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坡记忆》】赵金虎 ‖连载26 石坡名医张尽善

《石坡记忆》连载26
石坡名医张尽善
原创 赵金虎
张尽善,生于1902年2月18日,祖籍洛南县庙坪麻沟村,18岁时迁住石坡街村,幼年仅读过四年私塾便因家贫辍学。
少年张尽善秉性好学上进,一边帮父母种田干家务,一边利用空闲时间从邻居家里借来各类书籍仔细研读,对其中的中医典籍《汤头》、《药性赋》、《诊脉学》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了研究中医药理,常因孤身采药翻山越岭忍饥受饿。他深觉自己才学浅薄,便经常为了学习废寝忘食。遇有疑难,求知若渴,有时甚至跑几十里的山路拜师请教。
光阴荏苒,功夫不负,年仅18岁的张尽善在当地已是小有名气。为了掌握更多的医学知识,为了改变贫穷的命运,年轻的张尽善毅然走出山沟,只身来到当时富庶繁华的石坡古镇,委身药铺当了一名伙计(当时称相公),半工半读,有机会便刻苦钻研《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金匮要略》、《伤寒杂病论》等医学著作。趁有了更多的临床学习机会,他的医术和学养都有了很大提高,加之平时节衣缩食,几年下来,也有了些积蓄,便和当时石坡镇有名望的大善人赵文杰合伙开办了益寿堂药房,开始了他悬壶济世的行医历程。
张尽善先生师古不泥,以众多的医学典籍互参应用,兼收并蓄,形成了灵活多变的名医验方,对阴阳五行也颇有研究,治愈了许多奇难杂症,张先生由于医术高超且为人谦和而名噪古镇。每逢三、六、九集日,药铺门庭若市。后来张尽善先生又独立开办药房,购置了房屋田产,此后,也正因为这样,在解放后被划为地主成份。
1952年公私合营,张尽善先生的药房和其他的几家私人药房被石坡地段医院合并,由于出身不好,他在医院无名无份,处处受限。张先生仁心仁术不改初衷,逢集日在医院坐诊,平时便坚持出诊,不分昼夜随叫随到,风雨无阻导致自己经常风寒感冒却始终无怨无悔。
五六十年代,农村医疗条件差,缺医少药,老百姓生活相当困苦,许多群众,小病耽搁成大病,有的甚至丧命。张尽善先生看在眼里,痛在心头,经常不辞劳苦,义务为贫困群众送医送药,治病救人。
听石坡街五组人寇燕讲,她那年生孩子得了产后风,浑身僵硬扶都扶不起,生命垂危,家里人找到张先生已是傍晚时分,张先生对症下药,子夜便病情好转,几服药用完后便得康复。是先生救了她一命。
1962年秋,石坡街六队杜尚云患病,腹痛难忍,在石坡医院就医了几天都不见好,医院让他转院治疗,当时交通不便又下着大雨,洛河涨水,眼看病人奄奄一息,家人焦急万分,张先生知道后,背着医院偷偷为其诊治,使其转危为安,后得以痊愈。
吴岭村闫孝英,有一年不知患什么病,久治不愈,从镇上转到县城,也不见好,在交通不便的当年即便是把人从县城抬到商州也没能治好,后无奈又抬回小镇。情急却无从求治之下,就从石坡街四队租了一间房子住下,让张先生为其治病,经过一段时间诊治,闫孝英病体康复。
先生救死扶伤的事例不胜枚举,有的群众为感激先生的救命之恩,让儿子拜认先生做义父,人数竟达40余。
1966年社教运动中,张尽善先生受到迫害。当时的闹派人物硬是要给他强加罪名,想要找人给他整黑材料,说他看病治死过人。找到石坡街五队的张秀兰作证言,但张秀兰说:“我从未听说过张先生看病看死过人,倒是把许多要死的人治活了,我的命就是张先生救下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当时的社教工作队不分青红皂白,开除了张先生的公职,并给他扣上了“地主坏分子”的帽子。不准其行医,下放到生产队接受贫下中农监督改造。
从1966年到1978年间,张尽善先生经历了人生最痛苦的磨难,也经历了最严峻的考验,年逾古稀的他被强制劳动改造,扛石头、挑大粪、扫积雪……身材消瘦的张先生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白天劳动受监视不敢给人看病,群众也怕给先生惹麻烦,早晚放工和吃饭时间,他才能偷偷摸摸给人瞧病。
记得那年我的外婆身患重病卧床不起,我和舅舅等到夜深人静,才打着手电筒摸到张先生窗外,叫起先生背着他走二里多地给外婆诊病。我小时候身体也不大好,爷爷和张先生是旧友,也同是被扣上帽子的“四类分子”,借着“训话”和开会带着我让张先生看病,这些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时间久了,先生私自为群众看病的事难免被觉察,等待他的是接二连三的挂牌游街、大会批斗。有意思的是后来我发现,管制“四类分子”工作队的人,私下里也让张先生为家里人和自己看病。
就这样张先生饱受摧残,忍辱负重,一直到粉碎“四人帮”,落实政策才重振旧业。方圆百里的人来寻医问诊,他从来都是来者不拒,有求必应。终因积劳成疾,一病不起。1982年正月12日,张尽善先生走完他坎坷的人生历程与世长辞,十里八乡的群众涌向石坡镇,自发为先生举行了隆重的纪念仪式。我在伯父的指导下,为张尽善先生做了一篇祭文,全文如下:
维公元一九八二年二月五日,石坡街上噩耗频传,医界之星不幸陨落,先生尽善与世长辞,时享年八十三岁。
先生尽善,毕生从医,刻苦钻研,急患者之所急,忧病家之所忧;三间店堂,百味良药,拯救过千万生命,美名远扬,一囊妙丹,满怀赤诚,奔走于方圆百里救死扶伤。仰望先生之德,德高万仞;回顾先生之恩,恩庇四方。西抚川、石家坡不曾获医者有几何;西游河、桑坪碥未蒙诊治者无多。人云先生是扁鹊再世,我谓先生乃华佗复生。
先生精通医道,术业谙练,素为乡里称道、邻右赞美。讵知四妖作孽,阴霾弥漫,致使先生遭受冤枉。当彼之时,先生虽遭禁锢,然患者接踵而至,先生岂能见死不救乎?于是,白天来求者,药拟一方,以解沉疴;夜间来请者,摸黑而至,病榻诊疾。堪叹光明磊落之事犹恐获罪,救死扶伤之业尚遭训斥。以七旬之体强任重荷,矍铄之身遭致摧残,挫其志、伤其心,有泪只能咽,有苦不敢言。忍辱负重盼望天霁云散,坚信真理直待平反。
此乃党恩浩荡盛世堪赞,亦是人民爱戴大地回春。而今已矣,吾辈失此良医,再难求先生妙方。长街上下无不掩面痛哭,四乡邻里俱皆顿足失声。余受乡里之托,邻右之请,特致词于先生之灵佑。
词曰:
毕生从医为人民
光明磊落若星辰
虽遭阴霾弥漫过
不失光华仍灿烁
天年不永今陨落
余光犹照禹平河
我今斟酒和泪奠
聊表寸心与众愿
但希天台路平坦
不似人间道艰难
自今而后仙游去
时来庇荫好乡里
遥祝先生在天灵
朝朝暮暮多安息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作者简介:
赵金虎,洛南石坡人,洛南县洛都工艺工程部经理,爱好文学、音乐、主持,酷爱书法。任政协商洛市第四届委员,洛南县政协文史专员,洛南县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洛南县个协理事等多项头衔。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刘新民
萧 军 郭博元 吕文斌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征稿启事: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原创文学净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