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高某·武汉人 ——我能理解的和我不能理解的

NBA巨星科比猝然离世了,球迷们一片哀恸。我看过他的比赛,佩服他的球技,尤其是他那十分励志的“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所以尽管内心觉得他没有乔丹伟大,但也写下了:
有一种滋养叫精神的激励,有一种抚慰叫心灵的慰藉,有一种陪伴叫记忆的美好,不一定是父母,不一定是亲朋,不一定在身边,甚至不一定相知,很可能是单向的,科比对我们的意义就在于此。先有乔丹、后有科比,现在是詹姆斯。科比猝然离世,让人悲痛!
前不久,时尚明星高某在录制节日的过程中不幸过世了,粉丝无比悲伤。尽管我事前并不认识他,网络搜索后也没发现他有多好的作品,但连续四年入选“全球百大最帅面孔排行榜”,就已经十分了不起了,因为我一次也未能入选。
这些我都能理解,鲁迅先生对悲剧有个定义:“把美好的东西破坏给人看”,无论是科比,还是高以翔、赵忠祥等,他们都是美好的:科比的球打得好,高以翔人长得帅,赵老师的声音好……这之间没有高下之分,萝卜、白菜各有所好,不能因为你的喜恶,随意臧否。无论是谁、无论是何种美好的事物的消失,我们都应该给予哀悼与惋惜。
但有一件事我不能理解:
年前武汉爆发了新型肺炎,至今确诊2744例,死亡人数高达80例。相比之下,人们似乎没有那么惊惧、哀痛,这是为什么呢?人们似乎更关注那离开武汉的500多万人的去向,不太在意留在武汉的那900万人。这又是为什么呢?
抱着对自己对他人负责任的态度,不聚会、不外出以避免交叉感染、防止疾情扩散,这些我能理解,但对于网络上不少人在为某省那些极端地拒武汉人于家门之外的做法点赞,并夸赞其做法“硬核”,我不能理解。
值守路口,查体温,我都能理解,劝返,我也能理解,但手持红樱枪,桌上摆着小钢炮、甚至挖土堵路、躺在地上阻路、封了别人的家门,我实在无法理解。所配的文字更是冷酷无情:什么“本户有武汉返乡人员请勿相互来往”“每一个病毒携带者都是敌军的‘代理人’,他们正貌似无恙地与你聚会、共餐、对饮,无形无色无味地将你干掉。”“如发现家中有与武汉人来往,取消2020年的商品粮种植补贴”“不要回乡祸害乡亲”……
一些地方还出现了酒店拒绝湖北人入住,围堵鄂A牌照私家车的过激行为,各种嘲讽河北人人的图文也在朋友圈里流传。
不仅是武汉人,甚至在武汉上学或出差的人都成了瘟神了,唯恐避之而不及,更可恶的是这些人的个人信息被恶意泄露,包括他们的姓名、详细家庭地址、身份证号、手机号、回家车次时间、甚至还包括学校名称、以及家人的身份信息在各种微信里被大肆散播,还有一些人遭到了电话、短信的轮番骚扰,甚至上门谩骂。
请问武汉人是洪水猛兽、丧尸吗?武汉是人间地狱吗?如果你是武汉人,或者你有亲朋好友在武汉呢?某省的人,还记得某年春晚某明星在某个小品中无心的一句话就让你们倍受伤害的事吗?当时你们是多么义愤填膺啊,今天为何如此肆无忌惮呢?“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遥远的哭声”不是黄执中的发明与创造,但他赋予了它新的含义。他认为人们常常能真切地感知近旁的苦难,却无法聆听遥远的哭声。是科比离我们远,还是武汉人离我们远呢?空间距离当然是武汉人离我们近,但心理距离、情感距离呢?但我们同饮一江水,能忽略我们是同胞吗?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科比、高某、赵老师的离去,是悲剧,我们应当伤心; 但武汉人正在遭受磨难,是更大的悲剧,我们更应该同情、同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