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凌:皓洁的木香花

点击上”蓝字”关注我们!

皓洁的木香花 文/李华凌
泰戈尔说:“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深意为然,因为木香花的出现。
木香花,传说中是玉皇大帝外出时的乘撵上的装饰花瓣,只因为它的气味芬芳,就让人爱不释手。
我在老庄镇和林业局工作了数年,竟然无视木香花的存在。木香花在老庄的群山里并不少见,当时不识它可能是它“养在深闺”,也可能是当时本人忙于事务而无闲情逸致吧。
在林业局工作时没少接触树状月季。树状月季又称月季树,是由一个直立树干通过园艺手段生产出来的一种新型月季类型,全国数河南省的南阳地区最为盛行。当时知道树状月季是在一种藤条上嫁接的,但忽视了这藤条就是木香花的树干。
手机上的形色软件因在林业局工作的缘故,下载后见到不认识的植物就想搜索鉴定一番,但仍然没有关注到木香花。看来这就是缘份不透吧。
初识木香花,就是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候。那是4月11号,周六上午,我们去老庄凉水泉爬山。因崇信大作家鲁迅的先知先觉,对他在《故乡》中的那句名言“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非常欣赏,总想践行。
其实鲁迅这句话,是对当时那个社会的彷徨,和对新的、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形态的美好社会的一种向往,用走路做比喻,形容尽管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实现一个理想社会,但是只要大家努力去探索开拓就一定能实现。
我当时可没想这些,简单的选择了一个爬山方向,就开始践行路在脚下了。当然,走自己开辟的路是要吃苦头的。
那天在荆棘丛生、乱石林立的荒草坡上跋涉前进时,忽然闻道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抬头发现,在绿草灌木丛中,闪出一片白色的花朵,亮亮的,静静的,在不远处兀自开着。
我忙拨开荆棘树枝走过去,一簇或青绿色或青红色的藤条上,朵朵洁白的花儿缀在细细的枝叶间,馥郁扑鼻,夺目好看。我不禁驻足观赏,这花外形美观,洁白素雅,清新怡人,给人一种宁静祥和,优雅浪漫,干净清爽的视觉享受。
在这荒山野岭,它皓洁芬芳的花朵,营造一种纯净脱俗的氛围,使这山间一隅瞬间多了一些生机与活力,让人心情开阔起来,瞬间变的美好。此时此刻,红尘喧嚣较之这里的安静恬然,真是显得可恶可笑!
我随即取出手机,仔细地拍下了一组照片。因带的手机上没下载识别软件,故而还不识此花。回家当天发了一组爬山的照片在朋友圈,有位如和璧隋珠的好友,看到图片后留言:这就是木香花!
随查,木香花,属于蔷薇科但不是蔷薇花。蔷薇花人们并不陌生,在小学的课文里、在城乡园林、农家大院里都有机会看到,但木香花大家就少见了。
木香花其实也是观赏价值和实用价值极高的一种藤蔓型花卉。一般来说,木香花可以长到6米以上,它的枝条是圆柱形,且枝条上面会有短小的刺。木香花的叶片呈现椭圆形,而花的直径在1.5-2.5厘米左右,植株开花时间在4-5月份的时候。
木香花的躯干呈栆红色,前面提到,可以用来嫁接月季花。木香的根可作为中药使用,与其它中药配合,可理气疏肝、健脾消滞。
木香花不仅能美化环境,它还是清新空气的天然绿植。它能够有效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等有害气体,使我们的家居空气环境变得健康清新,而且木香花还能散发香气,使空气中弥漫怡人的香味,为我们营造一个赏心悦目的良好处所。
木香花耐寒耐旱,生命力强,对土质要求不高,因此,做为家居绿植也很适宜。通常可以将木香花摆放在庭院里养殖,若是木香花小型盆栽,也可以将其摆放在阳台、客厅里养殖。
不过,有讲究风水的朋友如果把它做为家居绿植,就要三思了。因为在有些偏远落后的农村地区,有人称它为“鬼招手”,是说因为它的花朵白、小、易聚集,不吉利。
当然这说法是一种迷信,一种个人好恶。白色的相近的花朵很多,如茉莉花等,人们多很喜爱,没人说不吉利。古时,人们还把它当做礼物相互赠送呢。晚清官员、文史学家李慈铭,就因有人(霞芬)送给他木香花,有感而发写下了一首七绝《霞芬馈木香花》:细剪冰蘼屑麝胎,双含风露落琼瑰。分明洗砚匀笺侧,长见笼香翠袖来。“细剪冰蘼屑麝胎”句形容木香花象是白色的香草蘼芜,又好象是麝香的碎末,比喻木香花香气浓郁。“双含风露落琼瑰”是形容木香花好象美玉含风露自天而降,神奇非凡,不同俗物。“分明洗砚匀笺侧,长见笼香翠袖来。”诗人简直就认为在他洗砚匀笺之侧、正拟动笔写作之时,可以见到佳丽手捧香炉频频送香来。正所谓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意思。
由木香花之香一跃变为红袖添香之香,由花香而及笼香,由花之娇美而至翠袖温情,这无疑是诗人的浮想联翩。但恰恰反映了木香花在清代文人雅士之间仍是颇为看重的花,至少在李慈铭和霞芬二人间是如此。
这是我初识木香花,因为多看了它一眼,而知道的它的传奇。
第二次看到木香花,是一周后的4月18日,在去石佛寺一著名庄园的路上,车行致仝堂村,在车上看到路两边的山坡上,不时有木香花或成簇状或垂挂所附之树,很是醒目。我很兴奋,但因时间和团队的原因不能下车近观,只能悄然和它招手再见。
第三次被木香花震撼就在昨天,也就是5月1日,和亲友去苇湖山和定南针的回途中,几次看到木香花的影子,尤其是车到马家场村的黄土岭时,老远就看到几棵相邻的花栎木老树上高高的悬垂着一条条木香花,雪白的花朵在骄阳的照耀下,晶莹夺目,一看就知道这里有一棵难得一见的大木香花株!车到附近,禁不住要朋友在山道上停下了车。近前观之,果然是一颗躯干有鸭蛋粗的木香花,盘绕在几棵花栎木老树上,冠盖近十米,很是壮观。
然而当看到这株木香花的树根时,我的心不由地震颤了几下,一种悲壮的感觉油然而升!因为我看到这棵木香花的生存环境异常恶劣,树根就在一个高出坡地近一米的石堆中,可知水对于它有多么宝贵;树干是从石缝中艰难突出重围的,那栆红色圆圆的躯干有的地方竟被石块挤压的变形,薄若饼状。盘旋的树干在几棵大树中间左冲右突,攀援而上,一众枝条从花栎木老树枝桠间脱颖而出,高高的悬挂着晶莹芬芳的花朵,似乎在给自己加油:越是艰难越向上!越要拥抱阳光雨露!越要开出明媚的花朵!
回程我一路默然。心中一直觉得,那一树木香花,就是旗帜,就是宣言。
2020.5.2

作者简介李华凌,男,1964年生,1982年参加工作。军校毕业,十年军旅生涯,曾参加对越防御作战,两次荣立三等功,被北京军区评为先进个人。转业后十年县委组织部工作,十年乡镇党委书记经历,后回县直历任林业局、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化广电旅游局等局局长职务。曾多次被市县评先表彰,是河南省绿化奖章获得者。爱读书,喜写作,文字散见于《战旗报》《战友报》《解放军生活》《诗神》《中国干部教育》《河北日报》《河北人口报》《人口战线》《河南日报》《党的生活》《领导科学》《党建月刊》《河南青年报》《青年导报》《邢台日报》《邢台晚报》《南阳日报》《南阳晚报》等。有文集《两叶情》,先后加入河北省邢台市作家协会、河南省南阳市作家协会。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副 主 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来稿要求: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号:lanxinhi88作者往期作品回顾:
李华凌:病毒
李华凌:涅水幻呓
李华凌:涅水
李华凌:西行漫记
李华凌:老庄的伏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