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八雅|献血记(张霞)

最美的人生
献血记

无偿献血,为了这个事,我早早就作了充分的准备,比如早睡,健康饮食等等。周一、周四,血站才上班,可我早已为此跑了好几趟,由于种种原因,今天终于可以献血。第一次献血,有点恐慌。400ml,体重仅有100斤的我,应该是极限!无知?医生该告知?居然献了400ml。
抽完约10分钟,浑身乏力,似乎毎个毛孔都不舒服,心慌,头晕,想吐,浑身发冷,冒冷汗,想大便,脸色惨白,嘴唇发冷,手脚发麻……失血过度之症!血站医生紧急救护:平躺,曲腿,扎紧手臂,喂糖水….当时感觉命悬一线。余华的巜活着》,巜许三观卖血记》,那些情节怎就发生在我身上,小说中的文字,居然像是在写我,会不会像福贵的儿子有庆那样活活被抽死?或者像许三观的卖血朋友走出医院就一命乌乎?是神志不清还是胡思乱想?
约20分钟后,不良反应稍有好转。我的声音微弱:“医生,请把我手机给我一下,谢谢!”。“喂,睿儿,妈妈献血晕了,来血站接我。”我无力低声哭泣着说。“怎么搞的?我马上来!”十分钟不到,儿子匆匆赶到。“妈,献了多少?脸色白得像一张纸,怎么搞成这样?好点没有?医生,需要做什么?……”儿子的焦急与嗔怪,如同一管热血注入我的血管,回流心房,输送到大脑,汇聚到眼眶,化着两行热泪嘀嗒下落,浇开了濒临枯萎的生命之花,瞬间觉得世界不再晕旋!
又过了约半小时,感觉好转,儿子一路小心翼翼护送回家。今日适逢暑假,儿子在家,可招之即来,他日工作岗位不知道远在何方?儿子小时,父母是他的依赖,曾经“无父何怙,无母何恃?”曾经,十五彩衣年,承欢慈母前。岁月无情,竟到父母依赖孩子之时!我们这代父母大多是独生子女,那些孩子远隔重洋的父母,又将如何面对这份依赖!而孩子对父母的担忧,恐怕只能“梦魂不惮长安远,几度乘风问起居。”了!
作者简介
张霞,笔名:空谷幽兰,幽兰,现为四川省洪雅县致远学校教师,洪雅县文联代表,近年来在巜雅风》巜沫若风》巜人力资源报》等国家、省市各级刊物发表文学作品与学术论文多篇;代表作:巜老师,我心里的一抹暖阳》巜诗在远方,我在路上》《烈火中永生》《您从远方走来》;其中巜余怀伦,真是能!》获四川省教育厅“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四川学校后勤征文比赛”一等奖;《三寸粉笔书春秋,一生秉烛铸灵魂》获眉山市教育系统“不忘初心、立德树人”师德演讲比赛二等奖;也曾获乐山市优秀青年教师,眉山市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展示二等奖等荣誉。写作特点:能够透过独特的视角,记人事,描风景,抒情韵;语言凝练而富有张力;感情细腻而有温度。
欢迎关注:古风八雅编辑:楚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