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首最经典的临江仙,是非成败如过眼烟云

临江仙,原为唐代教坊曲名。全词分两片,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此调唱时音节需流丽谐婉,声情掩抑。
“临江仙”三个字给人以清宁、婉约的感觉,《宋词三百首》中共收录了五首《临江仙》,都是传世的名作。
推荐10首经典的《临江仙》,一起体会其中旖旎风情吧!
最唯美的临江仙: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临江仙》
宋·晏几道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这是一首念旧怀人的名作,晏几道曾和歌女小蘋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而今小蘋不在身边,他追忆曾经相逢的美好,抒发了对小蘋的挚爱之情。
全篇由怀人之境,进而写所怀人之事,情真意切,意境优美,语言精工,堪称杰作。
最大气的临江仙: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临江仙》
明·杨慎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是一首咏史词,全词基调慷慨悲壮,意味无穷,读来荡气回肠。此词在渲染苍凉悲壮的同时,又营造出一种淡泊宁静的气氛,并且折射出高远的意境和深邃的人生哲理。
人生有限,是非成败如过眼烟云,而宇宙永恒,江水不息,青山常在,全词表现出一种大彻大悟的历史观和人生观。
最伤怀的临江仙: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临江仙·寒柳》
清·纳兰性德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
疏疏一树五更寒。
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
湔裙梦断续应难。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这是一首咏柳的词作,全篇都由“柳”贯穿, 但又通篇以情入景,借景入情,“比” 与“兴”融为一体,写柳,亦在写人,写“寒柳”,亦在写“伤情”。
词人写柳树而及女子,联想到心爱的女子,曾经美好的相会,应该再也不能重续了。遂将愁思寄给西风,可是,再强劲的西风也吹不散我眉间紧锁的不尽忧愁。
最豁达的临江仙: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临江仙·夜归临皋》
宋·苏轼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鸣。
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夜阑风静縠纹平。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这是苏轼谪居黄州时所作,某一天,他醉酒归来,家童已熟睡,无人开门,只得“倚仗听江声”。
回想多年宦海沉浮,几经挫折,诗人静夜沉思,豁然有悟,既然自已无法掌握命运,不如趁此良辰美景,驾一叶扁舟,随波流逝,任意东西。可见其豁达浪漫的性格。
最沧桑的临江仙: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
宋·陈与义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
长沟流月去无声。
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
闲登小阁看新晴。
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陈与义是两宋之交的词人,他是洛阳人,北宋覆亡后,陈与义流落到南方,回忆二十多年前的往事,百感交集,不禁感叹今昔巨变,写下了这首词。
当年与友人一起畅饮欢聚,对着杏花疏落的清影,我们吹笛直到天明。而今国破家亡,几经流落,亲友四散,再回想起往事的美好,萌生对家国和人生的惊叹与感慨,韵味深远绵长。
最悲伤的临江仙: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南唐·李煜
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金粉双飞。
子规啼月小楼西,
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
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
炉香闲袅凤凰儿,
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这首词是李煜在围城中作的,当时围城危急,无力挽回,诗人缅怀往事,触目伤心,故全诗所发之亡国哀怨,深切感人。
诗人通过借思妇怨女之口传达自己亡国失势,朝不保夕的无奈愁恨之情。全词最后一句当是词眼,一个“恨”字贯穿全篇,不忍卒读。
最执著的临江仙: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临江仙》
宋·晏几道
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曾逢。
罗裙香露玉钗风。
靓妆眉沁绿,羞脸粉生红。
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
酒醒长恨锦屏空。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这是一首怀人之作。上片回忆当年与一位姑娘初见和交往的情形,把女子描绘得娇美动人。下片写分离后的思念。时光流逝,不知她身处何方。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词人在春雨飞花中,独个儿跋山涉水,到处寻找那女子。尽管这是梦里,他仍然希望能够找到她。词人深沉的爱恋和思念令人动容。
最旷达的临江仙: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临江仙·送钱穆父》
宋·苏轼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
依然一笑作春温。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
尊前不用翠眉颦。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苏轼与友人钱穆父久别重逢,短暂相聚后,两人又要分别,苏轼写此词相赠。
他赞赏友人面对坎坷奔波时的古井心境和秋竹风节,抒发了对世事人生的超旷之思。词中没有缠绵感伤、哀怨愁苦或慷慨悲凉的格调,充分体现了作者旷达洒脱的个性风貌。
最清新的临江仙: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
《临江仙》
宋·欧阳修
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
小楼西角断虹明。
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
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
凉波不动簟纹平。
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
夏日傍晚,阵雨已过、轻雷疏雨,小楼彩虹,雨后晚晴,新月婉婉,好一幅夏日美景,尤其是“断虹明”三字和“月华生”三字的妙用,把夏日的景象推到了极美的境界。
小楼绣阁,玉钩放下、帷帘低垂,女主人公阁内鼾睡。只见她躺着的凉簟纹理平整,不见折皱,而她头上的钗钿则垂落在水晶枕旁。真是风情无限。
最愁苦的临江仙: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
《临江仙》
宋·李清照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
柳梢梅萼渐分明。
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
谁怜憔悴更凋零。
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
李清照南渡三年后,写下此词。词人闭门幽居,思念亲人,自怜身世;进而追忆往昔,对比目前,感到一切心灰意冷。此词不单是作者个人的悲叹,而且道出了成千上万想望恢复中原的人之心情。
“谁怜”二字,表明词人身处异乡,孤身一人,无人可诉。而一个“更”字,道出了词人的心境日渐一日的悲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