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见闻(诗歌)||一条河流完成了他心中的夙愿

一条河流完成了他心中的夙愿
整个下午,他望着窗外出神窗外是一条河流,蜿蜒延伸到目力所不及的远方他心底里涌现出来波澜随着河流翻滚河的两岸,有繁花,有落英有千古变幻的风云祖先们沿河而居,几度跋涉,迁徙这条河流,带他完成一次想走就走的旅行他观赏到了五千年来的风景和沧桑河流时而湍急,一泻千里像他一路上偶尔拾捡到的惊喜河流时而放缓,踌躇不前像他心中某些未解开的彷徨河水随圆就方,且行且止祖先们的坚强和隐忍,水滴石穿又如水随形——跟随河流的脚步他完成了一次精神上的自我涅槃河流从哪里来,河流又要到哪里去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寻问此刻,他暗自庆幸他居然以河流为等式解开了这个千古哲学难题为给生活画幅像这些年,他始终未找到合适的原型现在,窗外的这条河流帮他完成了心中多年的夙愿
路过东五门
路过东五门时,道旁有棵老树树身已经歪斜,像个站立不稳的老人几根铁杆,支撑起它佝偻的腰身我在老树边略作停留想起一些人包括我晚年中风瘫痪的老父亲在这人世,树和我各有苦楚不同但我们都已习惯缄口不言这是八月末的最后一个早晨大街上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我,一时迷茫的表情
一条路
一条路,是一个启示相对于时间,结果是个笑柄张扬或者深埋,都是岁月里的流水最后了无痕迹一路跋涉中,很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包括亲人朋友和最初的梦想忘了初心的人,他错过了沿途的风景河流昼夜不歇地从远方赶来荒草蛰居于野,不问世事万物参透千年,宁静自然
平原的村庄在平原,田野敞开胸怀让你目光一马平川沟壑纵横,流水打通村庄任督二脉一条白带飘到到目光不及的远方有大树停留,便有人家安营扎寨一家门前一口镜荷风一吹,莲叶就冒出来像村姑的娉娉婷婷,粉面含姻良田全是聚宝盆,你只须把勤劳扔下去便可生生不息,取之不尽鸡犬老死不相往来一个屋檐下,竟也能相安为邻流年静好啊,水稻、豌豆、棉花、芝麻这些庄稼人的生命在季节里默默相爱,承欢,繁衍
裂缝他想把日子撕开一道裂缝与自己狠命一搏打破眼前这死水般的宁静春天在地里种了很多梦,秋天在山巅上撒了很多云此后经年,日头每天由东到西原地复返如果能抓紧一棵稻草也要打捞这半死不活的命运天空浓云尚在,惊雷已失去踪影老虎在豢养的笼子里打盹有人在方格纸上日复一日耕田岁月,波澜不惊忽然有人大吼一声“该出手时就出手啊!”他翻身而起,身子箭一般射出大门“贼在哪里?”醒来,原来又是一场旧梦
秋风起秋风起,新愁尚未落定往事又被风高高扬起背井离乡的人,他左手攥着亲人的叮咛右手攥着内心的责任一颗心一半在城市边缘跋涉一半在返乡路上日夜兼程秋风起,思绪在风中纷纷扬扬思念如落叶般纷纷飘零当黄昏把夕阳举过头顶雁鸣一声,故乡的影子便又清晰几分
我有旧梦和痼疾把羽翼收束,贴紧现实尾巴夹紧,保持沉默以一粒尘埃的样子,隐藏刀锋行至中年,草木开始萧瑟你必须抛弃一些信念在取与舍之间,重新权衡南山上有菊,北海里有鲲心中有雷鸣和涛声——不,这些都是旧梦和痼疾这个季节,我只想多啃几本书在纸上多播种一些字以蛰伏的姿势,找回些丢失的光阴
诗人简j介:项见闻 ,男 ,2018年8月重新习诗,同年底加入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随后见《诗刊》《诗选刊》《诗潮》《星星》《诗歌月刊》《延河诗歌特刊》《浙江诗人》《人民政协报》《中华诗词》等近百种刊物及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获全国第二届郦道元山水文学奖,《诗探索》.中国春泥诗歌奖入围奖等数十。有诗作入选中国诗歌万里行、中国诗歌报刊联盟举办的“第二届现代诗经奖100首”,星星诗刊2019年《中国青年诗人作品选》等数十种选本。著有散文集《夜来风雨声》(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全国新华书店发行),诗集《北漂手记》《行吟记》、古诗文合集《拾雅阁主人古文集》,与中国作协北戴河创作中心主任陈建成合著有长篇报告文学集《守护首都菜篮子的人》等数部 。
蔷薇诗歌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诗歌一次需四首以上,散文不少于1500字,凡投稿经筛选后以精品发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