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艳|走着走着就散了

浅夏黄昏,凉风习习,喜欢听听音乐,放松疲惫的身心,感觉身体和音乐一起在飘荡,那是很美妙的感觉。我不喜欢太流行的东西,觉得他们是昙花一现,没有生命力,经不住时间的考验,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可是,最近却喜欢上了一首流行歌曲《走着走着就散了》,反复的单曲循环,而打动我的就是那句:“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这句歌词不经意间,犹如这宜人的夏风,拨动了我的心弦,触碰到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回望自己一路走来,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朋友,走着走着也不知不觉地散了。前几天,准备给一位久未谋面也未联系的故人,发送一则信息,问候一下顺带咨询一些事情,可当我精心编辑好一则短信,点击发送之后,手机屏幕上却赫然显示:“朋友已经开启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的朋友”,读完文字,我先是一怔,而后突然明白,我已经被他删除了,我们已经不是微友了。那一刻,我怅然若失,不自在了半天。其实想想也不觉得奇怪,虽然我们认识于青葱岁月,在单纯的年代,心思雪白,结下深深的友谊,可是毕业就此别过,踏上工作岗位后,他在市上,我在县上,在不同的单位,平时疏于联系,工作、生活在不同的圈子,即使见面,也聊不出多少共同话题,久而久之,能联系彼此的话题也只是回忆了,时间久了,就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何况现代人社交圈子扩大,清理自己的微信圈,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叹那友谊的小船,在漫漫的岁月长河上自由飘荡,终于在某个时间点,悄悄消失了。朋友,原来只是在生命的某一个时间段,陪你走过一程的人,当你忙着埋头向前匆匆赶路,等到蓦然回首时,却已发现,我们已经走散在茫茫人海中了,彼此已成为那个只存在于记忆中的故人了。而直到现在留在身边的,一起走过几十年的朋友,越来越少,剩下的那几位,也就像金子一样弥足珍贵!而一路走来,走散的朋友何止一个呢?那些年少时曾经关系好得发誓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发小;那些青春岁月一起惆怅、一起陪伴的好姐妹;那些在我最孤独的乡村小学陪伴我睡冷床度过漫长寒冷冬夜的小妹妹;那些在我最初工作单位一起分享快乐和眼泪的闺蜜……但我是那个无情的人吗?好像也不是,我还是那么侠骨柔肠,对朋友也是掏心掏心掏肺的人啊!某日,忽然心情郁闷,想小酌一杯,可是,翻翻手机,该约谁呢,A君最近正为孩子的事情心烦,不忍心打扰,B君工作忙,晚上没时间,C君回复短信,今天不行,周末再说,唉!成年人的世界,怎一个“忙”字了得,或许到了周末,朋友有酒,而我已经没有那份小酌一杯的心境了。忽然顿悟,我们和那些走散的朋友们,也是在这样忙忙碌碌的生活中,忙工作,忙家庭,忙孩子——而忽视了彼此,渐行渐远,最终走散了吧!再想想自己,年少时,遇见了伤心事,总会流眼泪,直肠子的我总喜欢倾诉,总觉得一吐为快,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曾有朋友善意地提醒,可我总是一笑了之,因为,我没想过那么多,总固执地认为,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慢慢地变得不去向别人倾诉,喜欢把自己的委屈悄悄藏起来,去独自承受,然后面带微笑,活成坚强的样子,变得很少流泪,很少倾诉,在这种长大的过程中,学会把自己包裹起来,慢慢的,与朋友们走远了吧?成年人的世界,能做朋友,是三观相投,相互吸引;从萍水相逢,到人生知己,能长久做朋友的,该有多少缘分,多少默契,才留下来相互陪伴啊!一起哭泣,一起微笑,喜悦着你的喜悦,痛苦着你的痛苦,拥有这样的朋友,该是人生之大幸吧!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已过不惑,该有中年人的样子了,不愿被人说还很幼稚、没有长大;自己为人师,就该有一个师者端庄稳重的样子;自己有年迈的双亲,该表现得成熟点,靠谱点;自己有业已成年的儿子,该有一个成熟母亲的家长样子,——守住自认为的一点点小自尊时,却离自己越来越远。与其这样,我还是喜欢原来的样子,开心了就大笑,难过了就流泪,憋屈了就倾诉,有心情了,就小酌一杯,活得洒脱一点,舒服一点,喜欢那个心思简单而又直爽的自己。“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那余生就深情而简单地活着!于薄情的岁月里,深情地活着,放慢匆匆的脚步,和朋友们携手享受生命之美。花开半看,酒至微醺,心境犹如这浅夏时光,刚刚好,珍惜身边陪你哭过笑过的朋友吧!余生不长,说不定,哪一天,我们走着走着,就散了!
推荐阅读●杨永艳|小村之恋
作者简介
杨永艳:70后教育人,爱生活,爱工作,爱家人。喜欢古诗词,喜欢洗尽铅华的文字,记录生活点点滴滴。sgpv1
往期精选
杨永艳 | 永远的老师–回忆我的小学老师刘冬芳
杨永艳|那些年,我与书的那些事
杨永艳|为女神点赞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