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十三:北山学打夯

十三、北山学打夯民工上工地,主要任务是拉土垫坝。近百米长几十米高的坝面,要靠几个公社的民工们用架子车拉土堆起来。好在那时是集体经济,政府一声命令,全县人民都动了起来。愚公移山,硬是修起了几座水库。冯家山水库、白荻沟水库、柳沟水库、三岔水库,都是那些年民工们修起来的,还有各公社因地制宜修的小水库。那时农业社里的社员有一半左右还是文盲,就是大字不识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农业社的干部大部分是扫盲班出身,能有个完小毕业,就算是“知识分子”了。到了柳沟水库工地,我是连队里文化程度最高的人。我自己觉着没有什么,但在别人眼里,我说话做事就显得有点儿另类。我刚到工地那会儿,虽然和大家一样挖土拉架子车,但是,因为这些民工中有一大部分是我小学时的同学,我感觉他们对我并不是很友好,总想找机会捉弄我,出我的洋相。有了这个想法,我总想在干活儿的时候表现一下,以改变自己在大伙儿心目中的形象。民工们拉到水库大坝上的土,要经过夯实才可以凝结成坝。几十米宽几百米长的坝面上,有两三辆履带式“东方红”拖拉机在不停地碾压。可是,坝面与山体相连接的地方,山石凹凸不平,拖拉机到不了跟前,就只能用人工夯实。儿时见到的木夯是五个人抬,一个人扶着木夯顶部的长杆掌握方向,四个人抓住夯身上的细杆,听着喊号子的人喊出的节奏,抬起来又扔下去。水库工地上的夯是简易石夯,在二百斤左右的立方石上,均匀地打六个孔,拴上绳子就成了夯。这个夯没有掌握方向的立杆,对抬夯的六个人要求很严。大家必须按照打夯号子的节奏同时发力,才能将夯端正地抬起来。然后大家同时收力,才能让夯平稳地落下。和我搭档的是几个叔叔辈的人,我想在他们跟前好好地表现,总是早早发力,狠劲地拉夯绳。那个几百斤的大夯被我折腾得浑身乱抖,总是有一个角先落在地上,砸出一个三角形的深坑。抬了没有几下,就被负责的叔叔叫停了。叔叔们点着了旱烟,嘴里喷着烟雾开始评论我的工作。有的指导我该如何用力,有的建议我去喊号子,有的建议我去提锤子。喊号子是最轻松的活儿,可我张不开口,也掌握不好节奏。最终,我选择了提锤子。锤子就是农村打墙用的圆底铁锤子。石夯打不到的地方,就要用锤子打。这活儿看似简单,其实很难掌握。“打一锤子哼三声,人头点三下”。也就是说,这三下要打在同一个地方,而且后一下要比前一下用的力大。叔叔们对我的要求是:乱砸也行,但有两点,不能砸了自己的脚;打过的地方必须砸实,不能有虚土。开始听他们这么说,我以为他们是为了应付检查,就说:“没事,检查的人我认识。”没想到几位叔叔都没有接我的话,各自哼哼唏唏地打着锤子。过了一会儿,有位叔叔开始讲故事:“五四年发大水,水把房子围了。我堵住了门坎,房子里都是干的,我就没有打算向外边跑。可惜厨房里有个老鼠窝,被水泡开了,那水就像射箭一样,怎么也塞不住。你越塞,洞反而越来越大。一锅烟的功夫,水从墙角的老鼠窝里串开了,几个房里都进了水。我只好抱着娃娃,背着我娘逃到了庙上。”叔叔说的那次大水我也有记忆,还曾经帮着娘往门槛外舀水。后来水越来越深,我和娘只好带着弟妹逃到了娘娘庙里。我们村就在雍河边上,村口有座娘娘庙,庙门正对着雍河。这座庙靠着崖修建,庙里的院子虽然和村子一样平,几个大殿却建在高台上,一层比一层高,最高一层比村子高出了十来丈。那一天被淹的人家都逃到了庙里,几座大殿都挤满了人。“人是跑出来了,可粮食却被水泡了。那一年,差一点把我饿死。”叔叔不紧不慢地说着。“跑水都是从碎窟窿里跑哩,先从边角缝隙、蚂蚁窝老鼠窝里渗水,渗开了就堵不住了。”叔叔们一边认真地打着锤子,一边接着这个话题议论。我突然感觉这些话是说给我听的,只是他们顾及我的面子,没有把话说明。于是,我也一声不吭,返回去重新锤打我刚才锤打过的地方。这时那位负责的叔叔跟了过来,小声指点我:不要急,拿稳,提锤子时吸气,打下去时出气。每打一下,调整一次姿势。没有了想表现自己的欲望,按照叔叔指点的办法,我不自觉地跟上了他们哼哼唏唏的节奏,和大家同起同落。说来也怪,那十几斤重的锤子也变得听话了。到后来,竟然也能打出像样的锤窝,俨然成了行家。
作者简介
鲁旭,陕西凤翔县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戏剧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陕西省民俗学会理事,凤翔县作协主席。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风流街》《下乡纪事》等小说作品,《二娃审案》等戏剧作品,《凤翔民俗》(上下卷)等。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本刊特稿】鲁旭:由木版年画解读“家宅六神”(一)●【本刊特稿】鲁旭:由木版年画解读“家宅六神”(二)●【本刊特稿】鲁旭:由木版年画解读“家宅六神”(三)
●【本刊特稿】鲁旭:由木版年画解读“家宅六神”(四)
●【本刊特稿】鲁旭:由木版年画解读“家宅六神”(五)
●【本刊特稿】鲁旭:由木版年画解读“家宅六神”(六)
●鲁旭|梦中的故乡
●鲁旭|清明节与孝文化
●鲁旭|端午思友
●鲁旭|情系老家
●鲁旭|凤凰台上忆吹箫·中秋游杨贵妃墓怀古
●鲁旭|送五穷
●杨升琪 | 细品东湖特有的天籁之音 ——读鲁旭散文《听铎》
●杨升琪 | 细品东湖特有的天籁之音 ——读鲁旭散文《听铎》(续)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一:解读北山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二:走近北山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三:初涉北山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四:坐车过北山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五:住店北山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六:北山之北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七:北山拉坡人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八:北山的水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九:穿越北山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十:北山割柴之一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十一:北山割柴之二
●鲁旭|我与北山系列之十二:北山修水库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email protected]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