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延海 | 初入军营(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初入军营(散文)
李延 海
2020.09.09
在和一些战友聊部队生活时,大家都感慨,军旅岁月里,最难忘的是“兵之初”。是的。我初入军营的记忆也是深刻的。1974年冬天,刚吃过冬至的饺子。我离开生活了18年的广平县北盐池村,告别了土房、土路、学校和故乡。怀揣着憧憬和梦想,和本县300多名懵懵懂懂的青年,穿着勉强合身的草绿色军装,背着刚学会打的背包,在接兵首长的带领下,从邯郸登上了北去的火车。后来得知,这趟列车是由郑州开往太原的客车。我们是夜间乘车。火车先是向北,到石家庄后,一路向西。向西行驶时,像拉着重载上坡的老牛一样,火车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在太行山里蜿蜒奔跑。不知过了多少座桥梁,钻了多少个山洞,在一路咣当咣当和多次呜呜的鸣笛声里,次日早晨我们在榆次北站下了车。我们沿道北街等街道,步行约3公里后,正式踏进了位于榆次市安宁街的解放军某部军营。初入军营,满目所及,是全新的世界。
干净整洁的营区,最先映入眼帘。营区坐北向南。正对营门约300米处是部队礼堂,一条宽约10米的柏油路从营门直通礼堂前的广场。路的东西两侧是通信营、工兵营的操场和车场。柏油路又从礼堂东西两侧向北延伸,在礼堂后面中心操场北侧的后勤分队宿舍区前汇合,形成环形路。路面笔直平坦干净,刷了石灰的路沿石高低一致,薄厚均匀,使得道路黑白分明。路两旁高大的杨树,像经过严格队列训练的战士,排列整齐,挺拔向上;树根向上一米处,也是用石灰刷白的,俨然像寒区战士脚上的毡靴;树坑及边沿的宽、高、深像是吊过线的,整齐统一。礼堂东西两侧的柏油路外,各有2栋两层建筑的楼房,这是通信营和工兵营的宿舍。我连的宿舍在礼堂东侧的后面一栋。楼前杨树的树坑、刷灰和柏油路两旁的杨树是同一版本;单、双杠等器械场,也都是白灰刷线,角边分明;楼门口两边的晒衣场和晾鞋台,衣物干净,放置有序;存放在楼头用于取暖的煤坯,也都一个款型,码放整齐。放眼整个营区,处处都干净整洁,井然有序,令人愉悦。那么自己将要生活的集体是什么样子呢?这是一个成员来自五湖四海的集体。我被分到了师通信营无线电连新兵排。我们排30名新战士分别来自河北、河南和湖北省。后来知道,我们连长张志新是河南省西华县人,指导员黄海军是河北省永清县人。我们连的干部、战士,来自河北、河南、湖北、四川、山西、江苏、北京等省、市的数十个县和市。这么多不同地域,素不相识的人“走”到一起生活、训练、工作,这不正是毛主席说的“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那样的情形吗?欣喜的是,自己也成了五湖四海里的一员,以致对五湖四海有了切身的感性认知。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军人。然而,军人有军人独有的名片。多年后,当自己也成为团的领导,和一些老首长议论和平时期的军队看什么时,老首长说,“出门看走路,进门看内务”。这是军人的名片,是标准,更是作风和养成。是的。整齐划一、规范标准的队列动作和内务要求,确实体现着军人的标准、作风和养成,确实是军人独有的名片。一周后,师教导队的学员为我们做队列示范。
他们精神饱满,立正、稍息、左右看齐、四面转法、横排和纵队行进等都做得干净利落,整齐规范。最精彩的是正步的连续行进和分解动作。在进行正步的分解动作时,随着指挥员“正步走1”的口令发出,他们双脚瞬间并拢,左脚迅速向前踢出75公分,脚尖紧绷下压,脚掌与地面平行并保持25公分的距离。与左脚踢出的同时,双臂迅速摆动变位。左手半握,手心向内,向后摆到不能摆动为止;右手半握,手心向内稍向下,手腕与衣服纽扣对齐,距离身体10公分,置于第4和第5纽扣之间,与腰带重合。在听到“2”的口令后,左脚用力着地,右脚迅速跟腿并踢出,同时双臂摆动变位。一令一动,踢腿、摆臂等规范到位。他们的示范,让我们看个眼直。队列动作很美,但要练好却不容易。在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中,我们就是照着这些标准训练的。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是把一个社会青年变成一个合格军人的必经一环,也是军人名片的打造过程。和队列动作一样,叠被子等内务要求,同样是军人的名片,体现着军人的标准、作风和养成。
在我们连,两瓦(短波电台)班的内务是一流的。他们被子叠的像豆腐块一样,四方平整,棱角分明;每条边都像刀切一样,横看一条线,竖看一条线;床单洁白,床面平整。桌子上的刷牙杯子同一款式、同一颜色、同一间距;杯耳、牙刷都朝着一个方向。刷牙杯子的前面是香皂盒,款式、颜色、放置也都统一整齐。毛巾叠成香皂盒大小的豆腐块,放在香皂盒上。整个桌面上的洗漱用具,犹如一幅作品。小马扎在床下紧贴床头放着,脸盆紧挨着小马扎,一双换穿的胶鞋,鞋尖向内,对扣放在床下白色涂料画出的方框内。窗明几净,物见本色。处处体现着标准、作风和养成。干净整洁的室内外环境,标准整齐的队列动作和内务秩序,每天都冲击着我们的眼球,对我们产生着有形的影响。而官兵平等,亲如兄弟,团结友爱的良好内部关系,则时时温暖着我们的身心。干部住班排宿舍,和战士同桌就餐,一道训练,一同上课,一起娱乐,没有丝毫脱离和超越战士的特权。干部关心战士,老兵关爱新兵,在连队蔚然成风。干部和老兵帮助新兵叠被子,替新兵站岗,为新兵理发,抢着干勤务。哪个战士生病了,带着去看病,让炊事班做病号饭。战士家中有了困难,做好工作,尽力帮助。官兵同一澡塘洗澡,互相搓背,在那时是很平常的事。洗澡时常能见到师、团首长,其中师副参谋长杜书田同志给人的印象最深,因为他的胸部、背上、腰间、腿上有多处伤疤。他是抗战时期参军的老同志,身上的伤疤,是同日本鬼子拼刺刀和在后来的解放战争中负伤留下的。澡塘,这本不是教育的场所,但却在每周洗澡时,潜移默化地教育和影响着官兵。由杜书田老首长身上的伤疤,能想到革命军人的血性、气节和勇猛,能知道这支部队的英勇无敌和不可战胜。我入伍的这支部队,是在抗日烽火中的冀中平原诞生的。平原游击队、敌后武工队是它的前身;游击战、地道战、地雷战是它当初的战术手段。后来,它逐渐成长。五一反扫荡、百团大战有它的身影;石家庄、张家口、平津、太原等战役有它的雄姿;进军绥远,解放兰州,转战宁夏有它的足迹。在抗美援朝第5次战役及以后的防御作战中,它勇挫美军,扬我军威。
战争年代,这支部队先后涌现出了“血战磨河滩英雄连”、“铁脚板连”、“守如泰山营”、“飞行架设排”等英雄群体。其中“飞行架设排”就出自我营的有线电连。抗美援朝盘肠大战阿谷里的“钢铁战士蔡金同”、一人活捉63个英国鬼子的“孤胆英雄刘光子”等都出自这支部队。许多将帅都了解熟悉这支部队,称赞它为“华北劲旅”。上世纪90年代,中央军委迟浩田副主席视察这支部队时,赞扬并为部队题词“铁流雄师”。1966年邢台发生强烈地震,这支部队迅速进入灾区,抢救群众生命财产,帮助群众恢复生产、重建家园。周恩来总理视察灾区时,热情赞赏这支部队为“万人宣传队”。在和平时期,这支部队圆满完成了党中央、中央军委赋予的战备、执勤、训练、演习、抢险救灾等重大任务。受到了党和政府以及地方人民群众的褒奖和拥戴。在这支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部队服役,我感到无上光荣和骄傲。初入军营的时间虽短,但对部队凡事重标准、作风和养成的要求,良好的内部关系,革命的英勇主义精神等都记忆深刻。正是那时,我把革命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深植脑海;把学习前辈,传承基因,献身国防的意志注入心间。军营,每时每刻都教育、影响和激励着我,让我努力,让我成长。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李延海,河北省广平县北盐池村人,1957年1月出生,1974年12月入伍,中央党校大学本科学历。入伍后曾任连队文书,营部书记,师政治部干事、科长,团政治委员等职。
李延海 | 父亲一生爱学习(散文)
李延海 | 难忘老家“捶房顶”(散文
李延海 | 儿女何时能成家(散文)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高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