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三六厂大道

———-
行走三六厂大道
四川射洪 朱国平
我们行走在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五三六厂的大道上。
三五三六厂只是官方和媒体才那样称呼,民间口头上,只叫它三六厂。老百姓喜欢简化。
我们——来自北京的《中国法制报》退休高级记者黄德明,来自湖北十堰市的中国三线研究会常务理事吴学辉和理事邓龙,射洪市著名自媒体《西部射洪》网董事长袁明五,《视觉射洪》主编胥洪宇,以及我这个近年来在射洪文坛上出了点风头的小文人。
三六厂的新主人、四川彩皇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桂雪梅女士,以及她的助手、副总经理瞿波,陪着我们。
说句很骄傲的话,我才是今天这次参观的主角,他们都是陪同者。黄德明大记者,早一天就来了;吴学辉和邓龙这两位三线建设的研究者,也来了好几天;袁总和胥洪宇多次来过。他们已经对三六厂参观过了,有的还不止一次。只有我是第一次参观。所以我才这样来显摆,给自己头上抹些光华。但愿我这样很炫耀的说法,不至于冒犯了这些名流大咖们。
其实,我也不是第一次来三六厂。40多年前,我跟随外婆和母亲多次来过三六厂,只是记忆里,儿时眼里的三六厂已经很模糊了,记不清她的全貌了。一个月前,我随文联脱贫攻坚采风小组,来过三六厂,采访过公司副总瞿波和一位叫周巧的很干练的年轻人。但那次,因为时间不待,我们只在厂办公区的道路上走了几百米,便坐在公司餐厅对面的街道边,一边喝着公司的特产金丝皇菊茶,一边采访交谈,顾不得全面参观三六厂,留下了一个遗憾。
我是应桂总的邀请而来。
我与桂总结缘是因为一篇文章。那次采风中皇村,回去后写出的文章,写到了三六厂,也写到了桂总。桂总读到后,托胥洪宇捎话,要请我吃个饭。我欣然接受。于是就在这7月21日中午,我与桂总在山水唐城见了面。餐饮间,桂总频频给我敬酒,感谢我宣传了她的公司,倒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我那篇文章并没有专门写她的公司,之所以提到了她的公司,是因为她的公司入驻中皇村,入驻三六厂,给中皇村老百姓带来了福祉,使他们在脱贫攻坚中能够顺利地脱贫致富。桂总是达川人,不远千里来射洪谋发展,为射洪人民谋福祉,我作为射洪人,作为射洪的一名文艺工作者,其实应该为她唱赞歌。我们射洪脱贫攻坚能够顺利取得胜利,真应该感谢桂总这样的致力于“三农”经济发展的企业家。
餐后,桂总又邀我去参观三六厂,并说明天遂宁市委主要领导要来考察三六厂,今天正在布置接待工作——《西部射洪》老总袁明五到三六厂,就是来同桂总商量媒体报道事宜的——我自然很高兴。那天上午下着雨,午后雨停息了,看来上天很给力,也在有意促成我这次参观。
我们沿着大道,徐徐前行,参观了三六厂的全部厂房。这些当年机器轰鸣,如今却空置着的厂房,那样的阔大,令我很兴奋,尤其那长达几百米的大房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想当年,成百上千的机器在里面轰鸣,那是多么的壮观,多么的有气势啊!可惜时光不再,那一切都随着三六厂的迁移而一去不复返了。这些空置的厂房,还有那些缘山而建、错落有致、一栋接一栋的职工宿舍楼房,只能在历史的时光里,任灰尘肆意嚣张,任蛛网肆意侵略,空荡荡,了无生机,只令人喟然长叹,心中充满惆怅。
所幸桂总的彩皇公司来了,三六厂再次焕发了生机,又要重现过去的辉煌与荣光了。
我们一路都很兴奋,见什么都喜兴,都好奇,都议论,就像一群天外来客,不识人间春色,又像一群没出过远门的孩子,外界一切都是那么新奇。那株网红树因为已见过多次,大家已是见惯不惊,激不起多大的兴奋劲。但悬崖高处,那棵枝繁叶茂、结着密密实实的青色小果儿的菩提树;岔路口,那株高大、树身光溜泛着银光的小叶桉;从下边农家地边匍匐攀缘而上、在道边杂草丛中无拘无束地疯狂扩张、大叶繁密的毛豆藤,却引起了我们的极大兴趣,大家兴高采烈地对着它们又是拍照又是合影。
三六厂是寂寞的,安静的,空旷的,我们一路走过去,没碰到一个行人,甚至连鸟儿也没见到几只,但那天,因为有了我们,三六厂热闹了,生动了。
我一边走,一边努力寻找着三六厂的历史遗迹,还真没让我失望,反映那个特定时期的标语还存在不少,宿舍楼墙壁上的宣传画也清晰可见,一间大概是当年的陈列室的墙壁上,还完好无损地保存着几十张反映三线建设生产生活的黑白图片。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厂区的尽头,居然出现了机器轰鸣的声音,我和黄大记者循声而进,见一间偌大的厂房里,整齐摆放着几大排几十台织布机,几名女工正在各自负责的对向摆放的两排织布机前小跑步般紧张地忙碌着。见到这个意外出现的织布车间,听着满室织布机清脆而有节奏的“札札”声音,我的脑海里立即想到的是,三六厂并没有远去,它仍然还在这里。这个车间令我兴奋,黄大记者似乎也很高兴,我们都举起手机,兴致很高地拍下了好几张照片。
但最令我兴奋的,还是桂总对三六厂的改造。
三六厂原本是座军工厂,尽管它只是生产军人的被服。它是三线建设的一处宝贵遗产,一段红色历史记忆。打造它,开发它,把它作为文旅资源,把它作为革命历史的教育基地,自然离不开三线建设的红色元素,离不开军事设施。而涉及军事,自然离不开坚船利炮,离不开铁血军魂。桂总开发它,就是准备利用三线文化来牵线搭桥,在数年内建起系列军事题材博物馆。将来,这里会出现抗战博物馆、知青博物馆、建国博物馆、三线文化博物馆、三五三六厂博物馆、军装博物馆。届时,重型大炮、坦克等军事设备,也将如数列陈。这里,将再现过去时光,来这里观光旅游的人们,可踏寻先辈足迹,寻访红色元素,感知峥嵘岁月,体验奋斗精神。
这是桂总的大手笔,也是桂总的独特眼光。
参观中,我们看到了刚刚运抵的崭新的军事设备。它们是一架战斗直升机,两辆坦克,两门重型战炮。桂总骄傲地告诉我们,坦克和大炮都是可以打得响的。这说明它们货真价实,不是仿制品,当然他们也不是现代化的重型武器,而是早已过时的淘汰品。但桂总能够购买到它们,这能力超强啊!看到它们,我惊奇之余,也极端佩服桂总。桂总个子不高,身体也瘦削,有点弱不禁风。但这样一个小女人弱女子,却凭自己一己之力,办成了大男人强势男人都办不了的大事情豪壮事情,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巾帼盖了须眉,了不起!
看到这些军事重器,我于对桂总的佩服中,也充满好奇,想知道这些军事设备的价格,我悄悄询问桂总,桂总只淡淡一句“几十万”,不肯多说,更不告诉我真实的价格,也许这涉及到商业机密吧?我很理解,但也很遗憾!
临走,我对桂总说,菊花节我还要来参观,专门来吃一吃你们的菊花宴,桂总说欢迎欢迎!
短暂的接触,桂总留给我的印象,她不只是一个女强人,还是一个很有情怀的人,没有某些成功人士那样的骄矜和傲气。我眼里的桂总,低调,和气,善良。这样有情怀的企业家,我很喜欢,很敬重!
桂总的菊皇公司落户射洪,打造了名动川中的中皇菊谷,去年还成功举办了首届“中皇彩菊文化旅游节”,获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声誉。如今中皇菊谷的菊花又绽放出了它们的绚丽色彩,第二届菊花节即将开幕,我写下此文,顺便也为桂总的菊花节做个宣传。朋友们,菊花节时,请去三六厂吧,请去参观中皇菊谷那五彩缤纷的菊花的海洋,请去吃菊花盛宴,更主要的,请去参观三六厂的特色文化,领略那独具魅力的红色情怀。
2020年10月24日
END

eauty╲
【作者简介】朱国平,男,四川射洪人。陈子昂文学社理事。有100余篇小说与散文散见于《华西都市报》《四川工人日报》《企业家日报》《川中文学》《文化遂宁》《遂宁文史》等报刊,多次获全国范围的征文奖,是第二届“遂宁好网民”。
往期精彩作品
?《和一场秋风过招》
?《横刀立马壮征程》
?《留住老街》
?《梦回军营》
?《和村里的贫困户交谈》
?《想你一年又一年》
?《寒露,欢迎你》
? 《时 间 之 河(散文)》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组诗)》
?《中秋的思念》
?《三代人三个兵 一家人一颗心》
? 《莫姬作品专辑》

征稿说明征稿内容只限诗歌,散文,随笔,必须为作者原创首发。
稿件内容要遵守国家法律,不射影政治,不传播迷信。
赞赏达到15元以上的作品,超过部分全部归作者,另对阅读量在1000以上作者,发放稿费。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也可加微信HHWYWK2019
平台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及时告知,进行删除。
黄河文艺微刊管理团队
名誉顾问:薛择明
总顾问:晴蓝 社 长:幕雪云峰 主 编:伏尔加
策 划:慧子
主播团:黎阳,莫姬,蓝影,齐建华,白水河子
发现更多精彩
关注公众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