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的故事(和X老师的故事(2)请不要和已婚男人说这种话)

教师的故事

还没看过(1)的先点这里??
前情回顾:关于新一年和x老师的故事(1)

“新年快乐。是颜同学?”
 
盯着这行字,乱烘烘的一片嘈杂的餐厅里,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我把手机揣进兜里,站了起来,说,不好意思我想先走了。
 
然后径直走出门口,朋友们面面相觑,小Y抓起包跟在后面跑了出来。
 
我一路由晋安往西行至鼓楼,途径大利嘉、五一广场,过南门兜,到三坊七巷,不知走多少公里,不知过了几个小时,只觉得脚下有用不完的力气,简直停不下来,要把这些力气使完,否则就会疯掉。新年的礼花在身后砰砰绽放,这一夜的天气真好啊,一点都不冷,里面穿一件薄毛衣,外面套一件短款薄尼外套,我已经走到出汗。
 就是从那时起,我养成了户外暴走的习惯,初到一个陌生城市,只要徒步几小时,从一个区走到另一个区,就令我感觉它不再那么陌生遥远不可亲近。
 
看一眼小Y,已经走到彻底崩溃,嘴唇发白。我们就在一条巷子里有商铺的小街停下,店都打烊了,月光皎洁,路灯发昏,小Y骂骂咧咧:你中邪啊,你失心疯啊,不就是一条短信吗,我跟你讲,男人对于究竟哪几个女人喜欢自己、有多喜欢,了如指掌。这个能证明什么呢?顶多证明他对你还算有印象。
 
我才忽然想起来,给X老师回过去一条:你怎么知道是我?
 
笑吟吟问小Y没事吧?小Y摆摆手说没事,酒喝多了虚弱,一会儿打车啊,车钱你付。她紧接着问,X老师长什么样,帅吗?
 
我:相当一般。
 
小Y:怎么,这个X老师很厉害吗,很有钱吗?
 
X老师当然很厉害,当然比我们都有钱,但他到底属于什么阶层,对于当时社会认知贫乏的我来说,是难以描述的,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我在接下来对小Y的描述里,夸张渲染了X老师的有钱有势,而关于我喜欢他的那部分,却只字表达不出来。
 
小Y:行,告诉你一件事。你现在,此时此刻,太好看了,脸上的痘痘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将信将疑,路边两爿店铺的中间墙上挂着一面镜子上,走过去,借着月光和路灯看清自己这张脸,漂亮得也太陌生了,脸上的痘痘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因为走了太多路,脸红扑扑的,底色看起来也比平时白一些。
 
啊,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女孩子就会变好看,这是真的!想起书上说,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心生爱意时,神经会产生兴奋冲动,从而产生大量电流。据说将人体内所有的电能收集起来,转化成光,人体的亮度大约是太阳的六万倍。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时手机里传来X老师的回信,他说——
 
:)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追光者 岑宁儿 – 夏至未至 电视剧原声带 –> ??
 我到底喜欢X老师什么?我喜欢看他的开心网页面。
 
我总是定好闹钟去偷他的菜,千辛万苦把车停进他的停车场。很多年轻的朋友可能不太了解,这是2008年推出的一款主打白领社交的平台,一个已经被互联网淘汰了的产品,但那时在电视台里非常流行。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在开心网偷菜和停车都能收到一些自定义回复,X老师的回复令我感到精妙。
 
我会认真阅读他分享的每一个动态和每一条新闻,并发出真诚的笑声。他明明也只是转发,我却感到这些内容与他息息相关,存在某种深刻联系。
 
我一遍又一遍地看他的相册,那些日常记录无比生动。从最新的一直翻到最旧的,又从最旧的翻到最新的,又从中间挑了为数不多的一张肖像照端详。X老师长了一张多么平凡的脸,单眼皮,圆脸,薄嘴唇,脖子有点歪,牙齿也不是很整齐。表情平静,但深邃。
 
看相册底下的每一条互动,有跟同事的,有跟领导的,有跟实习生的。观摩这些东西的快感,好比阅读一本精彩的书。
 
对当时的我来讲,身高仅有一米七几的X老师上顶天下立地,双手双脚支撑起一个可爱又曼妙的世界,而那个世界正是我无比向往的。
 
今天已经是1月3号,眼看两天过去了,事情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自己起了变化,依然只有那两条简简单单的短信,孤孤单单地躺在我的收件箱。但它们还是给了我勇气,再向前走一步。
 
开心网x老师的头像显示在线。
 
我很诚恳地打下这段话:
 
X老师你好,最近过得怎么样?说来十分冒昧,我想,我很喜欢你。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总觉得离开了电视台,大家再也没有交集,这份感情就会慢慢减退,但它们竟然没有减退,反而与日俱增。
我本不想说,但憋在心里也不是个办法,希望你不要有任何负担,此番表白并非所求什么,亦无需任何回应。
祝您工作顺利,一切如意。
 
点击发送,我的表白,一封站内信。我看见了自己发抖的手,继而意识到我整个人都在发抖。
 
过了一会儿,我收到了他的回信。
 
某某(我的名字,不带姓)你好,你确定没有认错人吗?你想表白的不是英俊潇洒且单身的C老师吗?或是总看到你们在一起谈天的风趣的F老师?像我这样普通的人,怎么可能有人离开几个月之后,忽然感到很喜欢?收到你的消息,我特意再去照了一遍镜子,确定自己长得十分普通。
而如果你所说的这一切是真的,那么我必须很严肃地跟你说一个问题。
你打听过我的婚姻状况吗?你知道我已经结婚了吗?如此贸然对一个中年的男人讲这种话,是非常危险且不道德的。这背后将会对一个甚至多个家庭造成伤害,极有可能,对你本人的伤害是最大的。
人很多时候,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拥有轻松表达爱意的权利。
 
我开始手忙脚乱地写下道歉的句子,羞愧难当。
 
先发了一条对不起。
 
然后疯狂组织下一条,想从这混乱里厘清自己的思路,谁知道歉的文案还未编辑好,就又收到了一条新的信息。
 
他说:
 
不过,你倒不必对我感到抱歉,我已于三个月前正式离婚。

只是觉得你的人生还很长,还会遇见许多人,你这样的做法并不十分妥善,恐怕会伤害到自己。
 
我从来没见过X老师这样严肃。尽管他在批评我,却让我更喜欢他了。我刚想说点什么,他又发来一条:不过
 
又一条:虽然我离婚了,
 
两分钟后,我们的对话依然停留在这个逗号上。
 
我:不过什么?
我:?
我:???
我:老师?
 
X老师掉线了。
 那天的福州降温了,我的学校在海边,夜里起了大风,宿舍楼与宿舍楼之间的空地上,野兽般的风卷起了树叶、纸片、塑料袋、内裤和袜子,我跟小Y小J蜷缩在阳台的墙根下抽烟喝酒,小J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搞定他。

(未完待续)
猜猜看,X老师说的是不过什么?

叶先生,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
2020年,发生在我生命里值得一提的20件事
我  很  想  你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对抗沮丧指南

教师的故事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