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多少分才能得到一个吻

到底多少分才能得到一个吻黎荔2016年高考语文科目结束,全国卷Ⅰ的“教育和分数”漫画作文,以“最难懂”引发广泛争议。该题中漫画分两格,上面左边小孩A手举得分100分的试卷,脸上有个吻印,右边小孩B手举55分的试卷,脸上有个巴掌印;下面左边小孩A得了98分,脸上有巴掌印,右边小孩B得了61分,脸上有吻印。要求考生根据漫画材料,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题目一出,不少人表示“不知如何理解”,解读纷呈:有人说,这是A被表扬后成绩下降、B被打了后成绩上升的意思,讲的是教育方式问题;有人说,这是家长对高分考生要求过于苛刻、对低分考生过于放纵,反映的是家长对分数的态度。广东省高考语文评卷组副组长李金涛表示,漫画可以有多个视角,可以竖着看,可以横着看,甚至可以斜着看,从不同的角度可以看到不同的内容和寓意。
这是极具现实感的一个题目,关于教育与分数。今天,已经有许多人问我这漫画作文如何破题了。图片类材料作文算是较难的形式,近几年已经很少出现。这类题与文字性材料有很大不同,还要考查考生将漫画转化成语言的能力,要对图片目的性进行思维转换加以理解。不过,这道题不偏、不怪、切合当下实际。例如这篇材料是对比式的,核心是批评家庭教育,家长不能只看到单次考试的表现,重点要学生发表对家长这种急功近利做法的看法。写这类作文要就事论事,从社会现象着眼,深入本质核心来谈根源,并给出建设性意见。
如果让我来写这篇漫画作文,无论孩子考了多少分,稚嫩的小脸上,落下的都应该是吻,而不是巴掌。因为儿女不是父母的私有物,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父母们常忽视了教育最为重要的目标之一——培养独立人格。他们总喜欢干预子女的一切重大人生选择。要知道,每一个孩子都是独立的,是与父母平等的个体,父母只能给孩子以爱,却不能代替他们思想、灵魂的形成。
关于分数,我和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朱清时的观点差不多,应试教育让学生花很大代价,考试可千万别考100分。原生态去参加一些考试,就考七八十分,就说明知识掌握的不错了,为了要提高到能考九十几分,就要花好多力气去复习、练习、反复刷题,如果要想考一百分,那又得要用几十倍的时间去做这种事,通过这种强化训练出来,考试做题都会非常好,可是,让孩子投入很多精力做这种事到底值不值得?时间是固定的,一个人完全成了考试机器、刷题机器,他成长中的其他自由探索,包括一个人的生活乐趣,就给牺牲掉了。关键是这种枪林弹雨的驯化之后,我们的大学或者未来的大学到底还有多少独立的精神,自由之思想,今天我们培养的、未来培养的学者或者年轻一代的知识分子,还有多少是风骨铮铮、自由思考的人物?
以高考为代表的应试教育,让学生很苦很努力,花了很多代价,但是这些东西都不一定是真本事。教育的本来面目就是让教育回归,让学生学到真本事。分数只是数字,不能代表能力。杭州市天长小学老师周武曾经提出过一个“第十名效应”,大意是说小学期间前几名的“尖子”在升入初中、高中、大学乃至工作之后,有相当一部分会“淡出”优秀行列,而许多名列第十名左右的学生,在后来的学习和工作中竟很出人意料地表现出色。为什么会出现“第十名效应”呢?因为,过度强调分数至上主义、实用主义,对于学生成人成才教育是有一定伤害的,因此,数学大师陈省身生前为中科大少年班题词:不要考100分。反对教师和学生只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事关重大的考试上,以致忽略了其他从根本上讲更为重要的内容。
然而,今天,绝大多数父母对于孩子成长的关注仍普遍集中在考试分数上,有些父母对于考试分数的量化要求甚至称得上苛刻,分数也成为了衡量孩子优秀程度的“明规则”。孩子自己要考“100分”的意识也不断被强化,这种分数敏感的背后,夹杂的是父母老师的期许、同学的羡慕以及自我的满足。我们正在批量化地制造一堆读书机器、高分生产机,我们把人制化,忽略了每一个孩子有着难以预想的潜能和创造力,我们只用英文分数、数学分数就决定这个学生好或不好。这就是我们教育所追求的目标吗?教育的初衷究竟是什么?我们需要的,难道不是让人释放和激发潜能、走向不断完善的自己?成为拥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能够实现自我价值的人吗?
我很期盼有这样的一种社会,这样的文化出现,让每一个人有他自己不同的价值。有人拥有数学计算能力,有人拥有语言表达能力,有人拥有音乐节奏才能,有人拥有视觉空间智能,有人善于自我认知,具有内思的哲学家禀赋,有人善于自然观察,具有物种研究的热情和敏锐,有人身体灵动柔韧、具有耐久力和爆发力,是天生的运动员,有人善于觉察、体验他人情绪、情感和意图并据此做出适宜反应,是活跃的社会活动家……
我们的社会的确已经在走向多元,慢慢地往这一个方向在走,但同时有一些干扰。多元社会一个最大的基础,就是始终要坚持:人不是被制化的。不把人制化,才能让人身上的其他元素,有机会被发现和挖掘,一个人对自身天赋的自信(上帝给予了每一个孩子以礼物),不会轻易地被制化的外部评价所摧毁和扭曲。一个成熟的社会,应该是每一个角色都有他自己的定位,有他不同的定位过程,每个人都能够满足于他所扮演的角色。这个观念在欧洲一些先进国家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他们长期以来重视生命的价值,所以他们的自信,不是建立在与别人的比较上。我总是记得《阿甘正传》里的两句对白,珍妮问阿甘:“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阿甘回答说:“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后就不能成为我自己了吗?”
“难道我以后就不能成为我自己了吗?”这句话也是在问我,问你,问每一个人。遵从自己内心,是一种自我的成长,但与之相对的,是应试教育下的每一个活生生的个体生命的制化,多少中国孩子17年只为一场高考,无法发掘自己另外的可能性。去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是活在别人的期待中,活成别人喜欢的样子,死守社会安排好的“位置”,内心无法安定却又无力改变现状、实现梦想,生活从25岁一眼就能望到头。
一个社会的良性运行和持续繁荣需要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的有效协同,体现一个人社会价值的也绝非单一指标。当“考学”成为学校的最高目标时,学校的教育形式必将变得单一,课堂教学成为主流,各种活动成为掩人耳目的摆设。学生得不到全方位的锻炼与指导,单一的教育造就学生情感世界、人生价值的单一,在升学的指挥棒之下,师生的压力都很沉重,学生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一头奶牛,老师和父母的期望只是通过教育挤出哗哗的分数之奶,学生被大量程序化的反复练习,毫无意义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其实,2015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0%,这意味着,在我国每10个18岁到22岁的年轻人中,就有4个能够接受高等教育。但教育资源仍然是严重不均衡的,近几年,常有好事网友把全国31个省市区高考,根据参考人数、试题难度、录取率等情况,划分为简单、困难、地域模式,吐槽高招录取地域不公平。今年全国有26个省市区使用全国卷,试卷难易的差距也在不断缩小,所以,最能体现高考难易差距的其实是各地的录取率数据。
北京、天津、上海三个直辖市一本录取率超20%,考生进入名校的机会最大,属于第一梯队,这三个地方的高考可以戏称为轻松模式。宁夏、青海、山东一本录取率超15%,属于简单模式。福建、内蒙古、浙江、陕西、新疆、吉林、海南、湖北、云南、安徽、河北、黑龙江、湖南一本录取率在10%-15%之间,算是一般模式。重庆、江苏、贵州、江西、广西一本录取率在8%-10%之间,属于困难模式。甘肃、广东、河南、辽宁、山西、西藏、四川一本录取率都在8%以下,荣获地域模式称号。令人意外的是四川,近三年平均一本录取率只有5.37%,一百个人中仅有5个人能上一本,还没有西藏高,真是难为四川考生了。
想想看这种百里挑一的应试选拔,在培养了少得可怜的尖子生后,却造成了学生大面积的“失败”,对大多数人来说,没考上清华是失败,没考上重点是失败,没考上“211”高校是失败,没考上“985”高校是失败,没考上一本、二本、三本院校是失败,如果这些都是失败,我们的制度是好还是坏?如果这种教育选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永远只将“分数”视为核心,我们永远是一把尺子衡量人,这把尺子仅仅是考试,这不仅会影响多种学科的协同发展和社会分工的充分展开,而且会影响青年学子在人生历程中多维度、多层次的价值实现与幸福追寻。
正如美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杜威所言,“教育是生活的过程,而不是将来生活的预备”。教育只是社会流动的一种渠道,而并非全部。换言之,即使是高考状元,在一场极具偶然性但又是个人历史拐点的高考中,得以幸运地进入北大、清华等知名高校,也并不意味着他/她就可以立竿见影地收获物质财富,而不过是通过接受优质的高等教育,提高了其在市场中的地位和机遇,增强了向上社会流动的可能性。伴随着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到大众教育的转型,教育改变命运的现实度下降、周期性加长,高考状元已难以像过去那样“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在社会流动加速、社会分工细化的格局下,高考状元同样在职场领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社会竞争。经过高考这道关卡,无论多么耀眼的高考分数终将只是过去,大学毕业之后,依然要在职场里摸爬滚打,依然要经历大浪淘沙的洗礼。
别再用得到多少分去索取一个吻了。
每个人要入世修行,将自己在世间的工作和生活作好。人生是一场永远不言放弃的马拉松,路的尽头一定有礼物,就看你配不配得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