岢岚老家的饭,一辈子也忘不了…

岢岚老家的饭,一辈子也忘不了…岢岚老乡俱乐部2015-11-06

熬糊糊饭
(糊糊饭,老家人早年都吃的一种早食,简单省事少用粮,至今难忘。)
黎明未醒,天地还在混沌着
山谷里升华的雾霭正融化着这一天的梦
母亲把玉米和山药和合于一起
把河水与小米调拌在一起
再点燃一束半干不湿的柴禾
小花狗叫了,儿时的岁月便开始了快乐的旅程
还有几块窝窝头可就,洋瓷碟子里随意地放着
饥饿便失去了味道,没有太阳的光芒
窗外也很是灿烂,就似那啪啪作响的炉火
从春荒能一直燃到深冬的温眠
熬糊糊饭必须有莜面加精,莜面是长纤维的东西
正好符合父亲和我及弟弟们的腿脚和胃口
行三十里山道不能喊累,割几十垄谷子不能直腰
骡子驼着厚重的大山在前面
我们父子背着厚厚的麻袋在后
那时的天很高,地不暗,山道边的蝈蝈声叫得很欢
一场梦醒,我已是归来的旅人
游人身弱,只行百里肚子就连连叫苦
母亲半夜悄悄下地去熬糊糊饭,饭熟了,天就明了
原来糊糊饭是山地山土山石山木山草山水和山人的水乳相依呀
昼夜过后,便会结出一层油油的脂香
化浸在心壁的四周调养身心
便如终生追寻的霞,终会被那颗太阳映得五彩纯光
磨山药抿面
(将山药磨成糊状,加入莜面、粉面等,用木制床子抿成小细条状直接下锅,煮熟后加以汤料,味道特别,特别为当地人喜欢)

很粗糙的工艺,泥土中长大的子孙
注定从诞生的那天起便难登高雅厅堂
连同它的各类化身报身,福气只在平民的舌尖
山涧溪水能融化所有的苦难与贫瘠
把粗笨的山药磨成黄泥般的汤,节节润肠
似黄河般弯曲,且有无数的荆棘生出
反复抿压与挣扎,在芜蔓中伸长再断裂
投入沸腾的岁月,四季就开始忙碌起来
与升腾的雾气相裹挟,沉浮不断,喘息不断
待那锅清水有了淡淡的泥土味道,生命便脱胎换骨
重归大地,再高隆起另一道起伏山梁
饮食渐至精美,复古让城市人想起儿时的这一土吃
土豆是很愚昧的,特恋贫穷的家,不想远出为富
所以,我让妻子试着也做一碗山药磨面回乡
妻子想了一夜后说,少那口蒸气腾腾的大铁锅
——一家只三人,用得着吗
豆面饸饹
圆似宝珠,坚如玉质,串一条长长的黄色金线
你便柔软至极地温顺,这得一份悠闲的心情
豆面自从豆中来,大豆,小豆,红黑豌豆
无论岁月多长,都有一颗坚定不移的心在为日子作主
豆面太硬,胜过这里的所有烈风和寒雪
似泥里的石,从原始时起磨炼方可有魂
故而,它的味道直朴朴的,呛人如辣椒
还需加入众多的辅料,如温和的小麦,圆融性情
饸饹,亦名河捞,小时就这么叫的,很象形的文化
这河就在城外,弯曲不断,由东向西
背逆了华夏大地的走向,却有了属于自己的印迹
烈烈的柴火点燃,热闹的红白大事,只它能送故迎新
这还是一门技术,上一代忘掉,下一代便无法消受
妈妈说,和面得用温水,静待半天才有劲
奶奶说,还得加点榆皮作精,豆面特难伺候
爷爷说,吃吧,放开肚,捞一碗耐饥一生
大烩菜
就是把岚峰的形韵和岢山的实体彻底相融
才会有如此的五味杂烩,齐香齐出
白菜,粉条,豆腐、猪肉,油煎山药覆其上
漪河水一瓢瓢浸满,烈火大燃,蒸气腾腾
整个坡谷都醉了,鸟雀按下了白云的头
都是无私地参与,不讲究什么自我与个性
现代人信守的科学,老民们不去理弄
菜可煮,面可炖,粉条不能和土豆相逢
一母三性,一体三用,这里的山河相融也相隔
看山真的不尽是山,观河河里全部是人
吃大烩菜,就是吆众乡民来聚,杀猪起屋或迎新
海外的博士回来,也递一大碗过来,换肠固根
和而有我,合中是你,荤素均可,却不能半碗端出
待怀开汗出,抹一把油津津的脸,再高叫一声
二嫂,还有油糕吗?来两蒸馍也行
羊肉饺子
如果一咬,满嘴流不出油的不算
如果出锅,个个瘦弱瘪小的不算
如果一挑,喷不出浓浓羊肉味的不算
如果都算,那还得再加嫩黄的萝卜碎馅
五色俱全的祝福,四面八方的喜庆,便是过大年
里里外外的日子就都福气盈门了
穿得烂,走得慢,偏食疙疸家常饭
这是儿时的民谣,这里的财主不多也不狠
一分一厘积赚,只要过时过节有羊肉饺子下锅
管它四季兵慌马忙,一锄一梨地耕
玉脂般的羊油能润化透厚厚的土层
暖无言的身子,睡千年的土坑
外素内荤,朴实与精美组合再渗浸
皮细白,肉黑韧,拌几缕绿葱,放几点黄姜
棱角分明的形,内容丰富的心,不需言词
沾几滴蒜醋,化去万千块垒为长夜取暖
征人壮阳,离人消思,洗换一世身心
待春冬再次交替,你我便都是岚山的主人
糜米捞饭
糜米焖酸饭,那是河曲的特产
岢岚人正气纯,沟梁豪迈
大地蕴藏什么,生命就滋长什么
糜米是五谷之一,居于黍前,耻于麦后
东山上的糜子,产量高过西山的谷
岢岚收留也爱养活逃荒来的众多穷人
穷人有糜米吃便开心,二妹妹不嫌三哥哥贫
几勺勺挖来,一颗颗尝,那日子过得也很清亮
有社便有了稷,祭社坛,用稷品
一碗糜米水洗过,火煮过,气蒸过
金黄的外表,洁白的心,稷是它的别名
每一粒都敬献天地神灵,五谷就丰登
身心在开水中洗礼,捞出便成饭
团成团,揣在衣袋上路,盛进饭钵下地
大热的晌午,手端一碗捞饭,就两筷子咸菜
上面加一勺菜胡胡,吃得猫也叫狗也欢
糜子耐旱,磨成的面也粗沙似土
糜子特能抗瘠薄,再少的雨水,再陡的地
糜子不会断苗,根深深地向四周扎下
结出的颗粒万万千千,一穗一穗的沉重
二道糜子碾三遍,白生生的爱死个庄稼人
万千古民把它作为朴实无华的象征
所以,它遍种在红军东征的艰辛路途
它随着成吉思汗走向遥远的欧巴大陆
岢岚是个好地方,从延安来的主席记忆犹新
这里高坡上有一片片的糜子,糜子捞成的饭
养活了革命,也养活了我的祖先及兄弟四人
软米油糕
油糕是软米做的,软米也叫黄米
就是硕鼠硕鼠专食吾黍的那首古诗
古诗很风雅,民歌很婉约,更直朴
米酒油馍木炭火,热腾腾的油糕摆上桌
坐在炕上的不只是回延安的诗人
还有东南西北的游客
岢岚人待客不会说话
只一盘既甜又绵的热油糕
让你吃得鸡鸣五更不知身处何方
油糕金黄,色泽诱人,绵软适度
能拉长小孩的舌,沾掉老人的牙
嚼得久了会流出一串串的口水咽不下
最数西川的软米精又细,内包红糖
外皮起泡,酥松润滑,馅软味醇
说是穆桂英大胜辽兵犒劳将士
又说是佘太君挂帅出征充战粮
还道是薛仁贵征西,三箭发威定天下
形胜之地,养生福址,胡麻油炸黍米面糕
香气浓溢,直冲云霄,缭绕九天仙花坠落
岢岚人吃糕就是过年,过年的岢岚油糕
可以从冬放到春,由秋再保存到盛夏
这是乡民千辈的绝活,千天千夜的佳酿
冷水浸泡,入笼蒸熟,乘热揉合,晾胚切片
纯手工制作,一气呵成,全武力的干活
只待个个福气饱满的素糕一入滚烫的油锅
一声滋响,人间最真之烈香顿然扩充十方八界
沉醉一切过往的生命,赶牲灵的骡子停下来
二妹妹的毛眼眼睁开来,阿宝的想亲亲响起来
大汗淋漓的汉子便成了天地之英雄,豪迈万千
大烩菜,炖羊肉,蘑菇汤,没有了香香的油糕
那便不是岢岚的山,不是漪河的水
三十里莜面,四十里糕,二十里捞饭饿断腰
软米油糕是岢岚的定神针,耸立的宝塔顶
舌尖上的中国,没有了油糕,大西北会倾刻失重
圪和饭
在省城叫和子饭,三晋大地的农家土饭
稠稀一锅,南北通吃,老少皆宜
制作方便也简单,老百姓的吃喝
不需要那么精致讲究,顶日月,披霜雪
秋来冬逝,或饥或饱终是吃不够
蔬菜,小米,面条,番瓜,鸡鱼虾
氽羊肉,煮红薯,香椿芽,再下一把新黄豆
油煎葱花带野韭,莜麦鱼鱼马铃薯
捞尖,拌面,豆面,加上半勺老玉米
几滴老抽,一撮咸盐,胡麻芝麻漂香油
和而不同,同而不和,软硬搭配
不论荤素,岂管颜色,和中有食神
岢岚的圪和饭最为朴实,莜面山药是其主体
豆角泛绿,青菜显白,红红的萝卜脆个生生
早一碗,晚二碗,春耕秋收浑身有劲
有月饼是干饭,无馒头就啃张山药饼
小米有精,蔬菜调胃,莜面养身又耐饥
三打一和搅,南北河川的品性全化于心底
万物合于一锅,阴阳互为一身
说是食物有相克,谁料苦辣酸甜不分彼此
五气归元顺其自然,至善岂有分别心
不要说山村落后,食物粗简,胡吃乱做
原来至理哲学在舌尖上诞生
和,是岚山特有的山风带来的歌吟
和了便顺了,顺了便有了富了
岢岚的圪和饭符合华夏九州的口胃
岢岚的水土把古今的铅华一一洗尽
凉河捞
(把山药磨成汁,掺入莜面,蒸熟后再挤压成条,就汁而食,可为夏日山农解暑充饥)
刚从热火中脱胎,再到凉水中永生
生命如此反覆,四季因此多色
从山沟到高坡的路有荆棘也漫长
土豆和莜面的牵手,开始了新一轮的命运
这是一份难得的旷世情缘,从荒原到屋舍
从山谷到河畔,沸腾一世,冰凉一生
任南北挤压,东西成团,心魂融到了一起
便不再有酷暑与饥寒,世道万千
有汤也吧,无菜也成,生于盐碱瘠困
凉热都可把四季的风云领略珍存
吃凉河捞,不需要羊肉增味
只要几块蒸熟的山药或半勺盐汤
日子便有了品啧的味道,这个夏天就有了收成
收成需一粒粒拾拣,河捞是一根根挤出
如果明天的夜还很长,落下的风沙很重
那就再挤压几个回合,河捞床是榆木做的
锅里的水能把最酷的霜雪沸腾
凉河捞必须放得凉了,吃起来才会浸心
逃荒的爷爷这样吃,我也这样做给女儿吃
长长的河捞便永远挤不断,捞不完
吱吱的酣声,送走红日,再唤来又一个黎明
岢岚月饼
说不清是神池的神多,还是岢岚的山多
神隐藏于大山最精美的物品中
少了各类珍奇异宝,神也难为中秋的宴
月至中秋万物圆,岢岚人再忙也一定要打月饼
三油三糖那是为了十分的甜,芝麻包裹花生
玫瑰花香半年前要味,青红丝专挂奶奶的齿唇
玉米饼粉碎为馅,雪白的白里再加点苏打和碱
土火炉一个个架起来,胡麻油倒得瓮底朝天
叮叮当当是农家的丰收,一炉炭火馋到一座县城
焦黄的皮,清香的味,熏醒了酣睡的土地灶王爷
烧手烫嘴时咬一口,那便是神仙的最乐
神池的月饼岢岚做,岢岚的月饼专门赠给高高的山神
岢岚人做的月饼里不空,外不陷,皮不焦
黄灿灿的一个园,清清楚楚的棱和边
擦酥带起皮,混糖伴龙凤,皆是吉祥如意
实实在在的内容,馅香皮酥,松软不腻
从初秋至深冬,从村野到万里远亲
久存不变的是双手揉出的一团团浓郁
从春秋到明清,守边戍关,耕读传家
祖祖辈辈的魂魄全寄于这一轮香月
一任秋风再紧,霜叶变红,离人远游四方
九天必需祭拜,大地终有一轮圆心在守护
岢岚的月饼紧包着岚山的魂和漪水的神
厚道的山神吃了上千百年仍嫌不够
舍不得把美名扬出去,怕纷乱的世人齐来品
岢岚麻花
不长不短,不粗不细,山里人长的也这标准
不加芝麻,不添桂花桃仁,那些装饰他们不爱
不硬不软,不咸不腻,不焦不嫩,他们说这最好
一股单调,三股不要,两股阴阳对应搭配,规则遵循大道
且松且紧,有凸有凹,勾连均匀,这是祖辈独传的美艺
岢岚的麻花城乡同一种做法,南北相同的味道
旱涝不变,春秋皆宜,单根出卖,整箱馈赠
不需在十八街到处张扬,流传于晋北小村大镇
龙凤盘旋,袅娜玲珑,流畅多姿,齐刷刷的一列美人
岢岚人做麻花,阵势大,吆喝紧
提前三天请人传话,前二天挖白面发酵备老肥
白糖兑碱面,文火化冷油,油热搓肥头
面饧好,切大条,一济一济堆积静醒
一锅凉好的开水随时准备上手
一桶明溜溜的胡麻油转眼全部倒尽
然后,便脱衣伸赤臂,全武力而上
一口丈八大瓷盆,一家男女老小的忙碌
最苦的是和面成剂,双臂带膀上下翻杵
最乐的是搓条辫麻花,家人邻里围坐一桌
五指纷纷前后,麻条婉转跳跃
待满屋的胡油清香渐渐溢出,无数条翻滚的鱼龙下锅
中秋便来了,月儿就圆了,瑞雪微笑着开始降临了
吃金黄的麻花,喝香辣的羊汤,还要煎上一笼油食子
岢岚人的吃喝惊吓四季,岢岚人再穷也不愿亏欠自己
岢岚人吃的是天,喝的是地,胃口大,心气高
迎风雨,送日月,他们个个心花怒放,一脸盈盈的喜气
酸溜溜
小时叫它醋溜溜,绿绿的果,红红的酸
大雪一浸,就变成黄黄的脸蛋,浑身的笑
酸得人心里发怵,啧得人神魂难安
上山打柴,一定要四处寻找
拨来密密的荆棘,爬上高高的山崖
它在云里傲立,我在风里痴望
说醋溜溜没用,有雨便生,随土而埋
牛羊不食,飞鸟不栖,根茎叶花果俱全
安居深山荒野,静养出颗颗饱满品性
性温味涩,能活血散淤,生津止渴
毛刺众多,可祛痘美容,抗衰老
护山坡,固生态,粗野低微原是高大伟岸
情到深处酸溜溜,一首歌唱醒一座山
一座山接纳天地风云巨变,远方的客人呀
请你留下来,喝一杯酸酸的沙棘,你会豪迈千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