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崖头的传说

木崖头的传说
在岚漪河下游,离温泉乡党家崖村十来里,有个
叫做“木崖(读作nai)头”的地方。木崖头分阴阳木
崖头,终年不息流淌着的岚漪河水让它们隔河相望。
从阳木崖头过河,就到了阴木崖头。在这里,河
水拐了一个弯,阴木崖头就是那块凸出的“小岛”。上
了岸,你会看到在青石崖上,一个足有县城鼓楼那么
高、那么宽的一个石窟,看上去很是神秘和突兀,人
称“石豁子”,也有人说它叫“卧龙窟”。走出十余米
深的石窟,穿过一道百十来米的石壕,又回到了河的
下游。
说起这“石豁子”,还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呢。
早年间,石豁子原来是一座青石崖,绕过石崖,
就是阴木崖头村,村里住着一个姓高的财主。传说这
个财主家不论田地、房屋还是牛羊、騾马,都有十万
之巨,猫儿还养了几大房。人称“高十万”,他家的牛
羊不用人工饲养,每天太阳出山的时候,只要打开圈
门,它们就会自己上山寻吃找喝,等到太阳落山,高
家只要一敲后院的那口大铜钟,它们就会鱼贯而归。
也许是怕这么多家财吃用不尽,高家可着劲的挥
霍,吃穿住用就不用说了,连小孩的尿垫子都是白面
烙饼,顶门棍是晒干了的黄米糕棒。
別看高家富得怕人,又那样奢侈,却财迷的要命。
他家的长工短佣,是喝冷水也嫌肚大;对那些讨吃要
饭的,用高十万的话说,是“宁背烂了、扔了也不给
他们一口‘’。
有一天,高家门上来了个衣衫褴楼的白胡子老头
颤巍巍地哀求高家给他一口饭吃,高十万皱着眉头不
耐烦地说:“走走走,我家哪有长余的东西打发你
了。”老头看到墙边立着的黄米糕棒,央告说:“把你
家不吃的那素糕棒给我吃几口吧。”高十万说:“我家
的素糕棒还要顶门哩!”老头又央告道:“那把地下的
那张烙饼给我吃上些也行。”高十万说:“想得美,那
是我家娃娃的垫厾子!”听了这话,老人气得发抖,颤声说:“真是葬良心呀!那都是粮食,这么糟践就不怕遭报应吗?”
这下可不得了,背后骂高十万的人倒是不少,可
谁敢这么当面诅咒呢?高十万气的一跳三尺高,一声
大喝,门里立刻窜出两条恶狗,如狼似虎地扑向老头。
奇怪的是,没等狗上了身,那老头突然不见了,把个
高十万惊得目瞪口呆。
正在这时,高十万的秀舌舌(结吧)闺女跌抢不烂跑进来见了高十万张口就问:“大,有个老汉问咱家甚时穷呀。”闻听此言,高十万事觉得此事大有蹊跷,踌躇了半天回道:“你就说驴年”。十二生肖中根本没有驴,高十万的意思是他家永远不会穷。秃舌舌慌打连忙去告门上的老头:“我大说,我家驴年穷。”谁知她舌头不会打弯,“驴”字从她的嘴里出来就成了“牛”。恰好那年是牛年,老头说“就今年穷哇!”转眼就不见了,惊得禿舌舌愣怔了半天。
后半响,高家门口又来了个要饭的汉子,伙房做
饭的伙计偷偷给了两个中午吃剩的肉包子,要饭的一
掰两半,尽血,一扔,落地化作两个绵圪丁羊,头也
不回奔向河岸,照着石崖“咚咚”就顶。
随着圪丁羊顶石崖的巨大回声,天空中忽然漫过一
片黑压压的乌云,接着滚过一个响雷,铜钱大的雨
点瓢泼一样倾泻下来。那声闷雷惊起一个粪巴牛,昏
头昏脑四处乱撞,恰好撞到高家召唤牛羊回家的铜钟
上,那声音不知咋会那么响,穿过雷声、雨声传到山
上,高家的牛羊騾马听到钟声,本能地向山下跑去。
下人赶忙去叫高十万:“有两个圪丁羊在顶石
崖。”高十万说‘’怕甚哩,叫咱的十万绵羊和它们
顶,看是那两个圪丁厉害,还是咱的十万编羊厉害
谁知绵羊一放出去,反倒帮着两个圪丁一齐顶石
崖,“咚咚”、“咚咚”,直顶的地动山摇。只一眨眼
功夫,石崖就被顶开一个三丈见方的窟降,高十万眼
睁睁地看着河水从窟窿中咆哮着涌上来,眼看就要漫
上他家的高台阶,才和家里人逃到山上,保住了性命。
等到惊魂稍定,睁眼一看,山下都是水汪汪的一片
房屋不用说了,就是那几十万牛羊骤马也被洪水推得
一干二净。
过了一阵,浪息了,水停了,河水也从石窟退了
下去,仍旧在河道里不慌不忙的流淌着。再看那被水
淹过的地方,已成为平地,而高家周围的人家却
和雨前毫无两样。高十万从此败了下来。
原来,老头、要饭的、圪丁羊都是神仙变化的
有的说是河神,也有的说是山神。
再说那块石崖上冲下的大石头,那天被河水生生
顶得离开了石洞,又涮开一道石槽,裹挟着翻滚着
顺着河槽,一直被推到了保德冯家川的黑窑沟,才停
了下来。
神仙昐咐一个人头猫身的毛鬼神去背回来安在原
处。毛鬼神领命,从黑窑沟辛辛苦苦背回木崖头,看
看离石豁子留下十几步远了,毛鬼神大喜。
正要放下石头歇一阵,高十万的老婆看见毛鬼神
背着比他大不知几百倍的石头,打惊拾怪的喊道:
“你个猴些些的人背那么大的石头,还压死你哩!”
话音未落,毛鬼神应声倒地,石头也从此在那里
生了根,到现在还像小山一样蹲在石豁子不远的地方,你若不信去看,尺寸和形状确实和石豁子一模一样。
高十万家败落后,方圆左右再没有出过高十万那
样大的财主,财主们对穷人的剥削也收敛了不少,他
们想发财,但更怕报应。
早年间,西川的人去兴县,就是趁河上了冻从阳
木崖头踩着冰过河,穿过石豁子,再顺着河槽一直向
西。每当路过这里,老人们就会给孩儿们绘声绘色
的说起木崖头的传说,走一遍说一遍,总也说不腻,
所以,五、六十年代西川人只要走过石豁子,都或
多或少知道木崖头的传说和高十万的故事。后来这
里修了公路,木崖头、石豁子、高十万也就淡出了
人们的视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