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女护士去世,老公朋友圈看哭无数人:女儿才5岁,你就放心交给我啊

春天已经来临,可有些人却一直留在冬天。
——鹿妈
◆◆◆
作者 |妙黛来源 | 凯叔讲故事(ID:kaishujianggushi)
她叫张静静,山东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员,一名主管护师。
大年初一奔赴湖北黄冈,在援鄂的57天里,她没有倒下。
可在马上就要回家的那一天,她却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4月6日18时,张静静在隔离期满、即将返家休息时,突发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去世。
而她的丈夫还远在非洲援助,连最后一眼都没来得及见到。
生前在回山东的飞机上,她开心地像个孩子,她说非常想念大家,她们很快就要回家了。
隔着口罩都能看出来她满脸带笑,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掩饰不住将要与家人团聚的欣喜。
太难受了,太难受了……
孩子出生才6个月,老公就去非洲援建了。
一直过着爸爸缺席的生活,现在突然没有了妈妈,可孩子才5岁啊!
张静静的老公韩先生的朋友圈在网上曝光,字字诛心。
“我到现在都浑身发麻,不愿相信这一切。”“我说过等我回来,带着孩子去补拍婚纱照。”“媳妇你快醒来吧,雅雅不能没有你。”
经多方协调,韩先生回国事宜已有方案,难以想象他此刻身在异乡,想念亡妻的心情。
他为妻子留着座位,摆好一杯酒。
“一杯敬你英雄归,二杯诉说我心肺,三杯兄弟敬你之大爱,四杯等着为夫把家归。”
她会等到他回家,可是他却再也抱不到笑靥如花的她。
这可怕的疾病,让多少家庭从此分崩离析,让多少孩子再也没有了妈妈?
她们是铿锵的英雄,她们也是平凡的爱人,是平凡的妈妈。
他们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一起拼过。
有的人永远留在了战疫的路上,有的人回到了曾经的故乡。
我们没有亲身经历过,就难以体会6个小时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痛苦。
我们没有亲身经历过,就难以知道她们选择奉献是做了多么大的牺牲。
重庆渝北的高熙,结束了援鄂工作回到了家乡。
她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先是激动、高兴,马上就要见到孩子的欣喜冲出眼眶。
可是见到儿子那一刻,她的欣喜却变成了心酸。
儿子今年两岁三个月,妈妈离开他已经47天。
再相见的时候,儿子已经不认识她了。
在一线工作再苦再难,她也不曾退缩。
可孩子陌生的眼神,她真的心碎了。
对每一个妈妈来说,最扎心的事莫过于,被自己的孩子忘记。
在离开家之前,她还是一个长发美女,为了工作方便她不得不剪去了长发。
可在儿子眼里的妈妈,依然是那个长发飘飘的形象,眼前这位阿姨是谁呢?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们面面相对,却咫尺天涯。
我深爱着你,你却没能认出我。
高熙的老公李源是一名人民警察,夫妻俩在不同的岗位,守护着我们的岁月静好,守护着中国优秀的“抗疫成绩单”。
高熙的笑与泪,李源的坚强与守护,只是无数抗疫英雄的一角。
正是这些普通父母的牺牲,正是这些孩子的隐忍,才成就了这和平时代的英雄主义。
这世上哪有什么英雄。
随着湖北疫情逐渐被控制,很多援鄂医护人员陆续回到家乡。
在镜头面前,在别人眼里,他们是白衣天使,他们是抗疫英雄。
可是回到家的那一刻,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孩子的妈妈,父母的孩子,伴侣的爱人。
在电视上,在新闻里,我们看到的他们都是穿着防护服的样子。
他们仿佛是超人,以肉体凡胎与病毒近身肉搏。
可他们也是普通人,也曾经崩溃,也曾在深夜中想孩子想到哭。
陶燕是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的一名护士,今年3月15日她刚刚结束产检。
3月17日,就接到医院通知是否愿意到隔离点工作。
她丝毫都没有犹豫,立刻加入了医学隔离观察点,并且主动申请第一组排班。
她不是不知道危险,也不是不知道,此去一别意味着什么。
公公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
婆婆不仅要照顾公公,还要照顾5岁的大宝。
三个月的小宝,只能交由爱人照顾。
孩子离开了妈妈,整天哭闹,陶燕的爱人手忙脚乱、筋疲力尽。
在隔离点,每个值班期间的6个小时,都是不能去卫生间的。
值班的时候,根本不敢喝水。
这些都可以克服,唯一辜负的,就是两个年幼的孩子;唯一愧对的,就是用行动支撑她的家人。
孩子不懂家国情怀,不懂责任使命,他们只知道,自己需要妈妈的陪伴。
安徽省一名援鄂妈妈王志霞,时常翻看手机上女儿的照片。
她说,二宝是个女儿,不太会说话。
那天早上六点,她告诉女儿,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女儿很懂事,没有哭闹,只是跟她说了一句:“妈妈你再陪我一会儿吧。”
同为妈妈,看到这句话,真的太心疼了。
孩子越是懂事,妈妈越是心疼。
当妈后,我们成了最柔软的人,也成了最狠心的人。
想孩子的时候,看看照片就解馋了。
想要亲一亲抱一抱那软软的小人儿,已经是一种奢侈。在网上看到过一个视频,一个小孩子在电视上看到妈妈后,立刻扑了过去,大喊“妈妈”、“妈妈”……
厦门一名医生黄二燕是支援湖北的首批医护人员,回到厦门在经过14天隔离后,她终于可以和家人团聚了。
可是她却不敢第一时间去拥抱孩子,孩子张着胳膊等待妈妈抱抱,她却只能哭着摇手。“妈妈!我要抱你100遍!”“对不起孩子,妈妈想用最大力气抱你,可是妈妈却不敢抱你!”在被妈妈拒绝后,小男孩跟妈妈做了一个“比心”的手势,然后就抬起胳膊擦了擦眼泪。
不只是妈妈,还有无数爸爸也同样忍着巨大的思念,远离妻儿。
清明节期间,上海宝山援鄂医疗队伍中的施巍,已经回到上海进行隔离。
两个女儿实在思念爸爸,就求着爷爷带她们来看爸爸。
爸爸在楼上,两个孩子在楼下,十几米的距离,他们却非常满足与激动。
女儿问:“爸爸你回来带我们去游乐园玩好吗?”
爸爸说:“好,哪个游乐园都行。”
女儿告诉爸爸,奶奶很想他,有时候都哭了。天天问她们有没有在新闻上见到爸爸。
有时候在视频上见到爸爸,奶奶就要看二三十遍……
看到两个女儿,听到她们的话,想到年迈的老母亲,这个铁血铮铮的中年男人也哽咽了。
他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让人忍不住泪奔:
“爸爸这次,真的回来了。”
真的回来,多么稀疏平常的一句话,可有的人,是真的回不来了。
我们等来了穿暖花开,等来了城市解封。
有的孩子,却再也等不回爸爸妈妈;
有的父母,再也等不回自己的孩子;
有的人,再也等不回自己的爱人……
感谢每一位医护人员,感谢每一位默默守护我们生活的人。
好好拥抱我们的家人,好好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作者简介:妙黛,中科院心理学研究生,一手抱娃,一手工作,还有一颗心写作的职场妈妈,一个集正经与逗比,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90后姑娘。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亲爱的,如果我们的文章对你有帮助,就把我们“设为星标”★吧!这样就不会错过每天推送啦!
育儿先育己,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关注女儿派
每晚八点陪你一起成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