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艳|“我爱东坡”之初识

我是土生土长的北方妹子,陕西凤翔是我的家乡,而位于凤翔城东的东湖,则像一颗明珠,镶嵌于关中片这皇天后土中,熠熠生辉,她又像一位明媚的江南女子,婀娜娇媚而又端庄大气,她是这一城人的心灵家园,灵魂栖息地。当我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孩童时,从那首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古诗中,从老师的讲授:“苏轼,北宋文学家,诗人”的讲解中,朦朦胧胧地感受到了苏轼,那时,我还不解 “北宋有多远?”只知道了苏轼也只是一个诗人而已。直到五年级的作文课上,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游东湖》,并大概介绍了东湖的来历,“苏轼为官凤翔时扩建,湖内有喜雨亭,君子亭,东湖内植有很多柳树——”,那时懵懂的我,才把东湖与这位苏姓诗人联系起来,东湖,从此便成了我们这些常年生活在乡下孩子所向往的胜地。东湖很美,喜雨亭很有名,当几个孩子相约要去东湖游玩时,我竟然激动得半夜未眠呢!几个小孩,揣着不多的零花钱,一路骑行,犹如出笼的小鸟,一路直奔县城!当来到东湖门口时,已近中午,楞冲冲地要进大门,管理员却拦住去路,“买票”,一听买票,我们当然不干了,叽叽喳喳地散开,心疼自己口袋中不多的毛票。在大孩子的带领下,从旁边的排水沟涉险逃票进了东湖,“呀,东湖太美了!”就这样,以这种惊险刺激的方式,来到盼望已久的东湖,一下子扑进东湖的怀抱,就如刘姥姥踏进了大观园,那一刻,真感觉眼睛不够用,满眼的景致,不知道该看哪边,一群孩子,就在东湖内到处窜着——,那时还没有南湖公园,面积也没有现在这么大,但从小在黄土堆中长大的我们,一下子面对从未见过的湖光水色,亭台轩榭,却也完全足以震撼我们的小心脏。那么多的柳树,倒垂下无数的枝条,遮天蔽日,一湖碧绿的水,让人惊叹,亭台楼阁,色彩斑斓,小桥流水,湖上划船的人们,湖边熙熙攘攘的行人,让我简直像进入了画上的仙境。我们在沧浪桥上奔跑,看鱼儿戏水;登上一览亭上吹着风,远眺田野,周围的景色尽收眼底;来到喜雨亭,似懂非懂地看着石碑上的《喜雨亭记》—–直到夕阳西下,才恋恋不舍地回家。回家的作文,由于年代久远,早已记不清写得质量如何,而那次东湖初游,因一座湖,一座亭,初识了苏轼,一位为民造福的父母官,当年大旱,大地干裂,焦急盼雨的黎民苦等降雨,心系百姓的父母官苏轼,赴终南山以古老的方式虔诚祈求老天降雨,拯救一方百姓,最终诚心感动上苍,天降三天喜雨,恰逢自己的亭子落成,于是为亭取名“喜雨亭”,并撰文《喜雨亭记》做记。那场千年前连降三天的甘霖,连同那座因雨得名的亭子,带着那千年前庄稼丰收的喜悦,以及苏轼这个伟大父母官的名字,从此留在一代代凤翔人的口中,刻在老百姓的心中,历经岁月沧桑,世事变迁,成为流传于小城不老的美丽传说。每一名凤翔人,从小就知道东湖,知道苏轼与喜雨亭的故事;每一个凤翔的孩子,都曾把这个故事写进自己的作文;凤翔人,都有以东湖美景为背景拍摄的照片,都会自豪地向外地来的朋友介绍东湖,并带领着游览东湖,总会自豪地介绍,“这是苏轼当年在凤翔为官时最早开凿修建的”。君子亭,静穆,风雅;怀苏亭,灵秀,多情,鸳鸯亭,纪念年轻的苏轼与新婚妻子王弗的伉俪情深,这些都是一代代凤翔人为感念先生而留下的历史印记。现如今,园内柳树成荫,亭台楼阁林立,曲径通幽,小桥流水,翠竹片片,一代代凤翔人把东湖打造得越来越美,她犹如一块美玉,经历岁月的打磨而更加温润,闪耀着迷人的光辉。一座北方小城,因东湖而有了水韵江南的灵秀之气,东湖是凤翔人的心灵家园,凤翔人,几天不去东湖,就会浑身不自在,就像老陕几天不吃面食一样,心里记挂着。参加工作后,随着知识的丰富,对苏轼,有了更多的了解。1061年,苏轼在京师洛阳经历层层考试选拔,得到当时文坛盟主欧阳修的青睐,此时的他,已经是才名扬京师,带着“进士”和“朝廷命官”的双重光环,以“东京大理评事”的身份,初仕凤翔府,开启了他的仕途征程。26岁的苏轼,风华正茂,春风得意,在新婚妻子王弗的陪伴下,开始了在凤翔3年多的为官生活。从此,也给我们凤翔留下了许多流传千年的佳话,终南山求雨,灵虚台作赋,凿池植柳,疏浚东湖,改革衙前之役,减决囚禁之苦,饮酒怀弟,借酒传情—-还有那二百多篇不同体裁的诗书文赋—–而东湖与我,则有剪不断的丝丝情缘,她早已融进我的生活。我记挂着冬雪融化之时,去看看南湖的迎春花,那星星点点的黄色,于绿色的枝条中,经过冬的蛰伏,伸展在早春的风中,点点黄花向人们报告春的到来,看见它,不由得让人心增希望,充满力量。记挂着春花烂漫时,漫步园中,看那朵朵各色的花儿,开得热烈的如同东湖之中的一对对情侣,热情,奔放,好像把他们全部的美,活力展示给人们。更记挂着五月南湖的牡丹,国色天香,香气扑鼻,东湖氤氲在淡淡的清香中,“牡丹花开动雍城”,省去了洛阳看牡丹的舟车劳顿,家门口就能观赏到的牡丹盛景,是蜗居小城的人们万万不能错过的花事,爱美的人们纷纷在花前留下自己的倩影,那一刻,感觉小城人幸福得就像这满园的花儿一样。夏天,东湖又是纳凉的好去处,万千柳条,为园内搭盖起天然的凉棚,步入园中,暑气全消,坐在湖边,望着那满眼碧绿的湖水,顿觉丝丝凉意直透心田。这个季节的主角,则是那满湖的荷,荷叶田田,犹如一把把绿色的大伞,而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羞答答得如同少女,“似开不开,欲语不语,待香未香”,而后,一点一点试探性地张开花瓣,昨天还是含苞待放,今天已经露出点点粉色的尖角,那娇艳的一抹红色,吸引过多少游人的目光,那美景刻过多少游子的心间。秋天,菊花芬芳,冬天湖水静默,雪映亭台——东湖四季有景,每个人都能在园中寻得自己的所爱,每每置身其中,让人恍若江南,忘记自己其实深处北国。而我,最喜欢的还是雨中的东湖,这时,游人稀疏,东湖少了往日的熙攘,稀疏的行人,使园内不至于太过冷清。蒙蒙细雨下,独自撑一把伞,漫步环湖步道上,放眼望去,东湖的亭台楼阁仿佛在画中一般,朱门,白墙,回廊,使东湖更添一份朦胧的美感,那点点落雨使得湖面微微颤动,激起点点波纹。累了,喜欢坐在不系舟的石凳上,凝望一湖碧水,发发呆,让疲惫的心安放于这美景中,感觉自己也如那画中的人儿,心中默念先生的那首:“身如已灰之木,心如不系之舟,问尔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那时的心中,多了一份对苏轼的怀念,多了一份对苏轼坎坷一生的感叹,更多了一份感念,感念苏轼为凤翔留下这样一个栖息疲惫灵魂的精神家园。一座湖,让这座偏僻小城多了一份灵气,安放了小城人疲惫的灵魂,牵动了多少在外游子的乡愁;一座城,因一个人而烙上历史的印记,让古老雍州的历史,变得丰富,厚重而充满文化气息;一个人,因拳拳为民之心而被老百姓记挂着,传诵着,就这样,苏轼,我与你初识,便惦念一生,你也成了驻进我灵魂深处的伟人!
推荐阅读●杨永艳|小村之恋
作者简介
杨永艳:70后教育人,爱生活,爱工作,爱家人。喜欢古诗词,喜欢洗尽铅华的文字,记录生活点点滴滴。sgpv1
往期精选
杨永艳 | 永远的老师–回忆我的小学老师刘冬芳
杨永艳|那些年,我与书的那些事
杨永艳|为女神点赞
杨永艳|心中的那片荷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email protected]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