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作家联盟?小说连载二】1512期︱山东付光芸《?刀光见影》

高端征稿必须原创首发:校对准确,内容健康,言之有物。投稿邮箱:zgddzjlm@qq.com作者简介
付光芸,山东滨州人。汉语言文学系本科毕业。长期担任《文选与写作》、《大学语文》等教学。滨州市学科带头人、滨城区优秀教师,现就职于滨州某高校。曾在《读写训练》《语文月刊》《语文学刊》《山东文学》《电影评介》《中国职业技术教育》《中专语文教学》《农村职业技术教育》《中国现代教育论坛》《职教天地》等纸质刊物上发表多篇文章。有二十七篇文章发表于《现代职业教育网》《渤海文学》《乡情乡韵》《作家与文学》《岁时文学》《齐鲁文学》《今日头条》《文艺作家》《作家》《桃李竹韵》《当代作家联盟》《西部作家》《当代乡土作家》等十几家媒体平台。
刀光见影(二)
付光芸
住院手续办妥后,到了病房里,呼吸一科。不少的值班大夫都过来询问奕凡,吴奕凡觉得自己得的病,可能太特殊了:
“你最近感冒来吗?”高高胖胖的男大夫问。“没有啊!”
“最近养过鸽子吗?”美女大夫问。“没有,不爱好养宠物。”
“胸闷吗?憋得慌?”瘦俏的女大夫问。“不!”
“咳痰吗?吐血吗?”矮个的男大夫说。“都不。查体查出来的,没有任何感觉。”
“咱们先治疗一周吧,消消炎症,看看能不能消失了。好吧?”朱大夫很温和地说。“行啊。”奕凡痛快地答应了。
吴奕凡的同事、魏一然的高中同学徐建也查出了肺病,已经提前住院半个月,直到奕凡在医院里碰到老公的专家同学,才得知了这个消息。奕凡办完入院手续后,就赶紧与魏一然找到了徐建。看看他的治疗情况如何?到了徐建的病房里,看到他正躺在床上输液,就问:“哥,你已经做了手术了吗?”“还没有。”“住院多长时间了?”“十二月十七日入的院。”“为啥不做手术啊?”“做了个穿刺,结果下肢血栓了,两腿不能动,现在还麻木。”“奥,这样啊。那还不如直接做手术来。”“现在先溶栓,腿好了之后再做手术。”“这,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啊?慢慢来吧,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会给咱们治疗好的。”徐建没有吱声,心情很茫然,这个化学专家也遇到了自己陌生的问题。然后他抬起头来说:“医生说得办了去(方言:割掉)。你们怎么来了?怎么知道的?”“我也查出问题来了,情况比较特殊。找到你们的同学邹伟,他说你在住院,我们才知道的。”“你的问题怎么样?”于是吴奕凡心情复杂地说了一遍,然后告辞,走出了房间。
接下来的七天里每天都是滴水输液:盐酸氧氟沙星加注射用阿莫西林,还有许多辅助营养药物,每天上午八点开始输液四瓶、下午三点开始输液四瓶、晚上七点开始输液四瓶直到深夜。大夫们解释说这叫强强联合消炎。每天配备好的药物,缓缓地注入了奕凡的手臂里。
七天滴液结束,已经是一月一十四日。朱大夫対奕凡说:“咱们再做个CT看看结果吧。”吴奕凡点头答应,又做了一个CT,结果一看:新一个影像呈现在大家面前时,不用大夫们分析,奕凡一看就知道:完全与原来的CT一模一样!
奕凡就问朱大夫:“这,再怎么治疗啊?”朱大夫说:“那咱们穿刺看看化验结果吧。”奕凡想到徐建做的穿刺,不寒而栗!就回绝说:“先不做吧,等过了年再说。”朱大夫说:“行啊。也有可能是肉芽肿啊,你吃点强的松,配上仙灵骨葆胶囊,试试。”奕凡点头,无奈地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家后,吴奕凡心里更加疑惑起来:这究竟是长得什么东西哪?这次住院都没有弄明白,也没有治疗好。
出院后已经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三日,小年。网上新闻里报道了武汉有一种肺炎很厉害,大家尽量少到呼吸科就诊。大年三十武汉开始封城。奕凡也就想,既然大夫们都不确认是癌症,也就不到医院的发热门诊凑热闹了。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就是武汉封城、逆行援鄂的震惊中外的新冠疫情战役。奕凡也就响应号召,在家抗疫、网上上班。期间,她的左侧胸部到后背处长满了带状疱疹,身体发烧却不敢到医院就诊。就到附近的社区门诊,抓了点药物吃,结果延误病情,成了后遗症。没办法,她就到医院里就诊。大夫开了注射药物,让她回家到附近门诊注射。连续几个月都没有治好。左边半个身体神经疼痛难忍。……她的心里也时常想起——自己胸膛里的“雪花状”影,长了这么多东西,又不知道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又碰上了这世界性的新冠病毒流行期。怎么办哪?
到了六月份,奕凡听说,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和同事们中,有几个人早在四月里就做了肺部手术,而且诊断为肺部原位腺癌。
岳晓倩是奕凡最要好的朋友姐妹,两个人的情分很深。五月初单位开始恢复正常秩序时,岳晓倩是上行政班的。上班后才找到了自己的体检报告。一看CT肺部有问题,两个白团状结节不小。于是她赶紧到医院咨询呼吸科专家。专家建议复查CT。影像出来后,结果显示结节部分长大。她心里也焦急担心,也非常后悔,早没有找到检查结果,如果早拿到体检报告的话,也许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了。现在疫情期间,一般不让四处走动,就是就诊也实行了网络预约、分诊、核酸检测预约等。她开始网络、电话亲朋好友求医问药,在她的儿女亲家的帮助下,转院到省城济南,找到男亲家的同学,肺胸外著名的国内专家王戈。在近一个月的多方咨询、犹豫彷徨、担心、住院安排手术、等待中,终于在五月底,几经周折实施了单孔胸腔镜手术。
抗击疫情后期,大约六月下旬的某一天,奕凡他们居住的城市比较封闭。疫情冲击力比较小,整个市区积极行动,齐心协力抗疫。所以属于疫情轻微区。一天,吴奕凡被自己的好朋友韩玉娟约到公园里聊天。玉娟与晓倩住在一块,她老公与岳晓倩的老公是同事,得知了岳晓倩手术的事情,就对吴奕凡说了个大概其。吴奕凡心想:抽个时间、等岳晓倩的病情稍微好点,身体恢复恢复再去看望她。
六月底岳晓倩到单位工会里,报销“工会互助医疗”时,看到了吴奕凡的工会报销住院记录,了解了奕凡的病情。热心善良的岳晓倩回到家里,就给吴奕凡打电话,问询她的情况,而且隐瞒自己做手术的事情。
“奕凡吗,在家忙啥哪。”岳晓倩问。
“没忙啥啊,瞎忙吧。除了网上上课外。”吴奕凡说。
“孩子快结婚了吧?”
“再说吧,还光活着吗。”奕凡心情很烦操,想她怎么知道了我的病情,是谁到处说了自己的病吗?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心里很烦气地说,“活几天算几天吧。已经这样了,我的身体不太好。不想瞎操心了。”
“多让大夫看看,到外地看看吧。现在医学很发达。让医生说不能治疗了,自己别先认为不能治疗了啊。”
“嗯,谢谢关心。我抽时间再去复查一下,反正快放假了。”吴奕凡说,她心里一算,自己也有半年多没有复查CT了,顿时心里也紧张起来,感觉应该再去复查一下了。于是她就开始关注当地的两家大医院公众号,了解与自己疾病有关的专家们,再经过多方咨询。终于,七月七日,奕凡又走进了另一家医院的胸外科肺结节诊疗中心专家门诊室。吴奕凡听到叫号声,自己走进专家诊室,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大夫,就主动打招呼说:“刘主任好!麻烦您费心给我看看病吧。”坐在桌子前面的大夫说:“好的。你怎么不好了?”奕凡就把自己带着的片子、还有CT报告递给了他。他看奕凡动作慢点,就主动拿过去,把报告表的二维码,对着电脑一扫,奕凡以前的CT影像,立即就出现在了这个专家的电脑里。他照例地将鼠标拖动,奕凡的肺部影像在电脑里滚动着,时近时远,时大时小地翻动了一遍,他说:“左肺上有个大的,需要处理的。这样吧,这是半年前的,你再做个CT吧。”“好的。”于是就开出了CT检查单子,奕凡一看十点多了,就赶紧跑去排队交费、再到影像楼里排队做CT去了。
下午CT结果出来,奕凡又跑到专家诊疗室里,刘主任正在看病人问诊。奕凡等待他看完一个后,说:“刘主任好!CT结果出来了。他赶紧输入奕凡的名字,CT结果出现在眼前。他又如前面操作了一番,转过头来对吴奕凡说:“左肺上的这个大的要做掉!”“奥,做手术啊,不做不行吗?”奕凡有点犹豫了。“为什么要做哪?这个长得变成实性的了,形状不规则,1.0,是个不好的啊,做出来,判断其他那些的性质。”“奥,那我回家商量一下吧,能不做吗?”奕凡忧心忡忡地问。“嘿嘿,养着吗?”刘主任忍不住笑了一下。奕凡的心瞬间紧张了起来,心情很沉重。心想,这毕竟是在胸膛里做手术,距离心脏比较近哎,谁摊上谁害怕。
专家门诊五分钟一个病号,刘主任接着叫下一个病号,奕凡无奈地走出了诊室。她边走边想,再挂个呼吸内科专家问问吧。于是她又到了分诊台询问护士:“王主任的号还有吗?”“有啊,你现在挂就行。下午人不多,可以随时挂。”于是奕凡又挂了呼吸内科专家王主任的号。她心里早就想挂一下咨询咨询了,这个王主任医术水平,据朋友们介绍说是当地呼吸内科病的最高权威,是个知名专家。奕凡顺利地进入内科诊室。把CT报告拿出来,说:“王主任,我是慕名而来的。听说您看得非常好。”边说边把自己的报告单递给了她。王主任接过去之后,照样地扫码,照样地在电脑上拉出CT结果来。边仔细看边说:“你住在哪里?做什么职业?”奕凡回道:“在市西区住,在市北学院里上班。”“那不是很好嘛。咋长了这么个肺!没见过这样的。”奕凡看她说着,表情比较沉重,自己的心里一阵阵发紧。就问:“王主任,你看,有什么问题吗?是恶性的吗?”
“这个,不好说,我们也是隔瓜看枣啊,没割出来之前,不好判断。”吴奕凡听着心情沉重起来,“你看看左边这个大的吧,得做出来。”奕凡凑近一看:那个大的形状变得很不规则,周围长着毛刺,还有一根小血管连接着。原来淡白的颜色变成了实白色。“这个要做出来,它与胸膜牵拉着,一旦长起来,可不得了了。”王主任表情严肃地说。听到这里,奕凡无声地点点头。“你看看,刘主任这不是也建议你做掉它吗?做的时候最好也扫一扫它周围的那些小的。手术的事情我不太懂的。”她说完接着就接待另一个病号了。奕凡向王主任道谢后,默默地拿起自己的报告单,离开了诊室。心想:看来这手术是要非做不可了。(未完待续)
(图片来源于网络)《中国当代作家联盟》编委会文学顾问:匡文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相裕亭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吴文茹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岩 波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 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何 华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乐 冰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董 坚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韩 生 作家语文特级教师 杨志明 作家 英特华集团总裁法律顾问:宋维强英特华集团法务部部长 卢学华 哈尔滨十佳律师主 编:李培东(楚狂)副主编:孙永辉(溯草)副主编:张钊华(枫华)副主编:白晨宁(白金)诗歌责编:王道海(逍遥)布占祥(老骥) 李 立(美纶)王 辉(王子)散文责编:李淑华(牵手)杨 杰(木槿) 管金鹏(蔚蓝)安凤娟(冷月)小说责编:尹淑英(绿地)张淑华(归鸿) 董立华(千里)付培金(夜风)图文责编:孙永辉(溯草)白晨宁(白金)电视台报道《时光的记忆》新书发布会暨李培东作品研讨会 (2018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时光的记忆》(2019年当代作家联盟精选《飞鸟的天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