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黄 土 (文/梁建升 诵/苗瑞林)| 第 410 期

黄 土
作者| 梁建升·朗诵|苗瑞林
我的家乡,千沟万壑,群山环抱,黄土层深厚而凝重,这里的一切都深深打上了黄土的烙印,尤其是地地道道的农村。黄土,对于农村人被赋予了太多的涵义,寄托着厚重的情感。黄土之于农村,犹如楼房之于城市;黄土之于农人,犹如绿洲之于沙漠;正是因为黄土,农村才能生机盎然,农民才能世代耕耘,农耕文化才能薪火传承。
在这里出生的每一个人,随着一声啼哭,都会降临在那温暖而厚实的黄土炕上,婴儿睁眼看见的第一抹色彩便是土黄色,这是黄土的世界,过去就连产妇身下的羊毛毡上也要撒上炒过的细绵土,现在已逐渐被卫生纸之类的干净东西所替代。说起这土炕,那是农村人智慧的结晶,工序杂多,貌似简单却很有技术含量。先砌好炕墙,在炕壳内填充灰土,其上加半尺厚的软泥,再用木制的榔头千锤万锻,才能使其成型、刚劲,最后掏出填充的灰土,用温火烧干,烧出硬实的炕体,烧出世代人的温床。
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他们整天在黄土堆里跌爬,拍拍他们的衣服,尘土飞扬;摸摸他们的小脸蛋,满是泥巴。在泥地里,捏出几个像模像样的泥娃,或扭做一团,找一处斜坡,如坐滑梯般顺势穿下,黄尘飞扬,或骑坐在低矮的土墙,把玩散落的土块。这是我童年的记忆,也是世代人的符号。说也奇怪,整天混融与黄土的世界里,鼻涕一把泪一把,他们倒还健康,倒也精神。
栉次邻比的窑洞彰显着黄土的刚直与苍劲,诉说着生活的苦难与温馨,装点着恬静的村庄,承载着代代人的梦。窑洞是最具代表地域风格的建筑,温软的黄泥土塑造了别具特色的土窑泥瓦。宽厚的窑洞没有楼房的气丽堂皇,却冬暖夏凉,利用黄土的直立性依势而建,成本低廉,抵挡风雨的洗礼,抵御霜雪的侵袭,沉稳,安详,一如年迈的父亲叼着旱烟斗沉默地倚在墙角。每一孔窑洞都是传奇的,每一孔窑洞都讲述着一个神奇而动人的故事,进出一孔孔窑洞,会读到历史的厚重与沧桑感 。
环绕的群山斩不断开拓的向往,一条条黄土路便是最好的佐证,蜿蜒的黄土路纤细而悠长,如一条条灵蛇吮吸着大地的血脉,连接着城镇,连接着乡里乡亲,连接着亲情。松软的道路,阴雨天泥淖水坑、翻浆滑跌,大风天黄沙遮天蔽目、黄尘裹脚、步履艰难。卑微的黄土任行人践踏,任车轮碾压,铺就远方,一车车农产品被运出大山,一箱箱日用品被送回农户,千万次的跋涉萌发的是敬畏,敬畏黄土的伟岸,敬畏生命的磨难。
丰登的五谷离不开黄土的孕育,丰硕的果实源自黄土的滋润,健壮的汉子也从黄土的世界里汲取营养。耕田里翻滚的泥土,肥沃的田地里滴禾的汗水,父亲劳作的背影是我人生的图腾,平凡的生命踩着黄土的脊梁充实而忙碌,五彩的乡村源于土黄的幻化,温存的土壤呵护着万象生机。黄土赐予了生活的物质与灵魂,装点着生活的美梦,苍黄而温润,古朴而厚重,真实而隽永。
黄土有太多的骄傲与依赖,也有些许伤神和无奈,行走在乡间小道亦或田间地头,聆听黄土地的絮语;进出一孔孔窑洞,笑侃人生的幻常,追寻心灵超越。每一个人赤条条地从黄土的世界里来,最终都会放弃名利的纷争,摆脱物欲世俗的羁绊,赤条条沉入深爱的泥土,涅槃重生。一座座新添的坟头,在夕阳里,在黄土的怀抱里,在我的思绪里。
作者简介
梁建升,汉族,生于1987年,中共党员, 现为环县耿湾乡政府干部,爱好文学,有散文发表于陇东报、《环江》杂志。
主播风采
苗瑞林,原环县一中学生,现就读于兰州理工大学,现任兰州理工大学广播站站长,喜好朗诵,唱歌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