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情结】王菊玲 ‖ 故乡的水磨 (散文)

↑ 点击上方“禹平文学”关注我故乡的水磨
花开有声(王菊玲)
陕西 洛南
我出生在一个山青水秀的小村庄。那里有青青的山坡四面环绕,坡上长满了苍松翠柏和野花野草;门前一条潺潺的小河,不知疲倦地日夜流淌着。孩子们在水边嬉戏,花色的鸭与白色的鹅在小河里悠闲地游来游去;村子里有个很大的场地——长辈们称之为“大场”。放学后,我们这群“无法无天”的野丫头,就在大场上踢毽子、捉迷藏,偶尔也学着电影里的剧情,上演一场《西游记》或《杨门女将》……然而,在我记忆里挥之不去的却是故乡的水磨。
故乡的水磨屹立在小村中央的公路边的小河旁。占地面积约八、九十平方米。土墙木门木窗木地板,显得古朴大方。磨坊中央凌空下置圆形木轮。打开木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七八个排列整齐的圆形石磨盘(也叫磨扇),紧接着看到的是木门对面的墙角有个小房子,平时总是锁着门。第一次来到磨坊的我,好奇地扒在门缝向里张望,可是里面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母亲告诉我说,里边存放的是看管磨坊的爷爷修理磨坊物件的专用工具。再往里边走几步,只见两个上下吻合的磨盘赫然出现在磨坊的中央。上磨盘用结实的绳索吊在磨坊的屋梁上,下磨盘安置在一个带有边缘的大木盘上。在上下磨盘咬合的一面,都凿有较规则的沟槽,磨好的面粉就顺着这些沟槽落下来,刚好落在安放下磨盘的大木盘上。在我的眼里,这是整座磨坊里的核心物件:因为就是它,像变戏法似的,使一粒粒麦子变成了面粉。
记得小时候常常跟着母亲去磨面。
有时是在炎炎夏日,我就在磨坊外面和小伙伴们一起趟水、嬉戏。磨坊前有条宽约一米的水渠,这条水渠在距离磨坊大约五十米的地方有个机关,这个机关平时是关着的,一旦有人磨面,就要打开这个机关,有另外一股流量不大但威力不小的水,混合着水渠里的水,顺着磨坊下面斜形向下的那段水槽奔涌而下,冲击着与水槽相接的大木轮,势不可挡。水渠里的水清澈见底,鱼儿自在地游来游去。村妇们在上游淘粮、洗菜,在下游洗衣、聊天。顽皮的孩童在渠边偶尔投下几块小石,水花四溅,不时发出清脆而欢快的笑声。年幼的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水磨下面的大轮子,水流即转,水停即歇。心里暗暗琢磨着它的原理,百思而不得其解。
有时是在寒冬腊月,滴水成冰。小孩子们也不怕冷,我们三五成群,在水渠边扳着冰凌,“咔嚓咔嚓”的咬着吃,虽然吃到嘴里冰得“吸吸溜溜”的,但依然开心地吃着、笑着,欢快的笑声在冬日寒冷的空气中回荡……偶尔,还可以捞几条小鱼玩玩,即使小手冻得发红也毫不在乎。有时,我也会一个人悄悄地转到水磨后下方,听着“哗哗”的水声,看着水槽里的水飞流直下,看着大木轮不紧不慢地旋转着,巨轮边上的冰凌随着轮子的转动而旋转,在偶尔洒下来的点点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像一串串晶莹剔透的水晶,又像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煞是好看!
最难熬的是夜晚,因为父亲在外工作,哥哥住校上学,胆小的我不敢一个人呆在家中,于是便被母亲带到磨坊。磨坊外一片漆黑,我只能乖乖地呆在磨坊里边陪着母亲。只见母亲轻松地往吊斗里倒上麦子,娴熟地调整着悬挂上磨盘的绳子的松紧:拉紧上磨扇的绳子,下磨扇就会自动旋转;放松绳子,沉重的上磨扇便会死死地压在下磨扇上,迫使它停止旋转。几根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绳子,在母亲双手的驾驭下,便可以轻松地操纵两扇沉重的磨盘,我觉得很是神奇。
夜深人静,越发觉得磨坊里噪音是那么的大,以至于我和母亲之间都很少用语言交流,因为每说一句话都得大声去喊。我只能反复地听着水流冲击木轮发出“哗哗哗哗”的水声,听着悬挂磨扇的绳子与屋梁之间来回摩擦发出“吱吱呀呀”单调的声音,还有两扇磨盘之间相互摩擦发出的轰鸣声,烦闷的心情无从说起。实在郁闷了,就沿着小板凳,扒在磨坊后墙上的圆形小窗口边,瞪大眼睛看着那缓缓升起的一轮明月,猜想:那美丽的月亮里是否有母亲所说的嫦娥和玉兔,还有那永远也砍不倒桂树的吴刚……回头再看母亲,她已将磨好的粗面粉分次倒在墙角那个凌空的长方形面箩里,只见母亲用手臂轻轻推拉,白花花的面粉便像洁白的雪花一样轻轻地洒落下来。我好奇地跑过去观看,母亲便示意我上前帮忙,我欣喜地学着她的动作,轻轻推拉面箩,并反复着这个动作,不大功夫,又细又白的面粉便与又粗又黑的麦麸分离开来。与此同时,母亲又在磨盘前忙活起来。
等我干完手中的活,又顿觉长夜漫漫,无所事事,很是无聊。于是,就索性掏出随身携带的本子和铅笔,坐到墙角画起画来:画嫦娥奔月、画木兰从军、画宝钗扑蝶、画天女散花……画着画着就忘记了时间,直到到母亲磨完面,拾掇完毕,大声喊我“回家啦!”,这才把我从遥远的思绪里拉回来,顿觉一阵困意袭来,我不由自主地伸个懒腰,打着哈欠,高一脚低一脚地跟着拉架子车的母亲回家去。
长大后查阅资料才知道,远在东汉末年,凉州刺史张既将水磨带入西北地区,水磨作为加工粮食的工具在青海东部逐渐传播,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的历史。
聪明的人类利用自然能源(水)与手工作业相结合,加工出纯天然的面粉。水磨磨面不但节约能源,而且无污染,不愧为绿色的的环保磨面工具。有歌谣生动形象地写道:“石头层层不见山,路程短短走不完,雷声隆隆不下雨,大雪纷纷不觉寒。”
这座磨坊,承载了几代人的希望。每到寒冬腊月,年关将至,磨坊就成了最红火最热闹的地方。因为家家户户要蒸许多过年时吃的麦面馍,自然就要磨大量的面粉,于是,水磨就像钟表一样一刻不停地运转着:按照早就排好的顺序,这家磨完,另外一家接着磨。我家离磨坊不远,每次去水磨周围玩耍,就总能听见磨坊里发出的轰鸣声,和着“哗哗”的水声。听得久了,反倒觉得这单调的声音越来越亲切了,就像一首舒缓的交响曲,更像一首古老的歌谣,陪伴着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光阴荏苒,时过境迁。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电动磨面机逐步代替了水磨。从此,那座古老的磨坊一直“铁将军”把门,渐渐被人遗忘在公路旁边。再往后,村民们干脆不种小麦了,连电动磨面机也闲置起来。人们吃的是现成的袋装面粉,虽然做成的面食比起水磨磨的要白好多,但却没有了儿时记忆中的那种特殊的清香。不过,水磨前的水渠依旧是热闹的地方,大人们在这里洗衣,孩子们在这里嬉戏,好一番热闹的景象!
遗憾的是,再也没有人来这里磨面了,我再也听不到那熟悉的轰鸣声和“哗哗”的水声了,再也看不到大木轮有规律的旋转了,所看到的只是一幅静止的画面,恍若隔世。再后来,故乡人民的生活芝麻开花节节高,家家有了自来水,洗衣机,再也没人来这里洗衣洗菜了,水渠里的水不知什么原因也渐渐干涸了。
沉寂了几十年的水磨,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一直默默地站在公路旁的小河边,见证着这个村庄的发展与变迁。村里的很多年轻人甚至不知道水磨为何物,更无人一探它神秘的面纱。
可喜的是,几年前,政府启动了“美丽新农村建设”项目,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为家乡修建了平坦的通村水泥路,在公路边栽上了青翠的竹子,公路两旁的田地也变成了美丽的花海。最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古老的水磨在维持原状的基础上,被略作修葺。磨坊前面新修了一个碾盘和崭新的木轮,木轮的斜后方是一座圆柱形的粮仓,顶部以茅草覆盖,并在磨坊前竖了一个招牌,称之为“老磨坊”。每逢旅游旺季,当外地的游客从此经过,他们都会被这座古朴而神秘的老磨坊所吸引,纷纷将车子停靠在路边,驻足观赏这一古建筑。有的游客还兴致勃勃地推着碾子,与老磨坊合影留念呢。
每次回村,我都要去河边走一遭。虽时过境迁,但流水依旧。我在小河边寻找童年留下的足迹,回忆水磨给我童年时代带来的欢乐。曾几何时,我们光着脚丫子在夏日的水渠里捉鱼;曾几何时,我们欢快的笑声在寒冷的冬日里回荡;曾几何时,磨坊里亲切的轰鸣声伴我进入甜蜜的梦乡;曾几何时,磨坊里微弱的灯光就像茫茫大海上的航标,照亮我前进的方向。那闲置多年的石磨,虽经岁月的洗礼,上面的齿轮依然清晰可见,那是岁月刻在记忆里的年轮,也是一段历史的真实写照。
每当回家看望母亲,沿途的美景不经意间就扑面而来。车子驶入庵沟岭,首先看到的是公路两旁一排排傲然挺立的白杨。一个个小巧玲珑的木制鸟笼悬挂在白杨树上,这是小鸟们的别墅。再往前走,便可听到苍翠欲滴的竹子管乐齐鸣,看到婀娜多姿的西湖垂柳在河岸旁随风起舞,公路两边的田地里,是一望无际的花海……
然而,我最渴望见到的是那座古老的磨坊。那长长的渠堰,清澈的河水,精巧的木轮,旋转的石磨,还有那亲切的轰鸣声,以及水磨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记忆深处,挥之不去……
人生如梦呀!那些与水磨有关的童年故事,好像就在昨天,仿佛触手可及。它是那样的清晰,又是那么的遥远。那会唱歌的水磨,在我的梦中,和着父母那熟悉的身影,和着一件件的童年轶事,撕扯着我记忆的情感……
不觉间,就远远的看到那座古老的磨坊,欣喜地站在路旁,挥着手臂向我招手,等待着我的到来。这里,充满着我太多太多童年的欢笑与梦想,萦绕着我太多太多关于故乡的记忆。这里,是我今生今世魂牵梦绕的地方。
近了,近了!不经意间,熟悉的磨坊已在眼前,我知道,故乡到了!顿时,一股温暖与激动涌上心头……
作者简介:
花开有声,原名王菊玲,陕西洛南人,医务工作者。初学文字,随意涂鸦,只为喜欢。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刘新民
萧 军 郭博元 吕文斌 吕三运 赵金虎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征稿启事: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原创文学净土

禹平文学
微刊主编 | 乐俊峰

《禹平文学》?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lxct68
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