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遂与特斯拉

美东部时间周一,两股大涨,尤其是特斯拉,股价涨逾7%,报641.76美元,公司总市值首次突破6000亿美元,达到了6083亿美元(约3.9万亿元人民币),市值一天就增长了404亿美元(约2643亿元人民币)。同期丰田汽车的市值为1931亿美元。也就是说,特斯拉的市值已超过3个丰田汽车或8个奔驰(戴姆勒)或13.8个宝马。
于是人们对埃隆·马斯克一片艳羡,不禁集体惊呼:特斯拉,到底有没有天花板?
马斯克为何如何成功呢?
我以为他的成功就来自对自己清醒的认识:上周,马斯克在给公司全体员工的信中承认,特斯拉的利润率相当低,在上一个年度中仅为1%左右,近期股价的高涨来自投资者对未来利润的期望,而不是近期的业绩。但如果特斯拉不能满足投资者的期望,特斯拉的股价将可能“瞬间崩盘”。
特斯拉的赢利主要不是来自车本身,因为与零售价不足4万美元的Model 3对比,买软件包的价钱已经占到车价的1/4。而这可能并不是涨价的终点,马斯克在10月份的一条推文说到:“我们离全自动驾驶越近,FSD软件包的售价就会越高。要我说,FSD软件包的价值甚至超过10万美元(实现自动驾驶的特斯拉汽车可用于租车赚钱)。”
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定位,扬长避短才能克敌制胜。
正如苏格拉底说:“认识自己”,马斯克成功的重要条件之一。
但是不是正确认识自我就能成功呢?
我想到了毛遂。对于他人们更多知道的都是他的主动请缨,勇挑重担。其实,他也有不争的时候。
公元前二百五十六年,燕国趁赵国大战方停喘息未定之机,派遣大将栗腹攻打赵国。赵王苦于无挂帅之人,便想起了敢于自荐的毛遂,欲拔毛遂为帅,统兵御燕。
毛遂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慌忙赶到赵王处,不是去“推荐”自己,而是去“推辞”自己:不是我怕死,是我能力太低,不堪此任,我可披坚当马前卒,不能挂袍任率印官,如是,则上可保国之江山社稷,中可保您知人之明,下可保我毛遂不为国家罪人。
赵王很是不解:先生去年自荐,才情高迈,真伟丈夫;如今脱颖而出,正是建功立业之时,怎么忸怩如小女子?毛遂说:“寸有所长,尺有所短,骐骥一日千里,捕捉老鼠不如蛇猫。逞三寸舌我当仁不让,仗三尺剑实非我能,岂敢以家国安危来试验我之不才之处。”
毛遂说得入情入理,但赵王却为了展示自己求贤若渴,怎么也不听毛遂之言,硬是要他挂帅迎敌。但正如毛遂所说,他只是个外交人才,而非统率千军的将才,昌都一战赵军被燕军杀得片甲不留,毛遂面对一败涂地的惨状,羞愤万分,自刎身亡。
争与不争,都表现了毛遂的自省意识:该争就争,不该争就不争。可恨愚蠢的赵王不听。由此,一个人正确认识了自我也未必安全。还需要你能自主才好。
但愿埃隆·马斯克能一直如此保持自己清醒的头脑。得意忘形、利令智昏的事太多了,固执己见、一意孤行不能因时而化、因地制宜的事也太普遍了,但盲目扩张、盲目跨界,去玩自己不熟悉的游戏绝对是冒险。值得我们每个人尤其是手有权柄之人警醒。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