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新求学记(十一)星期一是什么颜色

星期一对成年人来讲是灰色,对小新来讲呢?可能没有颜色,只是少了些快乐,多了些作业。放学后有英语,中国的放学早已不等于回家放松,小新作为中国少年,还有何话可说?求学、求学,哪管那作业少与多。
星期二早晨,他起床的时候,钟老师还在耳提面命:千万记住,响彻云霄的“彻”是“双人旁”。他昨天晚上写成了“单人旁”。汉字让不好好学语文的人纠结,单人、双人;两点水、三点水;衣补旁、示补旁。学吧,不管用什么方式,拼下去,少年不学,何时学?看图书馆里,考研资料,桌桌成摞。用汉字叫小孩起床,会不会留下“麻辣教师”或者“清水姑父”的恶名,不会的。我为啥对“响彻云霄”这个词印象这么深?首先我是小新的老师,要熟悉教材,四年级上册第一个单元的词语积累都是描摹声音的成语。以前有句相声台词:
小肥皂(小姨子)给了我一个响彻云霄的大嘴巴子。
从小我就从这些非典型的句子里汲取了无穷无尽的营养。这个句子也得教给新一代的学生,让他学会“响彻云霄”。您还别说,小新是特别熟悉“夸张修辞”的四年级小学生,而这样的小学生并不多。
神话是小学语文教育的一个单元。神话里的美文实在不多,那也只能收获生字和词汇了。小新嫌外国人名太长,普罗米修斯,他恨不得写成“普罗”(这么写就成了一百年前“无产阶级”的简称),一个“普罗米修斯盗火”,还要做八遍吗?可能要。语文有一道题叫“句型转换”,如果会转换,但有两个错别字,不还是得不到分数吗?
指望在语文书里处处发现美是奢望,但对语文书一定要尊重,这才是正确态度。我希望小新会读书,他也快会了。对数学书就不要尊重吗?当然也得尊重,我留恋小时候的课本,图很美,老师和教材编写者不整天喊着“创新”。我怀疑小新现在学的这些课本的保留价值:数学讲完乘法分配律就学习“位置(坐标)”,然后又突然间冒出个“正负数”,各位数学大师,您把“尺、寸、米、丈”给删了,那人家小新在书里遇见了“七尺五寸的刘备”,他会寻思半天的,刘备到底有多高呢?
尊师重教,敬惜字纸。耐心耕耘,肯定没错。
周末是奋斗的,周一是无色的,周二是晴朗的。成年人的日子要熬,少年儿童的书要一天一天地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