尽了,不过他们的“一腔热血”,却没洒对地方,而是“玩坏了”自己的祖国。
冲动的关东军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军国主义蓄力已久的军事行动。
近代,日本励精图治展开了明治维新,清政府却还做着天朝上国的梦,最终在甲午海战中一败涂地,丧权辱国不说,割出去的地、赔给人的款,更是让日本尝尽了战争的甜头。
但日本军国主义并未就此满足,驻扎在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就总想着搞事情。
别看关东军在史书中戏分很足,其实他们在当时只是一群被日本本土军官们看不上的异类。一群情商基本为负的“少壮派”军官由于屡次顶撞上司,于是被“流放”至中国东北。
这批青年虽然郁郁不得志,却又偏要以“忧国忧民”为己任,积攒了一肚子的青春荷尔蒙无处安放,只能通过战争来发挥余热。
而陆军中将石原莞尔就是点燃整个火药桶的引线。
石原莞尔
1929年,石原莞尔提出了臭名昭著的“最终战争论”。他认为,日本国土狭小,只能靠战争壮大。但是要想和西方打,首先得有个后方基地,这个基地就是中国东北。
翻译成现在某些愤青们的口头禅便是:中日必有一战!
这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搞笑逻辑:在面对一个小问题时,不想着解决,而是意图制造一个更大的问题。譬如说国内爆发经济危机,那就侵略东北;东北不够,那就全面侵华。在中国碰了钉子,那干脆就偷袭珍珠港,用全面战争来掩盖局部战争……
话说回石原莞尔,“最终战争论”一经发表,就获得了不少点赞。当时军部不少人都能倒背如流。1931年9月,野心爆棚的石原莞尔勾结了不少臭味相投的军官,开始策划侵占东北的军事行动。
虽然他们已经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打算,但说实话,这么大个局,他们心里也没底。
15日夜,几个主谋聚在一起,参谋长板垣征四郎拿起一支笔,说放手后往左倒,就准备行动;往右,则就此罢休,结果笔居然往右倒了下去。
当时的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不少军官心中也犯嘀咕:难道是天意。
就在此时,一个只有35岁,名叫今田新太郎的少佐拍案而起,大喝一声:尔等懦夫,你们不敢,我一个人去!
用现在“愤青”的话说,就是打仗,我愿意捐一条命。
一时间所有军官们的“爱国热情”都被这位中二青年点燃了。他们心想,就算失败了,因为出发点是为了爱国,所以也可以原谅,免于处罚。
于是“九一八”事变就这么被敲定了。至此,多少生灵涂炭、家破人亡,而整个谋划的儿戏程度,丝毫不亚于现在好基友晚上约一顿烧烤。
当然也不得不说,石原莞尔们的运气实在太好,少帅张学良的不抵抗政策,让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东北。
少帅张学良
这就好似本来准备了一晚上的高数、微积分,临考场却发现考的是二元一次方程。
谁敢动“民族英雄”
战胜的消息一经传到日本国内,民众的“爱国热情”空前高涨,刚会走路的孩童们也都恨不得穿上军装,来中国拼刺刀。
不过其中也不乏清醒人士,当时日本首相犬养毅就意识到中国绝不是好欺负的,他希望军队能把东北还给中国。
犬养毅
此言一出,立刻就遭到不少板砖。你犬养毅这个姓果然没错,我们的军队三个月就可踏平华夏,你居然说出这种丧气的话,分明是“日奸”!
还有人翻出了犬养毅和孙中山的旧交情,更是坐实了他里通外国的罪名。于是1932年,愤青中最“愤”的那一伙,干脆发动兵变,冲进犬养官邸一枪毙了首相。
按理说首相遇刺,这绝对是弥天大祸。然而几位主谋却振振有词,我们这是为国尽忠,是一腔爱国热血让我们这么做的!谁敢动我们?我们可是“民族英雄”。
此番嘴脸,和那些参加反日游行时,烧毁日本汽车的民众们是何其相似。
这么一闹,主和派彻底闭上了嘴,军官们见状纷纷洋洋得意,意欲发动更多事变。但石原莞尔此时却是出奇的理性,他也看出中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拿下的,力阻手下们的行动。
然而“小石原莞尔们”却大嘴一撇:当初前辈不也是爱拼才会赢,我们只是依样画葫芦,有何不妥呢?
这就像网友总结出来愤青们的原则:愤不愤,看立场;愤得够不够,看行动。什么规矩法律,在愤不愤的大是大非前,都是一张废纸。
于是日本在华发动一个事变接着又一个事变,甚至还在太平洋上与美国航母较量了一番,但最终的结局,想必大家也都知道。
爱国,可以很理性
如今,不少战犯都已魂归靖国神社。的确,在日本右翼势力看来,他们都是“爱国者”、是“民族英雄”,但这份“爱国心”,却少了些理智的头脑,更是沾染了两国3600万军民的鲜血。
在战争年代,爱国可以很热血,但绝非是加入神风特工队,来一次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而是“轻生死,重大义”的情操,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使命感。
淞沪会战期间,抗日名将郭汝瑰临危受命,带领8000人上阵杀敌。但是打了几天,部队伤亡十分惨重,当时上级问他要不要增派援军,他直接写了一封信给蒋介石。
郭汝瑰
“我八千健儿已经牺牲殆尽,敌攻势未衰,前途难卜。若阵地存在,我当生还晋见钧座。如阵地失守,我就死在疆场。他日抗战胜利,你作为抗日名将,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
诚然,在和平年代,我们已无法说出此等让人泪目的话,但爱国依旧需要理性,而不是放出类似“吾国就差打一仗去证明自己的强大了”这样的“狠话”。
有一期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的话题是“中国该不该强硬反制日本”,针对的就是一段时期以来的中日钓鱼岛争端。就在那些大人们提出很多“损招”,并为采取哪种更能让日本难受而争论不休的时候,观众席里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站了起来:
“我们要抵制日货并不是要砸自己的日货,我们应该在自己的各行各业都比它做的好,比如说,我们的官员比他们的清廉;我们的街道比他们的干净;我们的桥也比它结实……”
所谓爱国,就是要让自己的国家变得更可爱。就是让你再生一次,你还愿意生在这个国家。
获取更多福利,欢迎添加岛主个人微信
不老斯基【ID:bulaosiji】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