啐啄同机

一九年第一站,珠海,又见薛老师。
那天我们几个在群里聊天,蒲公英和晶晶说报名了薛老师的课,我说你们不是才上过了吗?停顿了一下,我说,那我也参加。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白天上课,晚上开会,抽空还去了山房路、共乐园,栖霞仙馆……一起自拍很嗨,听薛老师上课也很嗨,连续几晚的会议完成了“准备提纲”里的全部内容,欧耶!撒花!
再听薛老师的课程,少了上次的认真劲,多了一些思考。偶尔还犯困,站在最后听,这和坐在第一排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笔记写了两页,都是一些零散的句子,“散”是课程的特点,没有结构,没有重点,更没有鸡汤…….老师说他是在“搏命演出”,还真是有一番道理。什么都没有,却需要更多的“有”来支撑:有才,有料,有情,有义。
感慨老师太有才了,需要学习的太多。
感叹老师太厉害了,就这么嘻嘻哈哈地俘虏了同学们的心。感动老师的哲思,关于孔子,关于做人,关于诚实,关于虚荣,关于对错,关于平凡。
教室中央挂着一幅”啐啄同机”。我坐在正中间的座位,和这四个字对望了三天。小鸡要破壳而出,唯一的机会是母鸡和小鸡里应外合地弄破蛋壳。成长就是这样啊!从内向外的突破,从外向内的探求,两股力量的机缘相会,瞬间达成生命的突破。
缘分真是奇妙,比如我追随着林谷芳老师的课而得知薛老师,
比如我给晶晶和蒲公英种草了薛老师的课,
比如晶晶和蒲公英给我种草了珠海的课,
比如薛老师的珠海课堂里挂着“啐啄同机”,
时而又内而外,时而由外而内。当我们可以在不同的当下自由出入,
那就是天清地宁的平凡境界吧。
文 / 朱泓默
图 / 朱泓默 蒲公英

薛老师装傻卖萌地夺命演出
唐先生请薛老师签名
薛老师与少年
蒲公英、薛老师、晶晶
有蒲公英在,我们的合影都妥妥滴,美美滴。
朱泓默Blog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