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岢岚历史】岢岚城的岸门

岢岚城的岸门

文/郭建业
听说过吗?干河这面原来有座气势宏伟的拱型门,叫岸门。
1958年,县上统一安排(也许上面有指示)城里临街房墙丶石墙,全都泥抹粉刷,画上大幅宣传画。我是四个彩画组中之一主画人,指挥墙画的是文化舘王庆华。一天我们去他办公室领任务,他正在画画,我记得很清楚,他画的一个高大的门洞,上面有齿形城垛,两面有耳墙。耳墙后面有松树……我好奇地问,这是鼓楼洞吧?可上面没有楼?王说:这不是鼓楼洞,是岸门。过去干河那面有棵大松树,干河这面有岸门,岸门旁也有松树。我问:那怎我们没見有岸门?王说:早没了。我也是听南先生说的。
十几年后,我进城办事晚上在招待所和一个在西山工作的老教师住一屋,老教师外表颇有风度,很健谈。他说岢岚本来很好,现在风水有点破了,过去城东有东关,城西有西关,城南横过清水河,城北有干河,干河岸上有岸门。东西兩关都有土打关墙(相当于城墙),两关都开东西两门。还说西关曾繁华一时,虹街(当時西关的商业街)上有龙宪的龙记十二铺。龙宪是西关首富,時人称他西关王。后来西关王打死来抢劫的土匪头,几个月后土匪头的儿子来报仇,半夜来带着硫黄火药黄油,把西关烧成火海。西关原住户四散逃生,龙宪搬到东豹峪安了家。据说现在东豹峪还有龙家后代。不知哪朝哪年,那雄伟的岸门也因年久失修而倒塌,此后岢岚的风水就破了,干河洪水带着邪气直冲县城,北门外也渐渐变成荒凉的抛尸地。我问:这些情况有无记载?他说城皇庙旧碑上提到岸门,别的只有传言,不曾见记载。北面人进城,一过干河一条慢坡土壕,这是北面人进城必经的车马大道。这个土壕至今还叫岸门子壕。至于为什么叫岸门壕?那就有待考究了。
后来我听说这个老教师名叫张九思。是功夫颇深的书法家。他自制自书的字帖,至今在他的同事好友中流传。
翻阅《岢岚县志》文物篇记有“天涧堡隘”:“”俗称‘暗门子’,位于县城2.5千米处,两山对峙,峡深如涧,明嘉靖四十二年兵宪王遴建,修亭垣,今废,新中国成立后因修公路遗址破毁,现只留烽火堠墩。”
终于明白,原来岸门子是天涧堡遗址的一部分。如今沧桑巨变,天堑通途,感而作《卜算子》以记之:
卜算子.岸门

曾经车马繁,
苍桑过若云。
松影岸门尽无踪,
旧迹荡无存。
* * *
亭廊移书画,
牌楼映彩虹。
千秋尘煙焕然新,
此景何处寻?

岸门无隐迹,
空怀依念心。
默默干河记枯荣。
辜负痴念情。
* * *
当年宏伟志,
今落追忆情。
岚山依旧伴古城,
唯惜少岸门。

梦中繁华地,
天际浮云遮。
人世春秋有几何?
岁月尽蹉跎。
* * *
古今千万事,
青史留几多。
他時岸门过往车,
滔滔入青波。
郭建业写于 1988年秋月
编辑:齐迎春 邮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