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奇怪女孩的音乐

两个奇怪女孩的音乐
黎荔
大自然孕育了无数形形色色的生命,有的千奇百怪,有的婀娜多姿,有的庞大无比,有的小如蝼蚁,有带刺的,也有长毛的,有活泼好动的,也有沉默安静的……正因为鸢飞鱼跃、柳绿花红,这个宇宙大化,才格外的有趣生动。可是,我们人类很无趣。人类——这集体的动物,总倾向于培植或规训他人,或者习惯于被他人培植或规训,变得一模一样,变得面目模糊,没有个性,没有特点。就这样一辈子兢兢业业,日子过得不是特别富裕,但也可以维持;没有什么大的理想,但也有一些小小的计较打算;如世俗公认的那样,按部就班、结婚生子,有一个安稳平淡、说不上幸福不幸福的家庭……多少人就是这样,日复一日,时光过去,渐趋平庸,棱角磨平。被周围人的价值观和看法推着向前走,看不清自己想要什么,也没有清晰的目标与规划。一天又一天,不过重复着生活。他,她,他们,她们,走在人群中,只消一眼,你便不复记忆他们的脸。
“我就是我,颜色不一般的烟火……”其实,我一直这么努力,不过是想拼命跳出这样面目模糊的圈子,不要成为一个没有个性的人。我相信天地那么大,必然会有着同类的存在。我是大街上的游魂,寻找闻得到我的人。在这个格式化的世界上,当一个鲜活个体遇到另一个鲜活个体。在这个流水线的世界上,当一个不规则件遇到另一个不规则件。当她们发现,彼此眼里光芒精光四射。当她们闻到,彼此身上灵魂气息飘荡。

这就是我和金晨,两个奇怪女孩的惺惺相惜。在同一个单位的我俩,是交大人文学院最具个性的两位女老师,是两个洒脱率性、特立独行、傲骨十足的女孩。为什么不能叫女孩呢?在人群中你肯定可以一眼看到我们的光芒,那种充满了活力与精力的饱满的生命状态。在这个一地鸡毛的蛮荒时代,我们依然梗着脖子、倔强地想要按照自己的心意去生活。她教声乐表演,我教文艺美学。她沉溺于音乐,我沉溺于文字。她不畏流言,我平视王侯。她一夜又一夜作曲编曲,精力充沛,乐此不疲,通常熬夜到凌晨,早上学生们都知道不要去打扰金老师,因为她的早晨往往从中午开始。而我,也是一个黑夜中裹紧黑的人呀!一夜又一夜,等待着,捕捉着,在一声声键盘敲击中,浮现出的幽灵、冥王、妖怪、自然颂歌、童年往事、可以对话的古人或者滑翔着忧伤的天使……然后提取灵魂的汁液,根据这一夜虫鸣与月光的启示,在电脑打开的空白文档上,倾倒出最佳的形态。
我们是两个经常被旁人非议的人。不过,对于外界的声音,我们一向是不放在心上的。因为这些不和谐声音的攻击力实在是太小了,对我们根本不会产生任何影响。我们都是坚持要做自己的人。有时作妖,有时刚烈。永不言败,永不后退。当然,要扛得起自己绝不庸俗、特立独行的人设,与此同时,还得有无庸置议的才华、自成一体的审美、不惜代价的闪耀、物我两忘的飞扬、誓要与众不同的决心。这种一意孤行的疯狂,正是我们危险也是我们有趣的地方。我们并肩作战,我们互相扶助,我们封彼此为战神与狠人,因为我们这样的人,必然活得磕磕碰碰,与世界对抗,都有过拍案而起的时刻,都有过山洪爆发的时刻。在我们看来,清水女,无害处,不任性,不自我,特别佛系,特别无趣,过份在意世俗评价,不敢拼将一生为所欲为,这样的人生是多么的无聊与浪费啊!

其实我们只是两个很单纯的人,固执、挑剔、自恋、沉溺、不屈不挠、高度敏感。审美的眼光,一心一意要追求精准、精细,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最重要的是,决不妥协,对于低劣趣味根本无法忍受。对于自己发心想做的事情,我们可以无怨无悔、上下求索,而别人命令、暗示或逼迫去做的事,不情不愿的事情,基本上很难迁就,无法完成。一专注起来,我们可以出离现实,对很多别人认为极端重要的事情,都模糊失焦、视而不见,在别人看来没有眼色、愚不可及。我们还是热爱人群、但更热爱孤独的人,需要有自己的时间,让自己充电,让自己澄静,无法每天24小时与人为伴,所以不得不榨取睡眠的时间,在静静的深夜,与自己静静地,嬉戏一会儿,这才是千金不换的最美好的时刻。这种孤独感是一般人难以忍受的,但对我们来说,却是甘之如饴。因为,我们知道,孤独是一个人回来做自己的必然代价。
与众不同难道不好吗?如果把一个人的各种特性想象成混音台上的旋钮,你把所有旋钮都开到最大,那么所得到的声音对任何人都毫无用处。但如果各声道有不同程度的变化,某些成分(如无畏、专注、固执、敏感、坚忍不拔、打不死的生命力等)调得比其他成分高一些,那么,就极有可能打造出一首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歌曲,一个生龙活虎、拥有激情和创造力的人。只可惜,市面上流行的,大多数是千篇一律、毫无辨别度的口水歌。街道上行走的,大多数是生活在强大的规训里、个性温吞、随波逐流的人。
最近,我们这两个奇怪的女孩,合作了一部90分钟的原创音乐剧,我负责剧本作词,金晨负责作曲编曲。金晨对音乐充满狂热和执着,我也被她感染,愿意帮她释放音乐能量。我们都是非常热爱西安交通大学的人,发自本心。交大西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办学史上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六十多年过去了,“西迁精神”已然深深嵌入西安交大的骨髓中,诠释着这所百年高校的时代担当与世纪风采。这部原创现代音乐剧《西迁,西迁》,就是以此为契机而创作。听一听吧!这只是一个宏大音乐剧的开篇序曲部分,这是两个奇怪的女孩,不为名、不为利、高高兴兴、为所欲为玩出来的音乐。http://t.cn/AijXHp0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