岢岚方言

岢岚方言,主要是指城附近10千米以内的地区方言。到于四乡方言大不相同。随临近县而受其同化。如北川接近五寨,而五寨方言与岢岚相近,形成五寨、岢岚方言混合,俗称“二圪来腔”。
本县方言属北京语系,它与普通话比较,用字遣词和语法结构基本相同,而腔调韵脚却有所差异。
一、语 音
方言腔以多抑扬、少顿挫,惯音重,同音与近音字多混淆不清,方言声调为六声,即阴平、阳平、上声、去声、轻声(不称号)、入声。普通话没有入声字,而岢岚方言入声字很多,同音几声字中有的转为普通话,有的则保留了古汉语中的入声字。
北京beijing岢岚人读bijing北是入声
音韵变化:
方言与普通话比较,声母和韵母多有转化,主要表现为:如普通话中声母为zh、ch、sh的字在方言中多转为z、c、s。
站zhàn岢岚人读zan
产chǎn岢岚人读can
山shān岢岚人读san
普通话中声母n和l与韵母u相拼的字,在方言中常转化为nuo和lou的拼音。
路lù岢岚人读lou
普通话中声母和韵母ang、uang相拼的字,在岢岚方言中往往混淆不清,一般多以ang韵母拼读。光guāng岢岚人读gāng
方言中读书语与口语亦有区别。这种区别主要表现为:
口语中韵母a o e等,有时转化为i u,这些转化多无一定规律。例如:
摘zhāi岢岚人读ze 拍pāi岢岚人读pie
岢岚口语中还有一些特殊词语来表达一定的意思,例如:
“膳”【shan】意思为“住”。如:膳得哇!多膳上几天。
“嘲”【chao】意为请坐下聊一聊。或“叨啦叨啦”,“啦呱啦呱”。
“海哩”为“很”的切口音,岢岚方言中运用比较广泛。如:海哩好哩(很好),海哩多哩!(很多)。海哩灰尘哩!(很坏或很灰)。
“克”(ke)意为到或去。
“那敢是”、“那不是”、“那敢不是”,意为“是”、“那一定是”。
“袭人”、“俊样”、“拴整”“客喜”意思都是指人长得好看。
“袅扛”、“棍掉”,意思是指人穿戴得时兴好看。
“饭熟了,快吃哇!”口语中“熟”读【shou】,这是一个口语读音,别的地方很少听过。
“瓜达”意思是平常,没有突出的表现。
二、语 法
口语中的儿化韵很多,如名词、形容词中常见的有:老汉儿、老婆儿、媳妇儿、小孩儿、城门洞儿、枣儿、梨儿、杏儿、今儿、明儿、后儿、多会儿、一会儿、快些儿、甚会儿、、慢些儿。
语助词“吧”作应答或祈请时常为“哇”代替。例如“走吧!”口语为“走哇!”,“看吧!”口语为“看哇!”、“吃吧!”口语为“吃哇!”。
名词词尾助词多带“子”。例如“桌子”、“篮子”、“棒子”等等。
方位词“这边”、“那边”,口语多用“这厢”、“那厢”代替。
在问答对话时,话尾多加些“圪呀”、“来来”等多余不简练的语气词。例如:你克(ken)哪里圪呀?你做甚圪呀?你在哪里来来。
爱称常常将单音词重叠起来。例如,对于人来说,叫兰花的称“兰兰”,叫长寿的称“寿寿”,叫长命的称“命命”,诸如此类。对于禽兽、事物来说,称猫猫、狗狗、车车、手手、鸡鸡、蛋蛋等。
三、词 汇
形态方面的形容词语:
弯眉细眼 光眉俊眼人样客喜 酸眉醋眼
痴眉瞪眼 死焉倒气糊涂二八 长脖细项
弯眉大眼 眼白留顾本不赖彩 睡迷磕倒
迷离糊涂 扭腰趔胯眼斜嘴歪 丑资八怪
动作方面的形容词语:
斜躺顺卧 亮面马爬抢天不烂 跌倒马爬
打讥闹荒 七倒八撂
农家用语:
有钱人家,高骡大马,穷苦人家,寒碜小气;
资家薄业,没名没夜,庄户人家,柴草圪渣;
垒墙垛院,扫街掠院,担土垫圈,打扫场面;
守孤敛寡,抚男育女,逢新补旧,锥底纳帮;
推碾围磨,洗锅涮碗,少铺没盖,少衣没被;
崖塌水刮,锅破房漏,称米买面,打油灌醋;
有滋辣味,油香喷鼻。
其他方面词语:
烟篷雾罩 烟熏气打黑灯没火 灰火燎灶
揣天摸地不干倒净 邋里邋遢
土窑石窟 窄角旮旯土窑寒舍 冬暖夏凉
村野家当 热窑暖炕窄街背巷 圪柳弯曲
石头瓦块 拔脚不烂
弯迷细眼光迷俊眼人样卡西酸迷处眼鬼迷六眼
痴迷瞪眼死焉倒气眼必留顾本不郎当
睡迷瞌倒扭腰趔胯眼斜嘴歪丑姿八怪
斜躺顺卧梁面马爬抢天不烂跌倒马爬
打饥闹荒烟蓬雾罩烟熏气打灰火燎灶
黑灯瞎火圪柳弯正
方言词举例:
太阳——阳婆 星星——星秀
虹——讲jiǎng银河——天河
彗星——扫帚星 顶风——戗风
雹子——冷雨 冷蛋子
时令:
今天——今儿 明天——明儿
前天——前儿 昨天——夜儿
后天——后儿 上午——前晌
早晨——清早 中午——晌午
大后天——外后天 晚上——黑夜
大前天——先前天 下午——后晌
地理:
水坑——水圪洞土块——土坷垃
墙角——墙旮旯煤——(称大块为石炭、碎面为煤)
锡——白铁巷——核浪hélàng
房屋、器具:
住宅——住处 膳处 房院牛棚——牛圈
厕所——茅子门槛——门限
被子——盖窝 盖体毛巾——手巾
灯笼——灯楼烟囱——烟洞
暖水瓶——温壶火柴——洋火
火门——灶火天花板——棚板
顶棚——仰尘堂屋——堂前
熨斗——烙铁扁担——担杖
连枷—落哥
称呼:
已婚妇女——媳妇儿未婚妇女——大闺女
小孩儿——娃娃厨子——大师傅
介绍人——媒人交易员——牙子
身体:
头——头蛋子脖子——脖颈
眼珠——眼睛仁子单眼皮——立眼子腭
双眼皮——重较眼 花眼酒窝儿——笑面圪卜子
眼睫毛——眼扎毛吗唾水——涎水 憨水
落腮胡——连鬓胡 圈脸胡喉咙——喉咙
右手——正手拳头——锤头
屁股——厾du子膝盖——圪膝盖
脚——脚板字痣——眼
雀斑——残痧
医疗:
病了——难活 病哩伤风——风气哩
感冒——迫着泄吐——跑肚 跑茅子
恶心——麻烦麻子——疤子
驼背——背锅煎药——熬药 炖药
婚丧大事:
老者死了——殁了殡葬——发引
办婚丧事——做肆筵(分红白肆筵)
新郎——新女婿新娘——新媳妇
夜间哭灵——聒guo灵闹洞房——耍笑新媳妇
娶送戚——娶送戚 大戚斟酒——满酒
日常生活:
上工——动弹玩儿——耍耍
聊天——嘲一嘲住下——膳的哇
抽烟——吃烟小便——解溲 尿尿
大便——屙屎 巴屎(小孩大便称屙或巴)
晒太阳——向阳阳休息——歇歇
乘凉——歇凉打盹——打瞌睡 丢盹
打呼噜——打鼾午睡——歇晌
做梦——梦梦说梦话——睡说
嘲笑——笑话
衣着穿戴:
上衣——袄儿裤子——裤儿
围巾——围脖子围嘴——涎水牌子
尿布——屎布 垫厾子兜——插手手 倒插子
庄稼 蔬菜 饮食:
小米——谷米黄米——软米
玉米——玉蜀黍 玉茭高粱——稻黍
蚕豆——大豆谷子——粮食
向日葵——葵花、九灯莲圆白菜——茴子白
大头菜——芥菜马铃薯——山药
米饭——捞饭馒头——馍馍
面片——圪达红糖——黑糖
白酒——烧酒羊下水——羊杂碎
窝头——窝窝
禽鸟、畜兽:
牲口——牲畜公牛——臊牛
母牛——乳牛骟牛——犍牛
公驴——叫驴骟驴——骟驴
母驴——草驴公马(骡)——儿马(骡)
骟马——骟马母马——骒马(骡)
公羊——山羊称骚胡、绵羊称圪羝
母羊——母羊小羊——羊羔子
骟羊——羯羊公猪——臊猪 牙猪 种猪
母猪——科婆骟猪——羯猪
仔猪——小猪、猪娃子、猪拉子
母猪——米猪公猫——狼猫
母鸡——草鸡黄鼠狼——黄鼬
老鼠——耗子乌鸦——老鸹
喜鹊——野鹊子
麻雀——雀儿、家巴子、家鬼子、家雀儿
啄木鸟——啄(qian)树雀儿
老鹰——饿狼翅猫头鹰——猩虎
蝙蝠——夜蝙蝠儿臭虫——壁虱
蟋蟀——秋蝉儿螳螂——扁担
蝗虫——蚂蚱蝴蝶——蛾儿
蝈蝈——叫蚂蚱蝌蚪——圪蚪儿
商业:
账房——柜房路费——盘缠
赚钱—挣钱纸币——票子
银元——白洋客栈——旅店
理发馆——剃头铺锡匠——壶瓶匠
油料加工厂——油坊
教育:
文盲——瞎汉砚台——砚台
下学——散学
诉讼:
呈文——呈子、状子问案——断案
坐监——坐禁闭、坐班房
枪决——枪毙 、枪崩告状——打官司
动作说话:
扔了——贯了、甩了丢了——尔了、冒了
追住他——撵住他、断住他
快些——欢些、欢欢儿、麻利些、赶紧
轻些——款款儿可重哩——可沉哩
慢些——慢些儿、消停些、搁等搁等
吵架——绊嘴、嚷架嘱咐——安顿
遇见——碰上 碰见骗人——骗人 哄人
放下——搁下擦——揩摸
找见了——寻上了羡慕——眼热 眼红
游戏玩耍:
捉迷藏——藏迷迷耍魔术——耍把戏
游泳——耍水马戏——跑马卖解
试腕力——把公道荡秋千——打游千
耍石子——抓子子翻斛斗——打跟斗、栽根头
方位:
中间——当中附近——跟前
后边——后头前边——前头
上边——上头、脑头这边——这里、这丹丹、这缓缓
其它:什么——甚大伙——众人
苗条——顺柳甜头——油水
丑——不袭人、不骨香美——好看、袭人
强些——好些不顶事——屁事不顶
好坏——好赖热闹——红火
结实——朴笨、耐用脏——邋遢、日脏
淡的——甜的咸的—咸的
舒服——舒脱 舒气难过——难受 难活
大方——大气吝啬——小气
千万别这样——长短不能
天气不好——灰天气 赖天气
搅拌——圪搅勤快——勤谨
懒惰——怕兼动节约——节俭 仔细
太阳叫阳婆
星星叫星秀
昨天叫夜来
上午叫前晌
大后天叫外后天
大前天叫先前儿
水坑叫水圪坝
土块叫土坷垃
墙角叫墙个牢
巷子叫黑廊
顶棚叫仰尘
堂屋叫堂前
小孩儿叫娃娃
头叫头蛋子
脖子叫八筋
眼珠叫眼睛仁子
眼睫毛叫眼扎毛
唾水叫憨水
拳头叫锤头
屁股叫嘟子
膝盖叫圪膝盖
脚叫极板子
雀斑叫残萨
病了叫难活
伤风叫风气蓝
泻肚叫跑茅子
恶心叫麻烦
驼背叫背锅
办婚丧事叫做四筵
玩儿叫耍耍
聊天叫撇啦
安心叫歇心
休息叫歇歇
打盹儿叫丢盹
午睡叫歇晌
嘲笑叫笑话
衣服兜叫倒插子
玉米叫玉蜀黍玉茭
馒头叫馍馍
面片叫圪达
扔了叫冒蓝
丢了叫尔蓝
追住叫断住撵住
快点儿叫欢些儿,欢欢儿
轻点儿叫款款儿家
慢些叫消停些儿搁等搁等
可重哩叫可沉哩
吵架叫嚷架
捉迷藏叫藏眉眉
这边叫这丹丹这欢欢
什么叫甚
大伙叫众人
甜头叫油水
脏叫日脏
淡的叫甜的
千万不能这样是说长原不能啊
搅拌叫圪搅
勤快叫勤谨
懒叫怕兼动
AA制叫打平火
无聊寂寞叫哨的
岢岚方言里有一个万能的”圪”(ge)字 ,小颗粒叫圪生生, 大一点的叫圪瘩, 还大一点的叫圪蛋, 再大一点叫圪堆。 土梗叫圪塄, 土岭叫圪梁, 小土坑叫圪洞。 墙角叫圪老, 缝隙叫圪拉, 秃笤帚叫圪堵。 磨蹭叫圪磨, 撒娇叫圪谗, 斜眼叫圪料, 上下抖动叫圪颤, 害怕叫圪渗, 喝酒叫圪抿, 面食碎块圪达。 行走叫圪遛, 蹲下叫圪蹴, 手臂叫圪膊, 膝盖叫圪膝, 腋下叫圪支窝, 休息叫圪躺, 小睡叫圪眯。 讨厌叫圪瘾, 参与叫圪混, 嘚瑟叫圪显, 黏糊叫圪粘, 挠痒痒叫圪哩, 慢慢靠近叫圪挪。不展叫圪出达蛋。圪颤~得寸进尺;圪咧~撒娇;圪泡~家伙;圪能~显摆;圪嶝~不平稳;圪蹴~蹲下;圪蹬~不停地蹬腿;圪摇~摇晃;圪爬~慢慢爬行;圪膝~膝盖;圪腬~胳膊肘子;
圪绌~皺折,办事不痛快;圪神散摇~不稳当;圪低圪缽~不平整;圪抽圪撤~不情愿;圪里圪拉~不显眼的地方;
圪溜巴弯~弯曲不正,还有不成材,成不了大气候的意思;圪丢歪揣~身体尽毛病;圪颠圪搗~用了多种办法;圪低打摞~形容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
圪等圪等~稍等;圪停圪停~短暂停歇;圪趁住~把掌住度;
圪挤圪挤~尽力盛满;圪洞~凹陷;圪鞑~绳结;圪梁~漏耕的田垄圪旦~凸起;圪磨~消极;圪落~同圪磨;
圪迷眼~半闭眼;圪桩~木桩;圪装~假装;圪串~散步;圪溜~溜达:圪旦子~小的果蔬;圪针~沙棘刺及类似物
圪嘟~拳头;圪都都家~浮肿状;圪榻~较小的平凹地;
圪离~挠痒痒;圪搅~搅和;圪鬼~不磊落;圪顿圪顿~小睡小睡;圪谋圪谋~盘算盘算;圪陣陣家~渐渐升涨;
圪彤彤家~渐渐降落圪峁~顶相对平的小丘;圪尖~较锐的尖状物;圪丁~公棉羊;圪膊~上肢圪齐齐~初出的牙或禾苗;圪茬茬~冷雨打过的禾苗状;圪叉棍~顶门棍圪引~恶心;圪躲~避让,回避圪堆~粮堆,土堆等;圪膝盖~膑骨;
圪棒~泛指木捧;圪扭跪~肘尖;圪吱窝~肩窝;圪窝~烟囱引火口;圪榄~木材,可做家具;圪节~厉害的人,强人
或者说是霸道的人,也有段的意思,一圪节;
圪墩扁~圆沉重的东西;圪捻 缕~;圪撩~翘;圪丢打蛋~拿着好几件东西;圪揣~不周正;圪出老财~过得仔细;圪出打蛋~小气的,拿不出手;
谣 谚
一 、儿 歌
?噢、噢,娃娃睡,灶火里烧个胡罗贝,娃娃吃上肯瞌睡。
?圪棱杆、杆豆面,一杆杆下几碗长豆面。你一碗,我一碗,隔墙倒给狗一碗。大狗吃,小狗看,羡得哈巴狗儿汪汪汪!
?拉锯、扯锯,老娘门上唱大戏。唱的什么戏?唱的“洛碗计”。外甥女儿也要去,外甥小儿也要去,气得老娘不出气。
?笑话笑,莲花落,老爷骑马我坐轿,轿里有个毛娇娇,老爷问我官大小,糊里糊涂不知道。
?狼打柴,狗烧火,猫儿炕上捏窝窝。大哥一个,二哥一个,那个哪去啦?猫儿叼走啦。猫儿哩?上山啦;山哩?雪按啦;雪哩?雪消成水啦;水哩?和成泥啦;泥哩?抹成墙啦;墙哩?叫猪拱啦;猪哩?杀的吃啦;皮哩?漫成鼓哩;鼓哩?叭冬叭冬敲烂啦。
?娃娃睡,娘捣碓。捣干燕麦喂鸡鸡,喂下鸡鸡下蛋蛋。下下蛋蛋卖钱钱,卖下钱钱买羊羊。买下羊羊搔毛毛,搔下毛毛捻线线,捻下线线织袜袜,织下袜袜娃穿它,穿上娃娃不冻啦。
二、民 谣
“七七事变”前的民谣:
这一时期的民谣,反映了统治阶级对人民的压迫剥削和人们生活的贫困与反抗精神。
?富吃面,穷吃糠,贫富生活不一样。
?驴打滚,利滚利,三年头上卖房地。
?死契活口沾条子,真是杀人的软刀子。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汉随汉,穿衣吃饭。
?不怕地主施鬼计,单怕长工心不齐。
?过了腊八就过年,生死就在眼跟前。
?天下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进不来。
?蝎子的尾巴后娘的心,毒辣不过地主们。
?岢岚三件宝,莜麦、山药(马铃薯)、大皮袄。
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时期的民谣:
这一时期的民谣主要反映了中国抗日军民的英勇斗争和军民鱼水情的关系。
?鬼子来了埋地雷,八路来了滚开水。
?八路军,真勇敢,单凭刺刀手榴弹。
?三井一仗打的“呱呱叫”,夺下一门好大炮。
?父送子,妻送郎,青年参军上战场,齐心协力打东洋。
?做军鞋,送公粮,支援八路军打胜仗。
?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好比一家人。
?吃水不忘挖井人,毛主席领导咱翻了身。
建国以来的民谣:
这一时期的民谣,集中反映了人民群众对共产党,毛主席的热爱和歌颂。
?毛主席,真伟大,领导人民打天下。
?毛主席,真英明,它是人们大救星。
?社会主义好,劳动劲头高,丰衣又足食,不愁穿和吃。
?“还长蓝”一身,大底鞋一蹬,明天就和你结婚。
?互助合作就是好,大家捧柴火焰高。
?甩开胳膊,漾开手,干部怎走咱怎走。
十年动乱时期的民谣:这一时期的民谣,反映了人民群众对极“左”路线的不满和抵制。
?村村对对好唱戏,就是“八个样板戏”。
?学会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自留地里打冲锋,集体地里养精神。
?土地种得没土了,社员受得没苦了,地里长了草了,粮食打得少了。
?种地不种畔,三母种成二亩半。
?一天三出勤,记功老十分,秋后一样分。
?上地人叫人,地头人等人,干活人看人,收工人撵人。
?平时想工分,干活论工分,平工会上争工分。
?辛辛苦苦干一天,一盒火柴一盒烟(指工值)。
?队长吃粮说句话,会计吃粮纸上划,保管吃粮自己挂(称)。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民谣:
这一时期的民谣,反映了人民群众对党的正确路线、方针、政策的拥护和歌颂。
?不打钟,不吹号,不用队长上门叫,自觉出勤工效高。
?联产如连心,全家都操心,男女老少齐上阵,浑身劲儿使不尽。
?包干到了户,家家有干部。联产连了心,“包”字出黄金。
?条条银条,比不上责任制这一条。金银再贵总有价,责任制用钱买不下。
?种上责任田,有了自主权。劲儿使不完,幸福生活比蜜甜。
三、谚 语
?龙多厮靠龙多旱,老婆多了不做饭。
?三家厮靠,塌了锅灶。
?好女人不在环环上,好秀才不在兰衫上。
?萝卜快了不洗泥,萝卜贱了剥了皮。
?给吃的走在天边,不给吃的趴在锅边。
?种地不上粪,真是瞎胡混。
?好马出在腿里,好汉出在嘴里。
?穿衣吃饭称家当,擦脂抹粉称人样。
?身正不怕影儿斜,脚正不怕底子歪。
?腰里挟得个木瓜,人家不夸自夸。
?好米碗里难免有砂,好媳妇脸上难免有疤。
?立秋秋渐凉,处暑谷渐黄,白露秋风夜,一夜凉一夜。
四、歇后语
?灰渣坑上盖房——基础不牢。
?砍草喂瞎驴——没指望。
?风匣里的耗子——两头受气。
?半夜里砍柴——冒咋(扎)哩。
?豆角抽筋——两头受气制。
?茶壶里煮扁食——肚肚里有哩,嘴嘴里倒不出来。
?袜垫上绣花——虽好也没摆在明处。
?抱住香炉打喷嚏——自找灰哩。
?铡草刀割莜麦——揽头宽。
?钉鞋不用锥子——真(针)好。
?半夜里哭妗子——想起来一阵子。
?老太太吃柿子——尽拣软的挑。
?馅饼上抹油——白捎。
?铁匠炉碾钉子——烧红打黑。
?油梁旋杆杆——大材小用。
?张风卖刺梨子——人刚强货扎手。
?腊月天卖镰刀——不知春夏秋冬。
?暑伏天穿皮袄——不是时候。
?铁匠家的妮子——识火色。
?放羊的拾柴火——顺手捎带。
?鞋帮子做了冒沿子——高升了。
?墙里的柱子——暗使劲。
?枣核子遇上苍耳苗——尖对尖。
?灶君爷穿套裤——由油匠打扮。
?腊月天吃凉粉——不看天气。
?临死前打呵牙——空张口。
又娶媳妇又娉女——双喜临门。
?西瓜皮钉鞋掌——不是那块料。
?老鼠啃书——咬文嚼字。
?韭菜的头——割了一茬又一茬。
?腰里挟得个死耗子——假充打牲(猎)的。
?哈巴狗带串铃——假装大牲口。
?母猪滚到山药(马铃薯)地——寻见圪蛋了。
?老虎拉碾子——不听你那一套。
?风箱板做锅盖——受了冷气受热气。
?庙门上筛灰——作溅老道。
?马尾提豆腐——提不起来。
?獾子的丢子——肥油圪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