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生博 | 乡村记事(组诗)

▼咸阳市诗歌学会原创诗歌微刊

乡村记事(组诗)文/杨生博
1,即胜即胜是一个墓生儿名字是他老父亲起的老父亲是一位老战士早年家贫投身革命攻打西宁时挨了马回回一刀咽气前叮嘱战友他快要出生的孩子,取名即胜意思是他奋斗了一生革命一定能够胜利即胜出生后母亲把他当宝贝养育他可是杨家唯一的根身上还寄托着革命的感情可这孩子和他爸小时一样既不调皮捣蛋也不认真做事反正是遇到事情追求个轻松老师说他不好好读书将来咋办他说人活一生,富贵由命母亲说他肩上放不住事谁家女子愿意终身托付他说有无媳妇,媳妇好坏出生时,已经决定他母亲得了绝症临死前把大侄子叫到床前说大侄子呀,你人很能行给即胜介绍一门婚姻我在另一个世界里把你,当神去敬即胜后来有了一个媳妇是大侄子做生意时从山里头引来的媳妇人很精干结婚后才如梦方醒她说自己没想到,同一个种结出的蛋蛋咋这么不同后来她把媒人大骂了一顿晚上在家悬樑自尽雪白的墙上写下一句黑字自己瞎了眼睛即胜的儿子刚刚在母亲死后一夜变了人样他说他要到城里去寻找妈妈的美梦他说父亲这种人,就是个人渣他这一辈子,都不想看见他的影子即胜后来得了胃癌拒绝了医生化疗他把自己攒下的几千元钱,交给村长说自己母亲死时,吃的米汤泡馍老婆死时,又是面糊泡馍他说自己欠了乡亲们一辈子人情他说自己儿子不认自己了侄子也没脸去求他请村长帮个大忙到时侯,让大伙吃一顿羊肉泡馍即胜是在鼠年初二走的那时全国疫情严重村上破例派车,硬把刚刚从西安拉了回来村长亲自开着挖掘机给即胜圆坟村民来了黑压压一片都想为即胜坟头垒一锨土大家说,即胜毕竟是革命后代是村子里一个可怜的生命即胜的梦,最终还是没有圆成大家把羊肉泡馍票领了又都扔进了他坟前的火中2,一个复员军人的悲哀张宗儒走到这一步村里的人,没有想到入朝作战复员组织问他要去那里他说回故里,这是父母被日本鬼子飞机炸伤,临终的叮嘱父亲说,咱家在唐王陵的南边你回去,给祖宗上根高香母亲说,一村子人姓张还有一个哥哥,就在村里政府寻来找去定位在尧都张村这个村子在唐王陵端南,人都姓张他出生在逃荒路上村里的一切,他不知晓工作人员没找到他的哥哥他想,哥哥也许和自己一样的苦命逃荒出去,还没有回来时间,复苏着他的知觉这不是故乡,生命在这儿没有触电的灵性灵魂在这儿长不出飞翔的翅膀他想离开这儿让生命有一个归宿可是那年月,落户就意味着钉在那儿走出去,也是天上的风筝线一收,还得灰溜溜地回到原处他想了个办法,倒插门把自己嫁出去好缓解一下心情杨村有一个寡妇他驻队时相遇感觉她有一种母亲的味道他给对方说了,自己是个残废打仗负伤,那方面已失去功能他说他会把她的儿子当亲生的去养自己图的,是有一个心里温存的家岁月,把他的心掏得好空家里的自己像是水车吊上来的清水一个劲地外流两个老人,也像一对猎手对自己,始终睁大着眼睛就是儿子,深夜也像发射过来的鱼雷时刻瞄准自己的舰艇他像悬空在高处心,慢慢有了恐惧有一天,一个人登门找他对方的神态,他一看就泪水长流这才是自己要找的哥哥心在眼晴里,灿烂地像是星星那晚,哥哥和他躺在床上思念在团聚中,特别地悲痛哥哥对他说,找他就是找自己的灵魂原以为远在天边谁知,二,三里地隔断亲情他对哥哥说,找哥哥就是找埋在土里的根自己一次次失望谁知失望到了绝望就会奇迹般的新生他决心要回故里可一看见寡妇流泪就敲起鼓,自己劝自己后退寡妇说,除非你把自己搞臭村上人把你撵走否则,你走我就去死让你活着也背一条鬼命他烦,独自喝了半瓶白酒黑灯瞎火去游不知那来的胆子把生产队的仓库,凿了个洞五百多斤的生棉背到了马窨子窑洞还若无其事回到家,蒙头大睡第二天早上,看仓库的人慌了公安局,顺着路上掉下来的棉花在马窨子,找到了一个用白花花的生棉垒成的圣诞小屋他衣上的棉絮被公安一下子锁定他苦笑着,说自己就要这个效果只要能回自己的故里村上开起了批斗会说他从军起,就没安好心杀死了那么多敌人是为了掩护狐狸的尾巴他被安排在原村改造心里的痛苦,后悔像是挨了鞭子还得把地犁完的老牛一气之下,他搬进村子小学废弃的窑洞写着自己从军的经历大冬天的深夜路都断了的沟里他住的那个窑洞始终有一个火苗,跳动他是在三十晚上,死的村上一位老人,领着儿子去给他拜年门一推,他爬在桌子上已经死了回忆录好像刚画上了句号给组织的一封信,也好像刚刚署上姓名安葬的那天,来了一大帮军人他们臂缠黑沙,戴着白手套庄严地抬着棺木纸盆,放在了棺罩的顶部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在哀乐声中,讲述着他的故事他是这位将军的首长他是一位仗打完了就和战斗彻底告别的英雄那人一声令下所有军人,持枪朝天齐鸣村子人没想到张宗儒的过去,是这么的辉煌3,二爷死了二爷把灯拉灭蹲在院子里,想着他的哥哥们,就因为富了才有了那么多的自尊才雇土匪,互相残杀才做着小本生意,住在陪都重庆打官司,成了穷人,仇人他那时最小,掺合不了此事可一听见学生喊着,要消灭富人把地主分子做好的棺材让武斗分子背走他就使劲琢磨着富人消灭了,不就全成了穷人那革命,不成了折腾他内心深处猛地有了一种感恩若不是哥哥们瞎了良心他和自己的儿子,侄子那来安宁他从前还感到羞辱他觉得自己没走进哥哥们的心里哥哥们才是大智若愚,一下子看了三步前些年,自己的儿子做起了小本生意他抡起镢头,砸了炉子还把儿子打了两个耳光儿媳妇找他评理他一声不吭反正不许致富现在孙子外出打工听人说成了工头开的小车上了百万一根烟,就够自己一天的花销有人说孙子资产上了几亿每天挣的钱,自己数也数不清他有些晕了,感到力不从心了二爷大喊了一声村子的灯亮了,他的心静了,黑了
【作者简介】杨生博
陕西服装工程学院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评论家、著名非遗诗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第二届”中国当代十佳诗人”。在《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林》《诗潮》《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绿风》《延河》《中国文化报》等报刊发表文艺作品300余篇(首),出版诗集《生命,生命》。
▼《泾渭诗萃》十一月目录▼立冬日小辑 | 雪和诗,藏于冬封面诗人 | 王云萍《还是那份清醇的诗情》(上)封面诗人 | 王云萍《纸上独舞诉心声》(下)【名家欣赏】梁晓明的诗(四首)【诗萃书画】叶瑞勤《纵横山水间》【童“画”世界】夏添《三岁小暖男的梦想世界》凌晓晨 | 雪的方程式(组诗)王京 | 小雪有雪,甚少留白(组诗)季风 | 季庵村(三首)一亭 | 此刻,想你的人是美好的(组诗)叶宁 | 干草堆(三首)孙小兰 | 在北方,风正努着嘴吹(散文诗二章)秦星梅 | 倾听一段风与云的故事(组诗)北原 | 我是一个喜欢高原深秋的旅人(组诗)薛文德 | 《回望或者审视》(组诗)翼华 | 种一树雪花(三首)凌晓晨 | 池塘里的枯荷(三首)梁雯 | 凛冬将至(三首)伊唐波 | 人间微微幸福的疼痛(组诗)半亩花田 | 有诗的日子都是隆重的(五首)李本 | 《山水变奏曲》(组诗)咸阳市诗歌学会
《泾渭诗萃》原创诗歌微刊
投稿邮箱:xyling708@163.com
(作品附作者简介+照片)
文中图片未经说明均来自网络
声 明
1、本平台原则上所有来稿均开通“原创+赞赏”功能,以保护作者作品版权。
2、赞赏完全根据读者自愿,所收到赞赏金额(10元以上)80%返还作者本人,20%用于平台运营。
3、所收赞赏金额将于每月月底统一合计,返还作者本人。若有疑问,请后台留言。
悦读诗歌滋养灵魂
扫码关注泾渭诗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