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站的乞讨者

公众号:心然的原香。点击上方蓝色字体,添加公众号。
心然的个人微信号:15818820884。
心然简介:陈艳萍,湖北天门人,现居武汉。从生命的原香出发,与美同行,抒写生活,乡愁,诗情以及远方。

离开车还有四个多小时,原想在九江市区里转转,下大雨,只好作罢,改在候车室闲坐。

现在的候车室,椅子很高级,沙发型,可以兼按摩,只是需要付费。怕你忽略它的功能,你刚坐稳,就自动替你按摩十几秒,以示告诉。你若迟迟不付费,每隔半小时,它又自动替你按摩几秒,表示提醒。

坚持不付费,就这样坐着,也行。这,还是好,比原来的铁椅子坐起来柔软暖和多了。

刚坐稳,来了一个人,举着双拐,拐上绑着一个木头制作的滑板,神情苦楚。

我猜到了,他是一个乞讨者。

他怎么进来的呢?车站门口检查车票和身份证,很严格的呀?

他没有坐按摩椅,而是在铁板凳上坐下。缓缓地放下随身的袋子,解下木头滑板靠在座椅上,坐下来,愁苦的眼神环顾了一下候车室。

那眼神,有一种无奈。来候车室乞讨,是他每天的工作,虽说有点儿收入,但他厌倦了。如果能有别的途径养活自己,他是不想来的。

举着双拐走路,他累了,想多坐一会,再开始工作。

我吃着饼干,望着他,端起刚刚打来的一杯开水。知道烫,想着慢慢喝。眼睛看着他,水杯倾倒的姿势过了些,一大口开水进了我的嘴巴。

刺痛,赶紧吐出来。麻木,坏了,烫伤了。

顾不上他接下来的动作了。我跑去卫生间,用自来水冲洗冷却嘴唇。

白腐腐一片,得涂烫伤药膏。

一周前,被太阳灼伤脸部,买了一盒美宝滋润烧伤膏,涂了两次,脸部好了。

这样想的时候,内心一阵惊讶:原本要去九江市内转转,下雨,留下来,结果被烫伤。而且,我的包里还有烫伤膏。

这是不是太巧了?

这是多么倒霉的事情啊!把它看成逃不掉的宿命,我就安然面对了。

等我涂好药膏,再坐下来,他已经不在座位上。座位底下,摆着一双假肢,连着一双鞋子。

他是一个失去双腿的人,依着假肢,靠着双拐,才能行动。

他解下假肢,坐上滑板乞讨,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同情。

这时,过来一对老夫妻,坐在我旁边的按摩椅上,他们同时看见了对面座椅下的假肢,有点吃惊,问我:那是什么?

我说是一位残疾人的假肢。

男人哦了一声,说,假若是晚上,看见这样的假肢,会把人吓坏。

我笑了笑,没说话。嘴唇涂满药膏,也不能多说话。

估摸着他该过来了,我拿出五元钱备着。然后打开手机,写这篇文字。

不大一会,他滑过来了,我把钱递给他。他笑了笑,说:谢谢小妹。

滑到刚才坐的地方时,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缓缓坐下来,收好零钱,收好滑板,拿出座位底下的假肢,慢慢地穿。我这才看清,他的一条腿断自大腿中部,一条腿断自膝盖处。

是什么样的一场灾难?让他伤得这样重。

他穿好假肢,举起双拐,把滑板绑在拐上,提着袋子,准备走了。

走时,他冲着我,微微地笑了笑。

我烫伤的过程,他看得一清二楚。他的微笑里,应该也有对我的问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