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里的大女主和现实中的坠楼孕妇:男权之下,没有人是赢家

身为女人,成长在一个身负巨债的家庭,做着一份薪水微薄、无法晋升的工作,并要为他人的过错背黑锅,面对这种毫无希望的生活,你会怎么做?
在最近热播的日剧《黑色皮革手册》中,“恶女”原口元子就处于这种悲惨的境地。然而,她凭借着一本记录各种“大人物”逃税记录的“黑色手册”,不仅报复了想要诬陷她的上司,还成功登上名利场,成为东京银座最年轻貌美的“妈妈桑”。
作为“社会推理派”作家松本清张同名小说改变的作品,这部剧当然不只讲述了一个三观尽毁的“黑吃黑”故事。在各种“大女主”剧走红的背后,其实也早已凸显了一个备受关注的社会议题——弱势的女性该如何在男权社会下完全掌控自身的命运。可是,就算在男权社会,男人也做不了彻底的赢家。
被喜爱的“恶女”:不靠男人走上欲望之巅
在男权社会下,女性似乎是天生的弱者,被设定好一样的人生,被期待和塑造成同一类形象,最好是清纯羞涩、大方得体,并且不过分聪明。事业这种事情,当然应该留给男人,她们要做的,是好妻子、好母亲,但唯独不是做自己。
《黑色皮革手册》里面,就展现了日本这个典型的男权社会。高层人物全部都是男性,而女性不是端茶倒水的助理,就是通过美貌向男人换取利益的“捞女”。
女主元子身处这个环境下,并且比一般女性遭遇更惨:父母早逝,身负巨债,还是一个没有任何福利和晋升机会的银行派遣职员。在正式员工捅出篓子后,她马上成为了替罪羊。被辞退前,她认真做了工作交接笔记,却被经理一把推开:“你的工作那么简单,谁都能做。”
经理的态度点燃了她内心复仇的火。通过平日的职务便利,她用一个黑色笔记本详细地记下了来银行开假帐户逃税的“大人物”们的所有信息,并利用这些信息,向银行勒索1.8亿日元,转入自己的账户。
一本在手,天下我有。
元子用这笔钱在银座开了“卡露内”俱乐部,一跃成为最年轻的“妈妈桑”。无数人在偷偷猜测她身后站着哪个男人。但其实,元子的底线却是,绝不依靠男人上位。
之后,她用同样的方式,穿着和服“优雅”地敲诈,大声说“要做金钱的主人”。我们不知道她对金钱的欲望到底有多炽烈,但在后来被人坑害,失去一切的时候,她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原则。
这种不折手段获取财富的方式,不合法也不道德。但“恶女”元子却因为真实和不失尊严,怎么也让人讨厌不起来,甚至还会让人觉得比那些楚楚可怜的傻白甜更可爱。
然而现实中多少女人想做金镶玉,最后却成了高老大。
近几年,像元子这样的“恶女”形象在日本有许多,例如《昼颜》里出轨并放火烧房子的主妇、《我的危险妻子》里恶整劈腿丈夫并骗保13亿的太太,这些人物和情节都毁人三观,但剧作并不想进行某种价值评判,而是在赞同女性欲望的表达,并引人思考:女人到底要怎样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
《昼颜》《我的危险妻子》:“这种男人也配娶老婆?”系列
国内同样也开始出现各种“大女主”剧,虽然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没有脱离玛丽苏的老套路,但至少给观众带来一种感觉:我们已经认同女性具有独立意识,并可以努力实现自我价值。
女性终于崛起了?
事情真的变好了吗?
事实上,我们总会在无意识中,把电视中的独立女性与自身生活区别开来。
在电视里,日本的元子逐渐登上欲望顶峰,中国的周滢走上了女首富之路。但在电视外,陕西一位孕妇却在生产当天自杀。
这位孕妇自杀到底是因为医院还是家属,目前尚争论不休,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精神状况清醒的状态下,作为当事人,她竟无法为自己做出选择。除了死亡,她没有其他方式掌握自己的命运。
此外,我们还能看到,今年不过28岁的蒋方舟已经自嘲在婚恋上“被挑选”。爱谈宏大命题的“知识分子”许知远,采访女演员俞飞鸿的话题却离不开性与男人。更过分的是,许知远在看某个隐喻俞飞鸿所扮演角色被破处的画面时,直接在她面前露出了一种一言难尽的玩味表情。
文艺青年表示:我要是耍起流氓来,我不是针对谁……
在日常生活中,女生们也一定能听到家人的各种劝告:女孩子工作不要那么辛苦,找对象不要太挑,年纪大了没人要,不生孩子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更别说对成功女性的各种议论和偏见。
波伏娃在《第二性》里说:“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又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每一种事物都在诱使她走容易走的道路。她不是被要求奋发向上,走自己的路,而是听说只要滑下去,就可以到达极乐的天堂。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波伏娃和《第二性》(法文版)
那些“绝望的主妇”们,不正是服从了社会的规训,做轻松的工作,找差不多的丈夫,生孩子,操劳家事,最后一步步丧失自我,丢失生活的?
女人不幸福,男人也得不到幸福
谈及女性独立的话题,我们总是很容易将男人与女人放在对立的位置。男人负责掌控,女人逃离掌控。但是,在一个男性强权社会下,大部分男性同样也很难获得幸福。
当男性话语权主导的社会对优秀女性形象设置单一的标准时,对男性自身其实也在设置一种禁锢。当然,他们不是被要求“相妻教子”,而是需要负担大部分的经济压力,并只能通过事业成功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如果不巧,一位男性天生讨厌职场竞争,或者喜欢上各种“不属于”男性的爱好,也将遭到不理解的嘲讽。
想想日本现在的经济状况,也不怕把人家压死……
而女性为了家庭放弃事业,自然就会把自己曾经对人生发展的期许转移到了丈夫身上。于是妻子抱怨丈夫不争气,丈夫发现与脱离社会的妻子毫无共同语言。很快,家庭不再是最温暖的庇护所,而是人间的修罗场。
所谓的奉献,和爱基本没关系,男女都一样。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日本这个男权社会,常常见到下班后的男性拖着疲惫的身躯,却不愿意回家,而是去居酒屋、俱乐部买醉放松。
也就是说,当男人还未学会欣赏不同女人的可敬和可爱,这种审美的匮乏将把他引向乏味无趣,甚至趋于猥琐的人生危机。而男女之间互为仇寇,缺乏同情与理解,自然也将坠入“相看两生厌”的悲凉生活。
社会新闻和影视剧的话题不断刺激着女性表达,但观看网上的评论,更多时候男女似乎还是在自说自话。女人愤怒于自己的被压抑和被牺牲,可男人也在委屈,自己明明很累,为什么女人还是不懂满足
或许男女都在男权规则下落入了某种认知陷阱:认为这世上有一种最好的、最应该的生活。他们不断让自己去妥协、付出、忍耐,以靠近这种想象中的生活。可是,生活哪有定式?对这种本就虚无的目标进行追逐,收获的只能是失望。
不如就此放过彼此,去找到真正的自己,追逐真正想要的生活。哪怕像“恶女”元子那样,想要“做金钱的主人”,有底线地直面欲望,没什么可耻。
多么质朴的呼声!你们有钱人怎么就不懂呢~
毕竟哲人罗素早已向我们揭示:
须知参差多态,
乃是幸福的本源。

– END –
文字 / 危 敏
策划 / 卢隽婷
编辑 /徐铭远
视觉 / 徐铭远
图片来自于网络
每个人都是一件有趣的作品
获取更多文化福利
欢迎添加岛主个人微信
不老斯基【ID:bulaosiji】
往 期 回 顾
点击关键词查看往期精彩
沈小姐|分享收获农场|珍妮特·温特森|神奇女侠
女公子|袁凌|申报馆|阅读马拉松|白银时代
复古摩托车|人民的名义|张晓风|金缮修复师
天真蓝|《未来简史》|美式工业风|见字如面
该文章为拾贰象岛island原创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针对侵权行为,拾贰象岛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你就能成为「拾贰象岛」的「岛民」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