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海兰 | 我从教,我趣事(四)

我从教,我趣事(四)
曹海兰
根据时间推算,中师录取通知书应该发下来了,可我依然没有收到。老公比我还着急,他骑上自行车,心急火燎地赶了四十多里路,去了县教育局。局里刘源秘书热情地说:“通知书早就发下去了,你媳妇可是考了全县最好的成绩啊。”真没想到,我的录取通知书竟然是被公社教育组扣压了。原来,因接任我的老师还没到位,领导想让我再坚持一段时间。他的本意是好的,但起码应该告知我一声呀,只要说明情况,我又怎么能舍得扔下孩子们一走了之呢?当我要离开马湾小学时,学生们恋恋不舍地送出村外。村支书真诚地对我说:“曹老师,毕业后你一定要回来啊,我保证,以后你的粮食,蔬菜,生活用品村里全包了。”多么热情质朴的语言啊!让我感动不已。
考上了中师,身心如释重负。没有了奔波,没有了压力,没有了后顾之忧,让我对事业的执着更加坚定。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学好基本知识,掌握授课技能,使自己的业务能力再上新台阶,为将来重返教师岗位打下坚实的基础。
那时的大中专全是公费,学费、住宿费、生活费都由国家统一负担。总体来说,学校的伙食还是挺不错的,隔三差五的还能吃上一顿肉菜。学校为了给我们改善伙食,将玉米面换成了南方三季大米,虽然不怎么好吃,但比起又粗又扎嗓子的玉米面饼子,要好吃多了。我们住宿的是大宿舍,四人连铺的那种上下铺,一人动弹,四铺摇晃,还吱吱作响,上铺的同学晚上下来难免会提心吊胆的。最难忘的还是我们二十多个同学同住一室,拥挤的宿舍,荡漾着年轻人的欢声笑语,叽叽喳喳,好不热闹!偶尔,我也会跟着闺蜜会平偷偷地跑到她亲戚家住一晚,享受一下闹中取静,无忧无虑的轻松生活。
当然了,学校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不出早操要扣分,不上晚自习要扣分,迟到、早退、旷课要扣分。班主任对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每月下来,按照规章制度办事,根据学生们的扣分情况,折算扣费,然后取之于学生,用之于学生,时不时地给同学们购买电影票和床上用品。由于我们的考试每次都由县教育局组织出题、监考,阅卷,同学们哪敢怠慢,个个劲头十足。班级竞争学习,气氛浓厚。用班主任刘树泽老师的话说,我们是平山师范最优秀的一届学生。试想,没有教育局的严苛措施,没有老师们的严格要求,没有同学们孜孜不倦地努力,哪有毕业后重返岗位上的个个优秀?我非常感激当时教育局的良苦用心!
二十多岁的我们,正直青春年华。年轻人聚在一起,难免会有一些玩劣行为。当下课的铃声响起,那些男生们一个个迫不及待,迅速地跑出教室,三五成群,手卷香烟,腾云吐雾,神仙一般!午饭时,学生长蛇队聚在食堂门口,集体敲响碗盆交响曲,只为催促大师傅开饭快点。那阵势虽说有失高雅,不太文明,却也略显年轻气盛!每次期中期末考试下来,总有考试不及格的同学,大家都会悄悄地在下面祈求老师将补考题目出得简单些,只为不让一名同学落伍。浓浓的同学情谊彰显其中,好不感动!
每到周六下午放假,我们几十里地之内的同学还是喜欢搭伴骑自行车回家的。三三两两,一路畅谈,一路蹬车向前,相互关心,增进了同学友情。每次返校,大家都会各显神通,自带一瓶小咸菜,什么小黄豆腌萝卜,花生米腌白菜,腌辣椒,偶尔还有些自制肉炸酱等等,好吃极了。开饭了,同学们各自拿出自制小咸菜,围在一起一同分享。周三一过,所剩无几。然后就去县城集市上购买黄瓜、萝卜什么的,切巴切巴酱油醋一拌,又是一瓶可口美味的小吃菜。我怀念那时同学们的自制小咸菜!怀念我们丰富多彩的师范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二年级第二学期,也就是临毕业前几个月,正当我夜以继日地备战迎接毕业考试的关键时刻,我的父亲不幸被查出肝癌晚期,住进了县医院。我是长女,弟弟们还小,照顾父亲的重担自然落在我的肩上。班主任老师非常理解我,格外开恩,准假一个月。我感激刘老师及学校的通情达理!后来父亲需要手术,当时电力非常紧张,县医院又没有专线,经常遭遇停电断电困扰。好几次手术中突然停电,病人不得不凉在手术台上。输血花钱不说,关键是危及生命呀。在医生的提醒要求下,我想到了十几年前在西岗南学校同窗的白万中同学。听说他在县城电力局工作。关键时刻,是白万中同学解我燃眉之急,助我度过难关,使我父亲的手术用电得以保障。我感谢少年同学的热情相助!
百善孝为先,做儿女的孝敬父母天经地义。我跟班主任老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实在不行就休学吧。关键时刻,我得到了班主任老师的关怀鼓励,让我不要为学业分心,先伺候父亲,其他的以后再说。两个月以后,我崇拜的父亲还是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当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学校时,思想感情一度沉浸在极度的悲伤之中,还患上了腰疼病。身体不能着凉,双手怕沾凉水。艰难之时,班主任老师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格外开恩我可以不上早操,不上晚自习。好友同学伸出援手,难忘国双妹妹,时常帮我洗衣打饭,任劳任怨;难忘会文大姐,时常帮我身体按摩,体贴入微;难忘闺蜜会平时常关心开导于我,谆谆教诲。这一份份浓浓的师生、同学情谊温暖着我,激励着我战胜病痛,走出人生低谷。我感恩这份师生情,同学谊,将永生难忘!同时,我也知道,面对两个多月后的毕业考试,我必须坚强地振作起来,把落下的功课赶紧补回来。清晨,我早早地来到教室早读;晚自习结束了,我继续留在教室补习;回到宿舍,我仍然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背诵。功夫不负有心人,正是凭着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拼着坚强战胜病痛的毅力,一天当成两天用,我愣是把落下的功课全补了回来,并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各门学科的毕业考试。可惜,疼爱我的父亲再也看不到他引以为傲的女儿拿在手里的师范毕业证书了。
怀揣毕业证书,怀揣梦想的我,按照哪儿来回哪儿的规定,我被分配到中石殿中学任教。经过两年的学习,我感觉自己的教学能力提高了不少,底子厚实了很多,在教学一线上冲锋陷阵,大显身手,有了用武之地,很是得心应手。有一天,校长带着教务主任和我去参加一个学校的教学观摩交流活动,中午一起就餐,自然离不开小酌几杯了。席间,校长看到教务主任不胜酒力,就悄悄地跟我说:“曹老师,韩老师好像不能再喝了,你是不是能替他一下?不然我们下午可就不能及时返校了啊。”老天!我一个女的,什么时候沾过酒呀?看到校长鼓励的目光,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硬是痛痛快快地替韩老师挡酒喝了小十二杯。莫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女人自带三分酒吗?回校的路上,我骑着自行车并没有感到气短脸红,只是觉着身体有点腾云驾雾,飘飘然了。校长看着我骑车的样子,笑哈哈地说道:“哎呀,小曹老师呀,你这是醉酒了。”
有时想想,从教十多年来,自我感觉自己还是一块当语文老师的好料,这话尽管有点大言不惭。走上教师岗位第一年,我所教初一语文参加片区教育组组织的全县统考,就旗开得胜。如果当时有我给学生压对作文题目的因素,那么后来又换了两个学校,班级语文参加各级各类统考,照样名列 前茅,也包括那个马湾小学。在中石甸中学,我的生活轻松,安心稳定,工作一帆风顺。后来片区教育组为了适应严峻的中考形势,打造精英尖子生,推进名校效应,组建了两个初三补习班,老公也被从岗南中学抽调出来。为了一家人能团聚,我主动要求降格调到了他们补习班附近的联办任教,这样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也来到了我们身边,我深深感受到了生活是如此的阳光灿烂。当然了,我也给女儿立了一个规矩:在家我是你娘,在学校我就是你的老师,决不能搞特殊!
作家简介:
曹海兰,岗南中学退休教师,微信平台《九滴海水》签约作家如今跟大家一样,为老人,为孩子,为家务奔波,发挥余热。闲暇之余,在QQ空间写写杂文和感想。
往期精彩回顾:
1曹海兰 | 那年代那份情
2曹海兰 | 父亲,我的指路明灯
3曹海兰 | 同桌的友情
4曹海兰 | 我的闺蜜
5曹海兰 | 我的曹爽老师
6曹海兰 | 难忘的马湾支教
7曹海兰 | 听爸妈说奶奶
8曹海兰 | 非典时刻
9曹海兰 | 同学助我度难关
10曹海兰 | 毕业回乡那一年
11曹海兰 | 感恩同行
12曹海兰 |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13曹海兰 | 我从教,我趣事(一)
14曹海兰 | 我从教,我趣事(二)
15曹海兰 | 我从教,我趣事(三)
16曹海兰 | 同舟共“冀”,再创奇迹
17曹海兰 | 网黑如是说(上)
18曹海兰 | 网黑如是说(中)
19曹海兰 | 网黑如是说(下)
关于〞九滴海水〝的几点说明
“九滴海水”的宗旨:“汇集大师风采,推介独家之长。”
一:欢迎投稿,散文,小说,诗歌(含古典诗)及杂文等,短篇以三千字为宜。
二:坚持原创:本平台只接收原创首发作品,作者不得一稿多投,不得投递已在其它平台刊发过的作品,欢迎自带插图及配乐。凡经本平台刊发的作品,均由作者授权独家首发;如需转载或刊用,请联系本平台。任何单位和个人,禁止侵权行为。一个月内未收到用稿信息,可投其它媒体。
三:稿费运作:每篇文章的赞赏,按平台规定:百分之六十返还作者,百分之四十用于平台维护,三天内以稿费红包发给作者。总额低于十元,不予发放,用于平台维护。每篇阅读量必须超过100,三天内阅读量超过一千的,加稿费10元。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微信:1381436286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