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荔枝

尤物荔枝黎荔自小在荔枝之乡长大,据说我哇哇坠地之时,父亲越过窗户远望,看到荔枝树绿叶蓬蓬,冬夏荣茂,红果密密掩映枝头,在如织的细雨里浓艳无比,于是撷取为我的名字。从小就遍尝了漫山遍野的各种荔枝,从最早熟的品种三月红,果皮青红的妃子笑,外壳四分微绿六分红、有一圈绿线的挂绿,散发淡淡桂花香、果皮上裂片峰尖刺手的桂味,到浓甜如蜜、果皮鲜红的糯米糍,果实大、果核大、果皮暗红的黑叶,果型为歪形或短歪心形的白糖罂,我几乎吃过大部分的荔枝品种,包括农科所研发的新品。父亲作为园林局领导,管理我们那个“山环五岭、水绕三江”的小山城的各大林区,我吃荔枝基本上都是在树上,或者是采了满满一篮子,在树底下坐小板凳上剥吃。荔枝成熟季节,空气中处处散发着那种甜蜜的清香,举着一个个圆滚滚的鲜红果实,剥开果肉呈半透明,宛如白玉凝脂,尝起来那么甜美柔润,口感清糯,一嚼而化。从初春露出珍珠花蕊,四月枝间见子初成,五月的热带艳阳下,果实生长发育初熟,到六月红彤彤荔果完全成熟。一年又一年,我的生命在荔枝的流蜜飘香中度过。
十八岁到北方上学后,再也没有吃过那么新鲜的荔枝了。从树下刚刚采撷下来时,荔枝的龟裂片,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鳞片,是微微刺手的,果皮手感紧硬而富有弹性,轻闻有一股清香的味道沁入心田,而北方市场上售买荔枝,大部分果皮发干,通过不停喷水保持水灵,其实已经过了长时间的储存。还有,大多数的荔枝要么红中带绿,要么红中带白,要么浅红中带暗红,那种色泽极艳丽又不见一点杂色的荔枝,都是人为处理过的。新采摘的荔枝剥开是!会!流!水!的,这才是最新鲜的状态。好像这种经历已经很多年,没有再碰到过。
在这么多果品之中,荔枝算得上是最娇贵的水果之一了。荔枝被记录的时间最早追溯到西汉司马相如的《上林赋》,那时写作“离支”。白居易在《荔枝图序》中写道:“若离本枝,—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日五日色香味尽去矣”。故”离支“之名,或由此而来。荔枝不易保存,离开枝头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启了品尝美味的倒计时,即便是科技发达的今天,将荔枝连枝割下并置于低温环境保存,虽然能适当增加荔枝保鲜的时间,可吃过新鲜荔枝和冷藏荔枝的人都知道,两者带来的味蕾感受绝对不同。
所以,在古代,对新鲜荔枝味道最有发言权的人不是杨玉环,而是苏东坡。那个没有飞机、没有汽车和火车的年代,为了让杨贵妃吃到新鲜的荔枝,唐玄宗派人将刚摘下的荔枝,一个驿站一个驿站地换快马,送到长安。为了吃几颗荔枝,累死了一批批的千里马,可即使这样,也比不了在发配途中的苏东坡吃的新鲜!苏东坡有诗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在发配的途中苏文豪因祸得福,品尝到了最新鲜的岭南荔枝,壳如红缯,膜如紫绡,瓤肉莹白如冰雪,浆液甘酸如醴酪。要知道在北宋,岭南可是鸟不拉屎的烟瘴发配之地,而岭南荔枝的鲜美却可以让一代文豪流连忘返。可见在古代,最好吃、最鲜甜的荔枝都产自岭南,也就是如今的广西、广东和海南地区。
荔枝太过傲娇。上市时间有限,吃得多了,又会上火,故大快朵颐的机会只得那么一点点。关于保鲜技术,荔枝就只能做果干或罐头,只一味浓甜,至于曾在枝头芬芳丰腴的质地,则不复存焉。在南方,还有一个方子,是用荔枝炒菜或做饮品。内核挖去,塞以肉糜或虾仁,辅以生抽。或直接清炒丝瓜,也有股鲜甜。还可以泡荔枝酒,做荔枝雪糕,荔枝慕斯,荔枝青柠茶、荔枝薄荷茶,银耳荔枝绿豆爽之类的甜品,若是换做北方,荔枝何等金贵,鲜食都来不及,谁还舍得拿它去试这些不走寻常路的菜色啊!
荔枝是天生尤物,何谓尤物?明末清初的李渔认为“尤物”之所以能移人性情,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其“媚态”,“尤物维何?媚态是已。媚态之在人身,犹火之有焰,灯之有光,珠贝金银之有宝色。”当年唐玄宗下令驰送荔枝,历数千里险道蚕丛,以供美人之一粲,荔枝之魅惑可见。“十里一置飞尘灰,五里一堠兵火催。颠坑仆谷相枕藉,知是荔枝龙眼来。飞车跨山鹘横海,风枝露叶如新采。宫中美人一破颜,惊尘溅血流千载。”不可说的媚态,如火之有焰、珠宝有光,如美人之星眼迷离、梨花带雨诱得明人昏。因为尤物的危险的存在,很多迷恋尤物的人,最终也只落得个叶公好龙的下场,不是不得近身,但近了身却又搓手揉掌,不知道究竟要以怎样的言语和姿态去面对?
既是尤物,必须取之有道。不懂得吃荔枝的人,用大拇指的指甲直接抠开荔枝的蒂部再剥皮,如果这样剥几颗还行,剥多了,指甲会变黑很难清洗干净不说,重要的是会使指甲离心,那感觉真的很疼呢!其实剥荔枝根本不必伤到手,一般荔枝都会有一条明显的中间线,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两端轻轻挤压,中间线瞬间就裂开了。把壳往两边掰开,荔枝肉就可以完整地剥出来了。只有在懂的人手中,才会呈现喷薄而出、冰肌雪骨的尤物身躯。
既是尤物,一般人难以消受。俗话说:“一颗荔枝三把火”,为什么荔枝能够如此火热灼人呢?“上火”,这是个很宽泛,很不明确的定义,什么口舌生疮、四肢无力、头晕目眩、牙龈出血、发烧等等症状都被划到“上火”的名下。荔枝最大的特点就是甜。水果的甜是由蔗糖和果糖两种糖类物质决定的。虽然果实中也富含我们熟悉的葡萄糖,但是葡萄糖显然没有这两位兄弟能出风头,它的甜味过于清淡了,葡萄糖的甜度只有蔗糖的74%,而果糖的甜度则是蔗糖的1.7 倍。而荔枝的甜就在于它们存储了大量的果糖。吃荔枝后的“上火”反应,是因为果糖去抢占了葡萄糖的工作岗位(谁让它们是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亲兄弟呢),缺少了葡萄糖,包括大脑在内的零件自然无法正常运转了。于是,吃过的人就“上火”了。荔枝所谓的“热性”不过是果糖含量太高罢了。每年都会有因为过量吃荔枝去看医生的报道,所以,碰上好吃的荔枝还是悠着点。除了少吃荔枝(一般控制在半斤以内,并且应选择在两餐中间来吃,避免空腹),多吃点馒头稀饭,补充点葡萄糖,是个对抗荔枝病(不是杜撰,确实有这种病)的好方法。如果低血糖、糖尿病,正在长青春痘、生疮、便秘、伤风感冒,或有急性炎症的人,一定要慎食荔枝。明知接近荔枝,会因之成病,那么还是少碰为妙。“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虽大智大勇不能免。”
荔枝的气息是最女性的,荔枝的色相也是最女性的,晶莹剔透的荔枝,闪烁着水润光泽,如同少女的玉肌,嫩白欲滴。一直无法忘记那种清柔的甜香,会在唇齿之间久久地流连。为什么杨贵妃与荔枝的故事那么为人津津乐道?一定是因为气质相似吧?——如《长恨歌》里的“温泉水滑洗凝脂”,或《丽人行》里的“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完全也可以用来形容荔枝的丰姿绰约。“一骑红尘妃子笑”的骄奢故事,又使杨妃与荔枝都身负“红颜祸水”之名。荔枝式的尤物,只合艳遇,不宜家常。荔枝般的心,小而坚硬,有着料想不到的决绝。
不知天工有意无,遣此尤物生海隅。荔枝为果中之尤物,喜欢荔枝的人都有点贪心,遇上适当的时机,这一点贪心,足以引人放肆与癫狂。千年以后,我们尤可想见苏学士老泪纵横,祈求上苍:“我愿天公怜赤子,莫生尤物为疮痏。雨顺风调百谷登,民不饥寒为上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