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一片生命的林子 (文/万广萍 诵/董婉)|第 295 期

一片生命的林子
作者 |万广萍· 诵者 | 董婉
广袤无垠的北方,最不缺少的就是杏树,田边路畔,沟沟洼洼,山山岭岭随处可见,但是聚杏成林的却不多。
三十多年前,家乡提出了”要想富,多种树”的倡议。于是附近的山上就栽植了两大片杏林,一片在西边的玉皇山。林子特别大,连着两座大山的全是杏树。一片在东边的青年山,有三四十亩大。对于童年的我们来说,这两片林子不仅是我们常去的乐园,更是学费的来源地。
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把东山的林子叫青年山,也许是以知青下乡种植的规划林命名的吧。去青年山要蹚过一条河,然后再走好长一段曲曲折折的窄沟,最后再上半架坡,才看到杏林。与玉皇山相比,这条路不仅远而且难走。每年杏子成熟时,周边的大人孩子大多数都云集在西山的玉皇山打杏子,因为那里很少有人看管,又距离很近,我们当然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直到玉皇山的杏子打完才去青年山。
青年山常年由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看管着,他是一位尽职尽责的护林员,一个人常年住在山旮旯里,那里没有村落,离人家也特别远,来回得有七八里路呢。我们每次去打杏子都会遇上他。刚开始我们上山见着他撒丫子就跑,后来慢慢熟悉了,觉着老人挺和善的,他告诉我们摘杏子可以,但是不许生摘,要等熟透了再用长竿子轻轻敲打,不许折枝砍伐杏树,谁要是不听话以后就不许上山。我们女孩子一般都胆小怕事,乖乖按照看林老人的话做,男孩子可就胆大淘气,他们一看到有杏子稠密的树枝,就索性连枝带叶一起折下来,这就惹怒了看林老人,他提着棍子追赶他们。而男孩们常常也会戏弄老人,四散而逃让老人顾此失彼。于是青年山大多数就是我们女孩子的天下了。
我们经常打杏子打累了就坐下来和老人说话。老人告诉我们,这片林子他已经看管了二十多年了,从刚栽的小树苗到枝繁叶茂的大树,一年四季他就在这座山里来来去去,缺了补,补了又缺,好不容易才一棵不落地长成杏林。老人说他每天都得早起巡视,尤其是冬天,稍有松懈就会有牧羊人将羊群赶进林子,老人说羊群破坏杏树最厉害了,它们吃饱了杏叶后会用两只锋利的角狠着劲地刮树皮。都说人活脸树活皮墙洼活着一锨泥,这树皮要是没了树很快就会死掉。老人说他从来不敢回老家看看亲人,有时他来迟了或者回早了,有些素质差的牧羊人就乘机把羊群赶进林子,等到第二天早上回来时就会发现许多树皮被刮掉,老人说为了不让杏树死掉他就挖些湿土拍在树干上,然后用塑料袋或破布片给树杆包扎,他说这样还挺管用的,第二年树干刮伤处就会长出新皮来。因为怕杏树再次被羊角刮伤,老人每天起早贪黑从不敢懈怠。即使过年也不能回家,因为许多附近的村民都会趁过年上山偷着乱砍乱伐杏树,那些年人们都缺烧的柴。老人说这片林子就是他的命根子,没了这片林子他就是个废人了。说着说着,老人的眼睛湿润了,我突然对老人由衷地萌发出了一份敬佩和赞许来,这么大一片林子,许多年来,老人是用他的生命在守护着,使几千棵杏树枝叶无损,老人有家不能归,有亲人不能聚,他没有将这里的杏子占为己有,而是用心血浇灌守护着,让我们每年都有杏子打,每年都有经济来源,让我们的学费有着落,这是一位多么平凡而又伟大的老人啊!
上初中后,我的作业越来越多,暑假杏熟也正值麦黄,我们大多数同学都帮大人到地里干活去了,很少再有人去青年山打杏子,村里比我小的孩子们打杏子回来说老人依然在山里精心地看护林子,也给他们讲注意的事项,还说林子从幼苗长成枝繁叶茂大树的经历。有一年,村里的孩子们回来说看林老人不见了,听说病重被家人接了回去,嘴里还念念不忘他的林子。因为常年受风寒,老人得了哮喘,病得非常厉害,不多几日就撒手人寰了。从此青年山再也不见了老人的踪影。后来听说换了几个护林员都因为怕孤独没能留住。
几年后我和村里几个好姐妹去青年山,一来是寻找一些童年的美好回忆,二来想去看看那片老人用生命守护的林子。可是等我们来到半山腰,就大失所望,那片林子早已荡然无存了,几年的乱砍乱伐,别说是三四十亩的青年山了,连百亩大的玉皇山杏林都被砍伐一空了,大片的林子只剩岁月风蚀雨浊过的树桩了,连那经纬分明的年轮线也被岁月掩埋。我的心在滴血,老人一生的守护就这样被践踏了。
我真的为多少年来一直愚昧的乡民感到悲哀,难道我们共同的家园不需要一种自觉自愿的保护意识吗?为什么所有的保护都要靠政府用严打严管来约束?难道我们不能像这位护林老人那样来热爱家园,保护植被吗。
心痛啊!心痛!
是该沉思与反醒的时候了!
作者简介
万广萍,甘肃环县人,爱好文学、音乐,喜欢用文字编织美好人生,诗歌散文发表在各个平台,希望更多作品能表达自己心声,也能让读者耳目一新。
主播风采
董婉『董狐之笔,婉婉有仪』宠辱不惊,去留无意!愿做一个红太阳、浑身充满正能量!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 棹
投 稿 邮 箱 : [email protected]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猜你喜欢
环江夜听:大哥 (文/吴天海 诵/安然)|第 137 期
环江夜听:游贵州看瀑布 (文/杜清湘 诵/陈红霞)|第 136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 (文/刘香平 诵/王丽娟)|第 27 期
环江夜听:女儿,我想对你说 (文/诵 任建霞)|第 47 期
环江夜听:懂你,渐老的父亲 (文/蒙春徐 诵/花开有声)|第 45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致婆婆 (文/牛会萍 诵/田苗子)|第 26 期
环江夜听:再见了,亲爱的党校 (供稿/文化班师生 诵读/张玮)|第 44 期
环江夜听:画杨桃 (亲子共读:赵宇轩 家庭组合)|第 43 期
环江夜听:老泉子 (文/文璟 诵/王艺伟)|第 22 期
环江夜听:当我从环县经过 (文/路岗 诵/王艺伟)|第 132 期
环江夜听:第十九道弯 (文/路岗 诵/张晓英)|第 131 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