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志文|回家

1
自从全家人都搬到县城之后,每年至少有三个日子松岩先生是一定要回一趟家的。一个是大年三十的上午或下午,一个是清明节前的某个周末,一个是农历十月一前的某一天。
说是回家,其实哪里还有家呀,家早在十年前就被拆掉了,现在已经变成一片小树林子,小树林的杨树长得窜天的高,树林外矗立着高大的烟囱和轰鸣的厂房,还有一条被树荫遮蔽得有点阴郁的公路。
松岩先生这次回家,刚好再有一周就是农历十月一。
十月一,送寒衣,这是民间老百姓流传已久的习俗,松岩当然不能例外,他必须回家,因为他的祖父祖母,他的大伯父大伯母,还有同村的许多老人,也有和他同龄的甚至还有比他小的几个人都长眠在这里,守着这里的家。
松岩的家依塬傍水,东边是一道几百米高的土塬,西边是一条由西北向东南长年流淌的小河。土塬的塬边有大大小小的深沟断壑,沿着这些个沟沟壑壑,往往有曲折盘旋的沟道,沟道两边稍微平缓一点的地方,依塬傍崖横七竖八排列着不少的窑洞,还有密密麻麻背靠着背墙骑着墙的土坯瓦房。松岩的家正好坐落在殿坡上去的塬边,塬边矗立着两棵高大壮硕的土槐树,一棵在坡边,一棵在崖边。从塬边向下看去,是一条平坦开阔的川道,川道里常年长着绿油油的庄稼。沿川道往西,又是一道土塬,塬下有一条小河,小河其实不小,河床有三四里宽,是渭河的一条支流,一直流了几千年。据说河岸边一千八百多年前还建过漕运码头,不过现在也近乎干涸了,因为上游拦着一座水库,下游也拦着一座水库,两头都有水库拦着,自然是大河没水小河干了。
松岩从一出生就在这塬边生活。一家人住在塬上,吃水在塬下,上学念书在塬下,种地劳作是塬上塬下都得跑。从塬下到塬上,有好几架陡坡要爬,天晴的时候无所谓,下雨天可就遭了罪,一步一滑,脚手并用,生怕一个闪失从崖边上滑下去。稍微大一点的时候,松岩就开始从塬下往塬上的家里挑水,一担水从塬下到塬上,至少有二里多路,而且多一半是陡坡,爬一架坡歇一次,一担水挑到家至少要歇四五次,稚嫩的肩膀被压得生疼。
挑水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种地、作务庄稼,塬上塬下跑可就费了大事。尤其是庄稼收获的季节,玉米棒子要一背篓一背篓往塬上背,后来是一蛇皮袋子一蛇皮袋子往坡顶扛,麦捆子是一架子车一架子车往塬上拉,没有牲口能难死你。好的是后来有了拖拉机,干脆绕远路从南头的大坡上塬,才解决了这些粮食上塬的大问题。
松岩出生的时候,国家刚经历了困难时期,困难到什么程度?据说是当时有许多人实在饿得不行挖野菜吃观音土,脸上腿上都浮肿了,可仍旧是饿。大人饿孩子自然更饿,松岩刚出生母亲便没有奶水,没办法老祖母只好用拌汤关中人也叫面糊糊喂松岩,于是村里人都说松岩是拌汤灌大的。
拌汤喂大的孩子懂事早。大概从十三四岁开始松岩就一边上学一边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为家里挣工分,不挣没办法呀,生产队就是凭工分分粮分钱的,一家六口人靠父母两个劳力劳动,年终有时候还要给队里倒贴钱,穿衣吃饭成大问题。男孩子起初劳动一天记三分工,逐年增加,包工另算,像拉土方、拉粪肥等都是用架子车量方计算的。好不容易等挣到每天八分工的时候,也就是松岩高中毕业不久,生产队突然就解散了,土地分到了各家各户,牲口农具也都折价算给了庄户人。
松岩的家就是在这个时候才有了起色的。起初是新批了一院庄基,在离塬边不远的一块平地里,先一年夯土打墙圈了院墙,缓一口气第二年又先盖了三间半倒座土坯厦子房,再缓一年又添盖了三间砖包墙裙的新瓦房。至此,一家人这才有了一个像样的家。为了这个家,十七八岁的松岩拉水和泥递土坯,拿起啥活是啥活,从不叫一声苦一声累。就连七十多岁的老祖母都每日里脚手不闲,踮着小脚忙里忙外,和母亲、大伯母、婶婶一起给无偿帮工的乡亲们做饭烧水。
包产到户确实给农村人带来了好日子。松岩的家也不例外,不仅建了新房,搬了新家,有了余粮,还雇来村里的木匠打了家具,置买了缝纫机、电视机,最使人高兴的是家家通上了自来水。紧跟着松岩参加了工作,娶了媳妇成了家,有了孩子责任大,全家人一下子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和幸福中。
在塬边的新家住了快十年的时侯,塬上的人家开始往塬下批庄基建新房,因为毕竟塬下边的川道上,地平水浅,种庄稼方便,吃水方便,生活方便,小孩子上学念书也方便。加之这时候松岩一家人的辛勤努力,家里在经济上也有了一点小积蓄,于是又一次动手建新家。很快,新庄基批了下来,拉土垫院基、拉沙石买木料、到砖厂买砖、到楼板厂买楼板、请木工做门窗、择日子破土动工,砌墙架楼板,内外粉墙面屋面,打混凝土院子,垒砖围墙,不出三个月,一座四间半平房架顶的主房外挂三间现浇顶的小平房拔地而起,漂亮的农家小院溢满全家人幸福的笑。
这个家松岩一家一住就是二十年。这二十年,农村人的光景越过越好,过去住在沟道的人家还有塬边的人家,几乎全搬到了塬下的平地里。也是,口袋里有了钱,谁不向往过上更好更舒适的生活?就在松岩家新居四周围,新批的几十户庄基,家家盖的一砖到底的楼板平房,有十几户人家还直接盖起了二层小洋楼。眼看着邻居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松岩一家也不甘落后,把原来的一层平房又加盖成二层小洋楼,屋顶撒上青一色的灰色小瓦,又古朴又气派。
这期间松岩的家有喜有悲。喜的是松岩的两个孩子慢慢长大,年轻的松岩经过努力,考了学,转成公家人,又从乡下来到了县城。悲的是八十多岁的老祖母驾鹤西游,松岩从此永失老祖母的疼和爱。县城的工作不好干,松岩有时候烦闷不乐,每到周末,总要骑着自行车回家,他是牵心家里的庄稼,牵心父母、妻子和孩子。
好在松岩进城不久,妻子、孩子也相继来到县城,妻子有了份工作,孩子在县城上学。又过几年,松岩和妻子在县城买了房子,添置了家具,一家人终于有了一个安稳的窝。
松岩做梦也不会想到,家乡通了铁路,又要建工厂。以前他们家塬上塬下种的地全被征用,就连他家塬下新建的二层小洋楼,也要被拆迁了。父母想不通,乡亲们想不通,可是没办法,拆迁是大势所趋,况且政府尽最大努力为百姓着想,在县城新建了住宅楼,蛮漂亮的。尽管邻居们有一百个不愿意,最终还是被全部搬迁到了县城。
人搬到了县城,心可是一刻也不曾离开家。如今松岩早已年过半百,父母年过八秩,孩子们也大学毕业天南地北。松岩常常在梦里,回到塬上的家,回到塬下的家,回到现在的家,有时候甚至回到将来的家。

孙志文,供职于凤翔县教师进修学校,高级教师,爱好文字,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用文字抒写内心。偶有文章散见于《宝鸡教育》《凤翔报》《教师报》《时光捡漏》、宝鸡文学网等。
作者简介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孙志文|浅谈尊师与重教●孙志文|浅谈孝道●孙志文|浅谈智慧●孙志文|浅谈君子之道●孙志文|浅谈信任和风度●孙志文|浅谈信息交流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