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湘夜读 ▏《花心(13)》

点击上方”楚湘汇“关注我们

在花蕊眼里,曹细海就永远是个曹细海,‘小跳蚤’就永远是个‘小跳蚤’,他一辈子都‘粗’不起来,也‘大’不起来。当然,这里的‘粗’和‘大’,不是指的那个方面,莫想歪了。花蕊对此事根本不感兴趣。自从那个钻心剜骨的黎明前的黑暗过去后,她觉得,这种事就是世界上最黑暗、最肮脏、最痛苦的事情,等于是在杀她一般!她眼里的曹细海的‘细’和‘小’,仅仅是对她干哥哥的1米82而言,没达到这个数的都是细小。
她从小就幻想有一个身高特别高、又特别魁梧强壮的大哥哥保护自己,她挽着他的手往街上一走,全街的人都惊艳地回头称赞道:“哇塞,好漂亮啊!”……但是,幻想归幻想,现实归现实。如果以实习那一年为分界线的话,此前,她确实是生活在‘真空’里,生活在她爸妈和干爹干妈精心设计好了的一个无形的玻璃罩子里,她的眼里只有也只能有她的那个1米82。所以,她拒绝了孃孃和类似孃孃的所有男孩子的追求,莫说你没有1米82,就是有了,也晚了……此后,虽然干哥哥走了,但1米82的高度并没走,她用“卡尺”一量,所有介绍的对象都被卡住了,唯独就这么个‘小跳蚤’,就像小数点后面多少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一样,忽略的东西倒往往被他忽悠了,‘小跳蚤’竟神不知鬼不觉地跳到了她的身上。这完全是个例外,起码也是个大意失荆州。‘小跳蚤’完全不按规矩出牌,既没象孃孃他们这帮男同学一样递条子、写求爱信、送电影票,也没有象白毛他们那样明火执仗,更没有象上海两男那样走相亲的正规途径,而是采用先拉她入伙做事、再好吃好喝招待加接接送送和夜晚为她值守等潜移默化的方式,暗渡陈仓,就把自己这块牛皮癣结结实实地巴在了她身上。所以,不要小看这个‘小跳蚤’,尽管矮小、其貌不扬,但‘小’代表着短小精悍,‘细’代表着精细。
花赶生和花蕊的干爸干妈他们上海人的计算,都是粗算,算的是大方向、大盘子、大概率,但小跳蚤用的是精算,就像花蕊用米达尺丈量女明星的眼嘴鼻的长度一样,他是用心、用自己的脚步和自行车摩托车的转速在丈量着通往花芯心灵通道的里程。他虽然在花芯宿舍的床边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但在花蕊心里他永远是块不毛之地。“给我闪开点,你再敢靠近一步,我就告你那天强奸!”开始几次,还真的把他吓住镇住了,但说多了他也就痞了,或者是咨询了什么人似的,竟厚颜无耻地说道:“去告啊,你当时怎么不告?现在告也已经晚了,已经过了追诉期。”“什么追诉期不追诉期,我就不信你杀了人,过了时间就不追诉了?”“我不是杀人啦!”“你就相当于杀人,杀死了一个美少女的青春!”“美少女的青春总得有人去杀,我不杀还不是有别人去杀!”“宁肯被别人杀也不愿被你杀!”“那你去啊,现在不是有个陈首席在天天追你吗?你送上去被他杀啊!”“你混蛋!”花蕊说完,“啪”的一下打了曹细海一巴掌,接着把杯子里的水照他脸上一泼,然后就冲出了宿舍。
曹细海把脸上的水一抹,紧接着就跟了出去。“这么晚了,你上哪去啊?”说完,他一把抱住了花蕊。刚才提到的陈首席也确实是个首席。他孤儿般的苦难童年,在忆苦思甜的座次上确实算得上是个首席。正是有了这个首席,他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参军、入党、提干以及转业后从刑警干到所长、从所长干到局长,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字-权。一切为权,有权就有一切。他人生的‘首席’是权,权的‘首席’是漂亮的女人。自从盯上了花蕊之后,他带上他的司机天天来花溪吃饭。碰上这个司机原来也是铜矿的,和花蕊爸妈同过事。“嗬,搞得半天,你原来早就是一朵矿花,现在,在县里市里你都出了名,我决定从今天起就正式开始追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有男朋友怕什么,在你没结婚之前,我都有追求你的权利!”“我不愿跟一个结了婚的男人来往!”“我可以离婚,离了就是个钻石王老五!”……
广告位虚位以欢迎预约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作者,并严格按照《出版法》的相关规定办理)
视频为:作者第一部纪实小说读者见面会
柔谨主播
【楚湘夜读】邀约作者简介:无风涟漪,退休干部,第一部小说《罗曼蒂克》已于上月与大家见面了,本文首发于无风涟漪微信朋友圈,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编:书 童编辑:婉 秋
大家都在看
往楚湘汇商学院第五期导师——左晓峰
期第四站活动汇报丨建筑装饰工程行业精英交流会圆满举行!
推儿时记忆丨乡下采野果
荐楚湘夜读 ▏《花心(12)》
【楚湘夜读】听友交流群正式开放啦~
扫描上方二维码,加书童好友,并说明来意;或者在微信公众号评论区留言,留下你的微信号,或者手机号码,耐心等待片刻,书童会加你并拉你加入群聊,进群记得遵守群规~小伙伴们快到群里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