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白酒 [原创散文]

内弟给我送来一坛今秋新酿的十月白酒,我喜不自胜。晚饭时,小心翼翼地打开封坛的泥土,将包裹在坛口的笋壳叶一张张地揭开。顿时,一阵浓香扑鼻而来。我用竹筒酒勺轻轻沉入坛中,随手徐徐提起,“咕咚”倒入碗中。这酒,色泽淡黄、清澈,碗里还漂浮着几朵细小的红花。喝一口,醇香浓郁,甘味绵长。于是,就着一碟五香花生米,独自细咂慢饮。酒酣耳热之际,父亲在蒸气氤氲的灶间酿制十月白酒的情景,仿佛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小时候,每年秋忙结束,新米进囤,父亲便会酿制一缸新米酒。这酒,是因为进入农历十月才酿制的,所以,我们称之为“十月白酒。”虽然其它月份也能酿酒,但不知什么原因,酿出的酒都没有十月里酿出来的酒香醇和清澈。这种祖传酿制土方代代相传,延续至今。因此,每年酿制“十月白酒”,便成了江阴民间的传统习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