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世界】父 亲

父 亲

今天是十月初一,寒衣节。按照乡俗有老人去世的人家,子女们都是要买上纸钱,做成各式纸衣,带上祭品上坟祭奠的。
今天又是星期一,是我一周里最忙的一天。上课,批改星期天的作业,各种例会……几乎把我一天排得满满的。我正想着,该抽哪个时间去祭拜母亲。电话铃响啦,不用看,就猜到是父亲打来的。
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甚是思念。每到祭日,总要给我打电话,生怕我会忘记。好像子女们一次不去祭拜,母亲就会在那边挨饿、受冻、被困街头……
我忙接起电话:“迎春,你今天忙了不?”“忙,爸,有事?”,我故意这样说道。“噢,没事儿,我随便问问,那你忙吧。”父亲总是这样。也许是父亲知道我平时真的很忙,也许是87岁的老父亲觉得自己真的老了,像一个小孩在健壮的子女面前说话总是小心翼翼的。
我也没多说什么,电话就这样挂断了。
跪在母亲的坟旁,满道梁的荒凉。满山坡的孤寂。回想母亲辛苦的一生,一丝悲意袭上我的心头,眼泪不由得落了下来。
晚上终于闲下来了,我弄了点父亲喜欢吃的下酒菜,急急地向父亲家走去。我不能让父亲一直牵挂着。
和父亲喝起酒来。我和父亲说了祭拜母亲的事。父亲开心地像个小孩儿,喝着小酒,吃着肉,叙说着自己当年的种种壮举。父亲脸上洋溢着一种自豪,满足,幸福……我却鼻子一酸,眼泪不由得涌了出来。我忙将脸侧到一边。
87岁的老父亲,虽然住在了我给买的小楼里。虽然平时有我们的照应。但毕竟是一个人住着。那种空落落的孤寂,从父亲那爽朗的笑声中,明显的感觉得到。虽然嘴上说着让我们宽心的话,但我能明显的感觉到父亲对我们的依赖。只要我去了,父亲总是出来客厅陪我坐在,说着那些说不完的话。再好看的电视节目都不去管了,而且总是喜欢让我陪着他喝酒。
喝完了酒,我将碗筷等拾掇进了厨房。父亲的地面很脏。洁白的地砖已看不出了本色。应该好长时间没有清洗过了,踩在上面还感觉到粘脚。我不由得眼泪又涌了出来。洗完了碗筷,我拿起了拖布……
一边拖地,一边看到阳台上父亲自己洗出的挂满晾衣杆的衣服,我的眼泪又来了……
编辑:齐迎春 邮箱:1226367948@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