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意思(诗酒话人生 |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意思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三月的长安城,细雨如丝。
城中街巷交错,行人已是比平日少了许多,空留那青石板沐浴在这淅沥的春雨中,不知来月又是何处会长出一层绿苔。
天色渐晚,湿冷湿冷的气氛渐渐氤氲而起。一些店铺的门口高高挂起了灯笼,更多的店主却是识趣地收了摊,闲坐店内,各自打发着时光。
而城中某个白墙黑瓦所在,却是密密地站满了人,从衣衫来看,其中有风尘仆仆的外乡人,亦有养尊处优的本地人氏。人群边缘停着几十辆马车,不时又有人从这边那边的街道前来,汇入这黑色的浪潮之中。
此刻,这些人皆是踮足翘首地向白墙望着,那些焦虑的目光分明是想要越过那道墙,去窥探那墙内的景象。
人群里不知是谁被压迫急了,恼火地抱怨了一声,四周的人纷纷不甘示弱地回应着,很快吵闹声便在人群上空汇聚起新的浪潮。
吱呀一声,暗红色的大门缓缓洞开,从里面走出一大群书生打扮的人物,等待的人群顿时更加热闹起来。
在人群边缘的某辆马车上,一位中年文士掀开帘子,向院墙门口望去。车内另一位女子也在中年文士旁边看着,担忧道:“护儿怎么还没出来。”
那中年文士像是想到了某种可能性,眉头微皱,有些不确定道:“咱们家的马车这么显眼,他应该能看到才是……再等等吧,毕竟那小子从小便乖巧懂事……”
他的声音渐渐变低,似乎有些惭愧,随即又恶狠狠道:”待今日之后一定要教训他一番,好歹也是个才子,竟如此丢我们家的颜面!“只是他这话说起来像是给自己打气。
而此时,就在两股人流交汇的某处,一道身影却借着人群对视线的遮挡迅速地跃了出去,那道身影并不小,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弯曲着身子而显得格外不显眼。
那身影便是崔护。他脱下白色袖袍顶在头上,挡住那细密的雨丝,几个闪身便来到了北街。他轻快的步伐精准地踩入了每一个水洼之中,在身后溅起一朵朵水花。
很快他便踏入了自家府邸。院落不大,却显得十分雅致,屋子的门户旁似乎随意地种着一丛疏竹。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从那门户里走出来,只见她穿一件白绫对襟小袄儿,下系红裙子,腰间缠着一条湖水绿的腰带,显得干净利落,十分娇俏。
她把双手别在身后,抬头看着浑身都溅湿的崔护,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透露出一丝狡慧,像模像样道:“你这家伙又去哪了,难道不知道阿爸阿妈去接你了吗?好歹也是一个才子,竟如此丢我们家的颜面!”
“叫哥哥!”崔护似重实轻地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记爆栗,“小敏你知道一会儿我还要出去的,还不是要我带着你……哎,谁叫我是做哥哥的,总要带着小妹去见世面呢。”崔护面露感慨之色,似乎自身在做某项伟大的事情一般。
崔敏眨了眨眼睛,对自家兄长的认识又上了一层楼,嘀咕道:“真不要脸。”
崔护也不恼,笑嘻嘻道:“赶紧寻把伞,我们得赶紧出去才是,再拖就不好出去了。

兄妹二人一路闲聊着,往南出了长安城。
此时落日西斜,而雨丝依旧纷纷扬扬,赤金色的光辉在远处稀疏的草地上雀跃着,给人一种庄严而又不失生动的感觉。
“昌黎先生的那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大概也就是描述这样的景象了。”崔护打趣道。
崔敏自知自家哥哥脾性,嘲讽道:“你什么时候也如此认真起来,我看你八成是想拾掇一些诗句去那位漂亮姐姐那儿去显摆!”
“我和绛娘只是再寻常不过的朋友罢了……”崔护脸色微红,却再也说不下去,只好笑骂一声,继续与崔敏走着路。
而这长安城外的景象的确是让兄妹二人陶醉在其中了,春风微拂,细雨斜飘,只觉如梦似幻。虽经朱泚之乱,大唐的国力已是大大衰弱,可长安毕竟是一朝之都,城中百姓的生活还算是有声有色,城边的花草树木也有专人前来修整。
……
……
在城南约莫两三里地的郊野之上,几幢简朴的房屋零散排布着,显得随性而又不失规矩,外围象征性地布置了一圈刚及腰高的篱笆。
庄子里外均匀地栽着一些桃树,满树桃花盛放,粉里带白。夜幕渐临,灯光从屋内透出,洒在屋旁的花朵上,将此地衬托得格外幽雅。
一位面容清丽的白衣少女正坐在屋内,她的左手中捧着一卷被翻得半旧的书,右手托着粉腮。只是此时她的眼皮像是要合上了一般,嘴唇却抿出一道好看的弧线,“今天便是会试结束的日子,那个家伙一定答得很好吧……”
“腊月时我便叫你一定要来这里看花,如今桃花全开了,你……会来吗”
屋外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绛娘从发呆中醒来,提起一盏灯笼走了出去,看到来人,脸上攸地浮现出一抹羞红,心中却慌乱了起来。迎面走来一位面带微笑的少年和一位举着伞的小姑娘,那伞半顷,只是遮住了少年一半的身子,撑伞的小姑娘仿佛浑然不觉。
崔护笑得有些无奈,一路上他拗不过自家妹妹,说是应该让矮的人拿伞。此时他却看着前方那眉目如画的少女,清丽的俏脸带着两抹红色,恰到好处地与满园粉色的桃花相映衬。
绛娘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她眼帘微垂,睫毛轻颤,说道:“瞧你这模样,浑身都湿透了,夜里外边寒气重,你们还不进来。”
崔护只道这是寻常礼仪,应了声便跟在少女的身旁,哪知道此时她的心理半是失落半是欢喜地乱作了一团!
崔敏仰着一张小脸打量着绛娘,又面带狐疑地看了看自家木头人似的哥哥,心中暗道:“这位漂亮姐姐难道与自家哥哥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吗,莫非自己从前听来的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是假的不成?……是了,一定是我这哥哥没脸没皮,算不得才子。”崔敏自认为想明白了其中缘由,暗自得意了起来,蹦蹦跳跳地跟着两人进了屋。
屋内,两人相对而坐,崔敏坐在桌子的旁侧。绛娘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会试结束之后,京城中小有名气的才子不应该会在一起聚会吗,你怎么来了这里。”
崔护摇头失笑道:“不过是一群酸腐文人聚在一起各自显摆罢了,哪有这里来的自在。我可是特意溜了出来,就算是回去挨一顿臭骂也是值得了。”
少女秀眉轻挑,浅浅地笑着,心道自己这位情郎果然是一位值得托付之人,丝毫不矫揉做作,无意中却把京城中其他青年才俊贬得一文不值。
“令尊不在?”崔护疑惑道。
“家父心中沉郁积结,已经早早睡下了。”绛娘黯然道。
崔护默然,这少女的父亲早年应当也是在朝中为官的人物,如今却成了失意之人,自贬于此地。两人相对无言,一时竟不知该做什么好。
“那……这回我们还是玩那个游戏吗。”崔护率先出声,试探性地问道。
“好呀。”绛娘抬头,巧笑嫣然,”这次是桃花。”
……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不是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吗,如此简单的一句也敢拿来考校我。”崔护听着绛娘说的一句,笑道,“不如来看我这一句:‘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
绛娘平日里也是好读诗书,略微思索便道:“这是杜子美的《江畔独步寻花》。”
两人又各自问猜了许多句,不知不觉夜已深,而一旁的崔敏早已睡得香甜。崔护把崔敏拍醒,向绛娘说道:“我们该回去了。”
“你们是该回去了。”绛娘眼睫轻眨,起身将兄妹二人送到屋外,有些不舍道:“你下次什么时候来?”
“不好说,这次回去之后就不好再溜出来了。”崔护说道,无意间他却看到了少女流露出的小儿女情态,只见她秀眉微蹙,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在这周围一片粉红之中却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不由得思绪微乱。
他心头微动,笑道:“其实我这儿还有一个单句,你大概是猜不出来,前一句我也忘了是什么。”
“你说。”
“人面桃花相映红。”

春去秋来,花谢花开,转眼已是第二年的春天。
这偌大的长安城中每日不知多少过客往来,每天不知多少旧事被埋没,又不知多少新奇事物兴起。其中传得最为沸沸扬扬的一个消息便是:崔家公子被禁足一年之后,成功通过殿试,进士及第。
市里坊间都是在赞叹这位少年才俊才华横溢,又是一位知耻而后勇的人物,一些达官显贵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将自家女儿嫁入崔家。
而崔护此时却是又出了城,赫然便是往城南方向。
……
崔家院子里,一位中年文士与一位宫装女子相对而坐.
“一看护儿那魂不守舍的模样,就知道是在外边有了小情人,你这一年就不应该将他禁足。”那女子埋怨道。
“嘿,不限制一下他跳脱的性子,他又如何能登上金榜,说到底这还是我的功劳。”
“不要脸!哪个不知你当年也是这样。说起来最近许多人以自家女儿的名义邀请护儿去作客,你有什么想法?”
“自然是要由着护儿的性子,联姻的道理我还不懂吗,只是高处不胜寒,无甚意思,当年我还不是选了你。”
“不要脸……”
……
一路花开如旧,仍是落英缤纷,整座庄园却是空无一人,房舍门上挂着一把铜锁,锁上积着厚厚的灰尘。
我果然是喜欢她的,崔护怅然。这一年被禁在家中读书,无聊烦闷,心中的不舍和渴望竟是一日日地积累了起来,最初那缕自己都没察觉的情愫已是壮大成了一条滔滔河流。
崔护在桃花树下枯坐了大半日,一些花瓣被和煦的春风吹落,洒满了他的衣襟。想起过去种种,他的心情却是愈加黯淡。
不知不觉已是夕阳西斜,他取出随身的笔墨在房门上写下四句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道题我如今已是帮你做出来了,你又在哪呢。”崔护自嘲。
忽然间他看到了门边落着一张小纸条,只见那上面写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再翻到背面,只见上面大大地写着一个“崔”!
崔护脑海轰然,惨然喃喃道:“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
过了几日,崔护又来此地凭吊过往。他再次站在房舍门前,背后却传来一阵苍老的哭声:“崔护你杀了我的女儿!”崔护又惊又疑,只见一位老汉走来。
“爱女自从去年见了你,日夜牵肠挂肚,知道你若有情,必定再来,谁知却一年不见你的踪影。前几日探亲归来,又见到了你的诗,爱女痛恨自己错失良机,以为今生不能再见到你,顿时一病不起,已是不能进食。”那老汉颤巍巍地指着崔护,“京城的人都道你是大才子,却不知你也是个负心汉!”
崔护内心惶惶,慌忙奔入房中,只见绛娘躺于床榻之上,已是昏迷。崔护抱住绛娘,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梗咽道:“我在这里……”
少女的眼睫轻颤,一滴泪水缓缓流下,仍是昏睡着,却像是在呓语:“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崔护愈加无语凝噎,抬头望天。此时绛娘却是悠悠醒转,看着崔护的侧脸,一时之间不知欢喜得该说什么,将头深深地埋进了他的怀里。
崔护惊喜地看着怀中的少女,与她四目对视,顿觉辛福感充彻心头:“醒了?”
“嗯。”少女抱紧了崔护,甜甜笑道。
崔护扶着绛娘来到屋外,徜徉在桃林之中,却见一对中年夫妻迎面走来,含笑地看着自己,那可不正是爹娘!
正思索之间,一位小姑娘从那夫妇身后蹦蹦跳跳地走出来,拍手笑道:“我就知道才子佳人的故事一定不是骗人的!”

  长按二维码      
关注南开大学国学社
感受诗词魅力
感知历史温度
原创:少昊
南开大学国学社出品

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意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